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混亂公章:再探海南高院原副院長百億資產來源

混亂公章:再探海南高院原副院長百億資產來源

  混亂公章:再探海南高院原副院長百億資產來源

  本報記者/程維/海口報導

  2020年6月,海南明日香原股東之子鍾不服(化名)向《中國經營報》記者獨家提供了一份海南省公安廳物證鑒定中心2009年出具的《鑒定書》,該《鑒定書》在11年前就指出海南省高院原副院長張家慧及其丈夫劉遠生,用一批「不一致」的公章,在2007年之後的2年多時間中,分三個批次製造了一批法律文本,最終獲取了海南省明日香旅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南明日香」)的全部股權。

  到記者發稿時止,這組證據尚未對外公開。

  海南明日香股權所對應的高爾夫球場,目前價值200億元至300億元。這一鑒定的背後,是海南明日香的幾家台灣股東持續11年的舉報、報案、維權。

  2019年11月,因張家慧、劉遠生案而設立的「海南省聯合調查組」公佈的調查結果稱,海南明日香的股權,為劉遠生「交易所得」。

  本報10月12日曾以《200億元資產何來:海南高院原副院長「交易所得」細探》報導此事。

  《鑒定書》現身

  鍾不服說,「當時,劉遠生通過一系列的甚至重複、交叉的股權轉讓協議、股東會決議以及一大批公證、情況說明、請求等,有意把水搞得很渾濁」,「劉遠生這麼做的目的,就是讓人一下子無法釐清其中的來龍去脈,更無法在短時間內摸清這場衝突的重點和關鍵點在哪裡」。

  破局的辦法就是,進行司法鑒定。

  2009年9月,海南明日香的幾家原股東經商量溝通後,決定通過朋友幫助,委託海南省的權威機構進行司法鑒定,把海南明日香幾家原股東反彈最大的2008年5月6日《董事會成員委派書》(以下簡稱「『檢材1』2008年《委派書》」)原件,及同日簽章的股東會《確認書》(以下簡稱「『檢材2』2008年《確認書》」)原件,與該公司2000年3月25日的《海南明日香旅業有限公司2000年第二次董事會會議決議》(以下簡稱「『檢材3』2000年《董事會決議》」)原件,進行比對鑒定。

  簡而言之,該鑒定的目的是,用張家慧、劉遠生介入海南明日香後的2008年的2個法律文本上的簽章,與2000年該公司法律文本上的原版簽章進行比對。

  如果2008年的2個法律文本的簽章,與2000年法律文本上的簽章一致,則張家慧、劉遠生介入海南明日香後,那幾輪股權轉讓的法律文本的可信度就高。如果沒有誘騙、脅迫因素,則這些法律文本就具有法律效力。

  鑒定的結果是:不一致。

  多名原股東認為,這就意味著,張家慧、劉遠生在2008年海南明日香股權轉讓的過程中,使用了一批與該公司2000年的公章不一致的假公章。

  該鑒定結果稱:檢材1、2上所蓋的「宏基營造有限公司」「鍾華建設股份有限公司」「龍頂音(育)樂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建大木業工廠」「金韸工業股份有限公司」「鍾維炫」「周仲良」「曾建郎」「黃鳳林」的印章印文與檢材3上所蓋的公章印文,不是同一枚公章所蓋。

  此外,檢材上《2002年第一次海南明日香董事會決議》上的「喜田新一」的簽名,與2000年該公司董事會決議上的喜田新一的簽名字跡,「不是同一人所寫」。

  鍾不服稱,第三階段開始出現原版海南明日香的公章,可能與此間張家慧、劉遠生已經基本上實際控制了海南明日香有關,控制之後,獲得了原版真章,並投入使用。至於其另刻制新章的原因,可能與規避未來在公章鑒定時的風險,且可通過曾有多枚公章變更一事來擾亂調查視線。

  台灣股東稱印鑒全系造假

  該《鑒定書》稱,「檢材1」2008年《委派書》、「檢材2」2008年《確認書》上所蓋的「宏基營造有限公司」,印章印文清晰,具備檢驗條件,且屬於同一枚印章所蓋,將其與「檢材3」2000年《董事會決議》上所蓋的「宏基營造有限公司」印章印文比較檢驗,發現二者的大小規格與文字布局相近,但單字中如「宏、營、有、司」等字的寫法,筆畫形態、搭配比例等細節特徵存在明顯差異,其差異點充分反映出不同印章所蓋的印文特徵。

