財經 北京新浪網 改革是深圳恆久不變的基因

改革是深圳恆久不變的基因

  改革是深圳恆久不變的基因

  文/范欣

  今年是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40年彈指一揮間,深圳的經濟、社會、居民生活水平等各個方面均呈現出了突飛猛進的變化。

  深圳GDP在1980年時僅為2.7億元,到2019年末已達2.69萬億元,總量高居全國城市第三位,僅次於上海和北京,人均GDP居全國第一,40年間深圳GDP年均增長20.7%;經濟的快速增長也帶動了居民收入的快速增加,2019年深圳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25萬元,比1985年增長了31.6倍;進出口總額1980年僅為0.18億美元左右,到2019年已達近4315億美元,年均增長26.1%;類似的突飛猛進增長還體現在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固定資產投資總額、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等多個方面。可以說,短短40年,深圳從一個小小的漁村發展成為當前的國際化大都市,創造了世界城市發展史上的一個奇蹟。

  深圳發展得如此迅速,國際分工調整的因素有之,各種宏觀政策的傾斜有之,無數新老深圳人的艱苦奮鬥亦有之。

  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日本和德國是全球最大的生產基地,全球大部分順差來源於這兩個國家,而美國是當時主要的逆差國,全球貿易摩擦時有發生。美國尋求通過美元對日元和德國馬克貶值降低逆差,於是便有了後面美國、日本等G5國家簽訂的廣場協議。而當時日本隨著勞動力、土地等要素成本的快速提升,也有本土產業升級和低端產業外遷的訴求。同時,中國香 港由於同樣的原因也正在尋求將一些附加值低的產業進行外遷,以便更好地發展金融、旅遊、地產和貿易等支柱產業。

  在中國內地,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確定了把工作重心轉到經濟建設上來和實行改革開放的歷史性決策,且當時國內土地、勞動力等要素成本還較低,具備承接加工貿易的良好基礎。深圳正是在此時正式獲批成為經濟特區,參照「蛇口模式」在羅湖區0.8平方公里的區域興建金融、商業、旅遊住宅設施提供給外商,利用從中賺到的利潤繼續進行工業園區的基礎建設。同時,深圳還享受到了包括企業經營自主權、稅收、土地使用、外匯管理、產品銷售、出入境管理等一系列吸引外資的優惠政策支持。系列舉措不僅吸引了大量外資落戶深圳,更吸引了國內各地的人才流入。在這一歷史轉折點上,深圳牢牢抓住了國際分工調整的重大歷史機遇,並由此一舉奠定了深圳未來經濟快速發展的堅實基礎。

  當時的深圳建設,一方面在於改革極大地解放了原本束縛在生產力上的多道枷鎖,讓資本、土地、勞動力、技術在神州大地有機結合,充分調動了各方的主觀能動性,有效實踐了勞動密集型國家的後發優勢;另一方面則在於開放使深圳充分融入全球化的製造和分配體系,特別是加入世貿組織後深圳帶動全國多地成為全球產品的製造基地,成為全球產業鏈條中必不可少的重要環節,物美價廉的產品在有效滿足了全球消費者的消費需求的同時,還培養了大批實踐經驗豐富的產業工人和工程師,形成了完備的工業體系和產業鏈上下游集成配套體系。

  從某種意義上說,1980年深圳經濟特區的設立是天時地利與人和的完美結合,深圳「摸著石頭過河」的寶貴經驗也為後來中國其他地區的快速發展提供了寶貴的成熟模式供借鑒,大幅節省了交易成本,40年來深圳的快速發展就是中國改革開放的一個縮影。

  當然,作為一個現代化城市,深圳也面臨著許多新的挑戰。突出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深圳當前可用土地面積與經濟發展速度嚴重不匹配,由此導致城市未來發展缺乏足夠的地理空間,客觀上制約了深圳未來發展;二是近年來深圳房地產價格過快上漲,深圳的房地產平均價格已躍居全國第一,深圳房價的平均增速超過了深圳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與經濟增長增速,由此增加了企業運行成本和居民生活成本,對實體經濟形成了一定程度的擠出;三是深圳經濟新舊動能轉換正處於轉軌的關鍵時期,新興產業的相關基本政策制度還未完全建立,數據等新型要素還未建立起市場化的流動機制,限制了新興產業的快速發展;四是金融等產業整體對外開放力度還不夠,深圳作為中國金融業的一個橋頭堡在金融開放領域仍大有可為;五是深圳經濟的快速發展也帶來了人口的快速集聚,這導致醫療、教育、社會保障、文體娛樂、公共交通等公共服務供給近年來出現了明顯的缺點,已跟不上城市和人口發展的速度。

  其實,深圳出現的上述問題在中國其他城市也有所體現,雖然相關問題的形成原因較為複雜,解決難度也較大,但城市的發展過程本質上就是不斷發現問題並解決問題的過程。2019年,深圳成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不久前,《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2020~2025年)》正式對外公佈,實施方案涉及土地管理制度、勞動力流動、資本市場進一步開放、要素市場自由流動、促進科技創新成果轉化、提高民生服務供給等多方面、深層次的改革舉措,改革力度和改革決心之大不亞於40年前。

  作為改革開放最前沿的深圳從來不缺乏改革的基因,更不缺乏改革的勇氣,這在過去的40年已充分得到證明,在新一輪政策紅利釋放的背景下,在無數特區建設者的努力下,相信深圳會用實踐證明深圳的明天會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