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監管持續加碼 部分銀行提前終止結構性存款

監管持續加碼 部分銀行提前終止結構性存款

  監管持續加碼 部分銀行提前終止結構性存款

  本報記者/張漫遊/北京報導

  近來,銀行理財市場接連發生產品提前終止的現象。同時,《中國經營報》記者注意到,有銀行的個人結構性存款產品也出現了提前終止的情況。

  10月16日,福建海峽銀行「2019年第72期募集型個人結構性存款」在原定到期日之前提前終止,該行稱是根據監管部門的相關要求。

  今年以來,監管層要求對結構性存款產品進行壓降,業內人士在採訪中提到,不少銀行採取的主要措施是減少新增規模而非提前終止,雖然存在結構性存款提前到期的情況,但實際發生的比較少。

  同時,記者梳理公開信息注意到,紫金農商行、常熟農商行等此前也曾發佈了關於結構性存款提前終止的消息。但上述銀行均表示,提前終止產品的原因是由於市場劇烈波動。業內人士稱,在監管層強化對結構性存款監管的背景下,仍在開展結構性存款的銀行也對衍生品投資進行了規範。

  根據監管要求提前終止結構性存款產品

  10月9日,海峽銀行發佈公告稱,根據監管部門的相關要求,該行發行的「2019年第72期募集型個人結構性存款」(產品編碼:2019367072),通過銀行卡購買的客戶於2020年10月16日提前終止,該行將按照原定產品期限、利率計息。

  針對海峽銀行提前終止這款個人結構性產品的具體原因、監管部門為何要求提前終止這一產品等問題,記者聯繫了該行,不過截至發稿,記者還未收到該行的回復。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黃大智告訴記者,雖然結構性存款、理財產品都存在提前終止產品的可能,不過這種情況非常少。黃大智認為,隨著資管新規、理財新規的落地,不符合監管要求的理財產品存在提前終止的可能性,對於結構性存款,在今年關於結構性存款的監管加強的背景下,如果不符合要求,按照監管精神,或會提前終止。

  普益標準研究員康箐芸告訴記者,6月以來,部分銀行收到了要求壓降結構性存款規模、規範結構性存款管理的窗口指導,結構性存款發行量明顯減少。

  此前央行公佈了中資大、中小型銀行的人民幣信貸收支表,據統計,截至8月末,中國商業銀行結構性存款規模為9.42萬億元左右,為今年以來首次降至10萬億元以下。結構性存款規模連續4個月壓降,已低於去年末9.59萬億元的水平。

  記者從普益標準獲得的數據顯示,截至10月14日,共有41家銀行存續8751款結構性存款產品。其中6大國有行共存續1624款,9家股份制商業銀行共存續4198款,13家城商行共存續1650款,7家農商行共存續460款,6家外資銀行共存續819款結構性存款產品。

  出於對「企業空轉套利」的打擊及降低銀行負債成本的考慮,今年6月份以來,監管部門對部分銀行進行窗口指導,明確要求壓降結構性存款規模,一些地方銀保監局也要求轄內銀行「年內逐月壓縮」。某城商行知情人士告訴記者,針對對公結構性存款,該行在今年年初便已經收到監管層窗口指導,要求存量客戶到期不再續作。

  根據光大證券的研究報告指出,在今年相對寬鬆環境下,資金利率與結構性存款利率出現較大背離,結構性存款等高成本主動一般負債反而成為資金套利的重要載體,並出現規模快速增長。基於此,銀保監會窗口指導部分商業銀行,要求年底前規模壓降至上年末的三分之二。從壓降進度來看,截至8月末,結構性存款餘額較4月末下降2.72萬億元,餘額已略低於2019年12月末水平。按照 2019 年末結構性存款餘額2/3來看,9~12月份結構性存款仍需壓降約3萬億元左右的規模。

  銀行規範對衍生品投資

  記者注意到,除海峽銀行外,紫金農商行、常熟農商行等亦在今年提前終止了部分結構性存款產品,不過與海峽銀行提到的「根據監管部門的相關要求」不同,上述產品提前終止時,均表示是市場原因。

  以紫金農商行為例,該行在9月18日發佈公告稱,該行發行的個人結構性存款2019026期、2019027期,因市場劇烈波動,為保護客戶權益,現該行根據產品說明書相關約定,於2020年9月22日提前終止;常熟農商行此前亦發表公告稱,由於近期外匯市場波動較大,為保障客戶權益,該行擬提前終止結構性存款燕享4號14期、結構性存款燕享4號19期。

  康箐芸告訴記者,據統計,近期結構性存款產品挂鉤的主要衍生品是匯率,其中挂鉤歐元兌美元匯率的產品數量較多。「這可能主要由於在美國疫情危機管理混亂的背景下,美元指數持續下跌,因而下半年以來歐元兌美元匯率持續走強,吸引結構性存款的投資目光。」

  某銀行分析人士告訴記者,少部分挂鉤外匯或利率的結構性存款產品出現提前終止,主要由於受新冠疫情在國際蔓延影響,近期外匯市場波動劇烈,一部分產品已不適合繼續幫助客戶實現投資目標,因此銀行會根據產品說明書中提前終止條款的約定,行使提前終止產品的權利。

  「在監管整治結構性存款業務的背景下,銀行對於結構性存款的風險把控正在不斷增強。在風控方式上面,衍生品風險的管理需要銀行整合內部資源,規範風控程序,統籌制定風險的識別、計量、監測、控制以及報告制度。」康箐芸如是說。

  黃大智指出,在突發「原油寶」事件之後,銀行機構對衍生品的投資也會更加規範。

  談及對結構性存款產品的風險把控,康箐芸提出了四點建議,一是需要銀行全面識別所有重要衍生品交易活動目標所面臨的風險;二是要能夠較為準確地估計出風險發生的機率和將會造成的危害,從而能夠對風險進行可靠計量;三是需要銀行在結構性存款業務開展前根據計量結果測定出風險指標,並在業務開展後對風險進行跟蹤監測;最後,銀行還需針對可能出現的風險事先準備好應對措施加大事後檢驗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