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銀行繞道跨省貸款逾期 通道方信託不擔責

銀行繞道跨省貸款逾期 通道方信託不擔責

  銀行繞道跨省貸款逾期 通道方信託不擔責

  本報記者/慈玉鵬/張榮旺/北京報導

  據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近日公示的一則判決書顯示,陝西神木農村商業銀行(以下簡稱「神木農商行」)被指借道華融信託對山西青雲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青雲集團」)放款1億元,逾期後該行起訴華融信託要求賠付其未履行盡調義務等,但一審法院認定華融信託無需承擔責任。

  業內人士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目前銀信合作過程中因盡調責任產生糾紛並不少見,常見的情況是合約內容對盡調相關約定不明晰,導致出現問題後機構相互推諉。

  繞道放款逾期

  2013年11月27日,神木農商行作為委託人和受益人,華融信託作為受託人簽訂資金信託合約,約定受託人根據資金信託合約設立的「華融·青雲集團信託貸款單一資金信託」。

  法院認定,該合約約定委託人首期交付的信託資金金額為1億元,信託預定期限為12個月,信託受益權對應的年預期收益率為10.8%。受託人並不保證受益人在本信託項下的實際收益與預期收益完全一致,同時,受託人不承諾最低收益,不保證信託本金不受損失。

  該筆信託資金最終投入到青雲集團。2013年11月26日,華融信託作為貸款人、青雲集團作為借款人簽訂信託貸款合約,約以其設立的「華融·青雲集團信託貸款單一資金信託」募集的信託資金向青雲集團發放貸款。

  同在2013年11月26日,華融信託作為債權人,梁某明作為保證人簽訂保證合約,約定保證人同意就債務人(青雲集團)在主合約項下的全部義務提供不可撤銷的連帶責任保證,周某梅作為梁某明的配偶向華融信託出具了同意函。天眼查顯示,青雲集團已多次被認定為失信公司,被列為限制高消費企業,相關判決書顯示,梁某明和周某梅均為青雲集團的股東,梁某明系青雲集團法定代表人。

  上述合約簽訂後,華融信託向青雲集團發放貸款1億元。

  該筆借款還款並不順利。2014年6月19日,神木農商行向華融信託發出延期收取貸款利息的函,主要內容為:青雲集團應於2014年6月20日支付利息,鑒於其資金緊張,延後支付該筆利息;神木農商行作為委託人已知曉並同意華融信託延後向青雲集團收取貸款利息,並不計收罰息及複利。

  法院認定,2019年5月23日,神木農商行作為受益人向華融信託發出承諾函,表示鑒於本信託期限屆滿或者信託終止時,如融資方尚有全部或部分款項未償還,受益人自願接受信託財產原狀分配,同意受讓以債權形式存在的信託財產。同在2019年5月23日,神木農商行和華融信託聯合向青雲集團、梁某明發出《權利轉移通知書》,主要內容為:華融信託現已將信託貸款合約、保證合約項下對青雲集團、梁某明享有的一切權利和權益轉移給神木農商行。

  追討信託被駁回

  該筆借款最終逾期未還,神木農商行發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青雲集團與華融信託共同向其償還信託貸款本金1億元及相關利息等。但一審法院對神木農商行要求信託還本付息並支付律師費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神木農商行不服一審民事判決提起上訴。法院於2020年4月9日立案後組成合議庭審理。神木農商行上訴請求撤銷一審民事判決,將本案發回重審或依法改判支持神木農商行的訴訟請求,即判決華融信託就青雲集團相關債務向神木農商行承擔連帶返還責任。

  判決書顯示,神木農商行表示:「一審法院錯誤認定華融信託無風險告知義務、無盡職調查義務,錯誤判決華融信託已經履行了『恪盡職守、誠實、信用、謹慎、有效的管理義務』。本案中華融信託明知要進行盡職調查,在發起信託計劃前也進行了調查,但華融信託並沒有全面、詳細調查青雲集團的財務、資產、負債、規劃發展等,甚至連青雲集團提供的明顯造假財務數據、關聯交易、人格混同、違法用地等情況未調查、未告知神木農商行。」

  究竟華融信託是否負有盡職調查的義務?二審法院認為,從案涉資金信託合約相關條款約定的內容看,案涉資金信託合約為被動管理類信託。首先,資金信託合約約定,委託人為有效運用其資金,基於對受託人的信任,將自己合法擁有的資產委託給受託人,由受託人按照本合約的約定為受益人的利益管理運用和處分信託財產,即案涉信託的設立、信託財產的運用和處分等事項,均由資金信託合約事先明確約定,華融信託不具有運用、處分信託財產的裁量權。

  二審法院認定,案涉資金信託合約是信託機構根據委託人的指示,對信託財產進行管理、運用和處分、不承擔積極管理職責的被動管理類信託。對於被動管理類信託,信託設立之前的盡職調查應由委託人或其指定的第三方自行負責。

  另外,原銀監會榆林監管分局作出榆銀監罰決字【2016】3號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被處罰單位為神木農商行,主要違法違規事實是「(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該行在山西××集團有限公司飛機製造項目沒有取得相關土地審批手續的情況下,借信託通道跨省對生產通用航空器材的民營企業山西××集團有限公司進行大額授信,該筆授信業務沒有進行詳盡的調查、審查、審批等程序,前台交易、中颱風控、後台結算相互分離與制約不到位。風險部門未對此業務進行風險監控和管理,相關經辦、參與部門職責模糊,流程不清晰,制度不健全,造成信貸資金損失」,決定罰款22萬元。

  法院認定,上述「山西××集團有限公司」為青雲集團。在案涉資金信託合約對於信託設立之前的盡職調查義務沒有明確約定的情況下,華融信託並不承擔盡職調查的職責。神木農商行關於華融信託沒有履行盡職調查義務的上訴意見,無證據支持。神木農商行雖主張華融信託違反「恪盡職守,履行誠實、信用、謹慎、有效管理義務」,但未能提供證據予以證明。故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記者與神木農商行方面聯繫溝通採訪,該行相關人員表示要開會之後再聯繫,但此後記者多次撥打電話均無法接通,記者向該行相關郵箱發送郵件也未能收到回復。

  專注金融領域的北京問天律師事務所主任張遠忠表示:「銀信合作過程中,因盡調問題產生糾紛並不少見,從類型來看,信託產品分為信託公司主動管理和被動管理兩種,從行政處罰的角度看,監管目前的態度是銀信合作雙方都需對底層資產進行盡調,而從民事責任的角度看,法院認定主動管理型信託盡調責任一般在信託公司,被動管理型(通道型)信託盡調責任一般在銀行。」

  「從相關案例來看,銀信合作中因盡調產生問題的原因多是合約規定不明確,導致出現問題後銀行與信託公司相互推脫責任,在銀信合作過程中,銀行應注重合約內容的準確性來規避風險。」張遠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