  記者以上述印章區別特徵,詳細對比了海南明日香自1993年至2010年的「宏基營造有限公司」的印章,發現該公司的工商檔案中,存在3個版本的「宏基營造有限公司」的印章:從1993年至2000年,使用的是上述《鑒定書》中2000年版本的印章;2007年至2009年,使用的是上述《鑒定書》中的2008年版本的印章;2009年至2010年,則使用的是一枚全新的、簡體版本的「宏基營造有限公司印章」。

  該《鑒定書》稱,「龍頂音(育)樂事業股份有限公司」「金韸工業股份有限公司」的2008年版本與2000年版本,「龍、樂、股、份」及「金、股、份、公」等字的寫法、筆畫形態、搭配比例等細節特徵存在明顯差異,其差異特點充分反映出不同印章所蓋印的印文特徵。

  該《鑒定書》還判定,在「鍾維炫」「周仲良」「曾建郎」「黃鳳林」等人的私章上,所有字的筆畫形態、搭配比例均存在明顯差異的問題。

  受訪台灣股東認為,送檢的張家慧、劉遠生主導的2008年海南明日香的股權轉讓中的《董事會決議》及《確認書》上的公章,除日、韓兩國股東的簽章外,其餘印章均被鑒定為假冒。

  這個《確認書》包括的範圍有點廣,否定的面積有點大,該《確認書》中明確寫明:「經到登記機關當場核對,現對以上股東會決議、章程修正案、股權轉讓協議、登記表格上本人(本單位)簽字(蓋章)予以確認,確認為本人(本單位)親筆簽名(蓋章)」。

  受訪原股東認為,上述證據顯示,張家慧、劉遠生陷入三輪股權轉讓的公章,均涉及大面積造假的問題。

  各台灣股東否認參會簽協議蓋章

  記者注意到,上述《鑒定書》,在日韓股東的印鑒上,只有一處涉及。該《鑒定書》認為,2002年3月10日的海南明日香《董事會決議》中的「喜田新一」簽名,與2000年該公司《董事會決議》中的「喜田新一」簽名相比,二者的書寫風貌和書法水平不相符,且單字中的「喜、田、新」的寫法、運筆、搭配比例等細節特徵上存在明顯差異,其差異點充分反映出不同人之間的書寫技能習慣。

  該《鑒定書》沒有涉及到日韓股東的其他印鑒的鑒定。

  「我們5家台灣股東,從來都沒有參加、出席過2007年、2008年所謂的在海南舉行的股東會、董事會,也沒有與香 港華融有限公司簽署過任何股權轉讓協議」,8月20日,海南明日香原股東周仲良通過中間人發送了他多年前簽在一份《股東會議紀要》上的照片,上有「偽造文書、印章不符,本人沒參加(並)當記錄(人)」,署名為周仲良。

  「2007年到2009年,我和台灣股東、日本股東、韓國股東都沒去海南島開股東大會!特此聲明!周仲良。」

  8月21日,周仲良通過微信轉發了一份表態性的文字給記者。他說,要開也是在台灣開,怎麼可能跑到海南去開?目前各台灣股東正試圖通過調取台灣出入境記錄及海南海關的出入境記錄,來證明這些股東都沒參加過2007年至2009年,海南明日香工商檔案中那些股東會、董事會。

  「全是張家慧、劉遠生偽造的。」一位台灣股東稱。

  周仲良8月20日對記者表示,張家慧、劉遠生從2007年初起,用強逼、恐嚇手段,欺騙台灣股東,稱文昌市政府要收回土地,搞惡意收購,並強行通過偽造股東會決議,悍然划走了各台灣股東的股權,拉開了長達2年的股權爭奪戰帷幕。

  另一些台灣股東則補正道,應刪掉「長達2年」這一表述,因為這場股權爭奪戰至今,實際上已經歷時13年。

  當時各台灣股東並不知道的一個關鍵事實是:2007年4月6日,文昌市人民政府已經給海南旅業公司頒發了《國有土地使用證》[文國用(2007)第W2200314號]。

  這與張家慧、劉遠生對海南明日香原股東的「文昌市政府要收回土地」的說法,完全相悖。 「張家慧、劉遠生的基本做法,是提供偽造文件給有關部門,利用官場關係獲得股權轉讓核准登記,最後將股權完全轉移到自己名下的香 港華融有限公司。」幾家海南明日香的台灣股東在2020年5月的舉報信中稱。

  《刑法》第二百八十條規定,「偽造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的印章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並處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