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數字貨幣時代:金融機構暗戰支付偏好和黏性

數字貨幣時代:金融機構暗戰支付偏好和黏性

  數字貨幣時代:金融機構暗戰支付偏好和黏性

  本報記者/郝亞娟/張漫遊/上海/北京報導

  隨著數字人民幣紅包試點的落地,數字貨幣的概念及使用場景逐步明晰。

  10月12日至18日期間,深圳「禮享羅湖數字人民幣紅包」正式投入使用。與此前小範圍的試點相比,此次數字人民幣的試點範圍首次擴大到了公眾層面,並下沉至應用最頻繁的消費場景。《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中了解到,未來,數字貨幣還將應用在小額、高頻的交易場景,如醫療、公用事業收費、教育、購物、美容等領域。

  不過,在此次試點過程中,消費者發現,數字人民幣紅包在試用體驗和場景方面,都與支付寶、微信等相似;同時,從參與方來看,商業銀行也似乎在搶佔「先機」。不免疑惑,數字人民幣是否會搶了微信、支付寶的「飯碗」?數字人民幣的產生,是否是為了支付領域的革新? 商業銀行對於數字人民幣的布局有何深意?

  應用場景有望拓寬

  自2014年開始研發以來,數字貨幣的「一舉一動」都頗受關注。

  中國人民銀行推出的數字貨幣,其定位於M0替代,即意在逐步取代現金的使用。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曾解釋道,數字貨幣的功能和屬性跟紙鈔完全一樣,只不過它的形態是數字化的。

  伴隨著數字人民幣紅包試點的落地,數字貨幣的測試工作有了突破性進展。在此次深圳數字人民幣紅包試點活動中,申請試用資格的人數總計191.38萬名,最終選定5萬人,王敏(化名)正是其中之一。

  「12日晚6點已經收到數字人民幣發放,當晚我就去使用了。」王敏告訴記者,試用數字人民幣首先要下載一個APP,在消費時出示付款碼就可以支付,可用商家包括超市、餐飲、服飾等。

  據悉,此次深圳數字人民幣紅包每個紅包金額為200元,中籤者可於12日18時至18日24時在羅湖區轄內已完成數字人民幣系統改造的3389家商戶無門檻消費。不過,王敏坦言:「目前使用數字人民幣的體驗其實和支付寶、微信等差不多,現在其方便程度還不及微信和支付寶,可選擇的商戶也有限。」這也是在採訪中眾多體驗者的普遍感受。

  移動支付網分析師佘雲峰指出,雖然目前數字人民幣使用的場景有限,但作為法定貨幣,理論上可以使用在所有人民幣適合的場景,這同樣取決於受理端的改造。「場景落地的難點可能主要在於整個數字人民幣生態體系的改造,包括受理端設備、用戶端習慣、清結算體系、高負載下的交易處理等。」佘雲峰說。

  不過,微信、支付寶場景豐富,使用較為便捷,系統運行穩定,在此背景下,推出數字人民幣與微信、支付寶等相比,有何區別?

  中國(上海)自貿區研究院,浦東改發院金融研究室主任劉斌指出,央行數字貨幣是央行的負債,具有無限法償性;而微信、支付寶等電子貨幣是用商業銀行存款貨幣進行結算的,不是央行負債,從這一點來講,存在根本區別。

  「現階段,通過從第三方支付機構兌回商業銀行賬戶體系需要繳納手續費,這給消費者,尤其是個體工商戶帶來了額外的成本;而數字人民幣定位M0,是法定貨幣,屬於公共物品,數字人民幣體系將成為一套惠及公眾的、免費的價值轉移體系和金融基礎設施,即個人兌出、兌回數字人民幣時,商業銀行將不會收取服務費。」 中國銀行研究院研究員郝毅向記者分析。

  數字貨幣與第三方支付共存

  「從官方透露的信息來看,數字人民幣最大程度上保留了現有的支付清算體系,即微信和支付寶在數字人民幣正式運營後依舊會存在,出現數字貨幣、電子貨幣並存,數字人民幣錢包、微信錢包、支付寶錢包等同步使用的現象。」郝毅如是說。

  西南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數字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陳文補認為,第三方支付如此便捷的當下,現金使用的絕對規模仍然相對較大,充分說明數字化的法幣推廣可以填補市場空白,而非一定是搶佔第三方支付機構市場;而由於數字人民幣有望實現的可控匿名,數字經濟時代公眾對於個人信息隱私的日益重視,也為央行數字貨幣的增量市場提供了保障。

  「在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如何便捷的情況下,數字人民幣很難在正常的通用場景體現出比現有支付方案更強的便捷性,更多文章可能做在安全性維度。」陳文如是說。

  蘇寧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薛洪言亦認為,其實央行數字貨幣無意與移動支付競爭。「藉助法定貨幣的強大滲透力,央行數字貨幣很容易實現對用戶數和支付場景的廣泛覆蓋,必然讓一眾手機銀行APP羡慕不已。但現金的定位,銀行不會對央行數字貨幣支付利息,使得央行數字貨幣帶有很強的『零錢』屬性,居民自然不願意大量持有,居民持有數量的限制,從根本上限定了其對支付場景的滲透能力。相比之下,無論是銀行活期存款、實時交易額度受限的貨幣基金,還是以信用卡為代表的信用支付工具,都允許用戶享受實時交易靈活性和資產計息收益性的雙重紅利,只有這類工具才深合用戶之心,能代表主流支付趨勢。」

  郝毅告訴記者,第三方支付機構之間為了競爭,人為設置了交易壁壘。例如,微信和支付寶在各自的應用場景中屏蔽對方的支付方式,造成了交易障礙,增加了用戶額外的支付成本和使用負擔。「一方面,數字人民幣屬於法定貨幣,具有無限法償能力,可以有效打破現有的交易壁壘;另一方面,數字人民幣有助於統一支付標準,如統一收付款的二維碼標準等,可以構建統一標準的金融基礎設施,降低因為標準不統一、交易壁壘造成的資源浪費,節約交易成本。」

  在談及央行發行數字貨幣的意義時,區塊鏈與數字貨幣研究者楊俊補充道,與現鈔相比,數字貨幣可追蹤資金流向,可提升央行貨幣調控的效率,有效解決金融機構自身的順周期特性導致央行的逆周期調節無法效果最優的問題,央行通過對資金流向的分析,可對不同的資金需求方設置不同的流動性價格,從而實現對商業銀行信貸結構的調控。與此同時,數字貨幣的可追蹤性,也會成為「三反」(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反逃稅)的監管利器,推動合規科技的發展。

  商業銀行搶佔「先機」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活動的參與方除了中國人民銀行深圳市中心支行、深圳市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外,還包括中、農、工、建四家國有銀行的深圳市分行。參與抽籤時,申請人會提前選擇工、農、中、建四大行中的一家銀行作為數字人民幣紅包領取銀行。

  10月11日晚間,中央辦公廳、國院辦印發了《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2020-2025年)》(以下簡稱《方案》),明確了深圳未來五年的主要目標。從具體條款看,《方案》從三方面為深圳金融業發展提供了重點支持,其中提到,要在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深圳下屬機構的基礎上成立金融科技創新平台;支持開展數字人民幣內部封閉試點測試,推動數字人民幣的研發應用和國際合作。在此背景下,業內人士認為,銀行機構率先布局數字人民幣將大有可為。

  「選擇不同的銀行開通數字人民幣錢包,用戶則能成為該行的數字人民幣用戶,相應的用戶數據都會在該行的掌握中。目前測試環境下,基於數字人民幣APP的四大行錢包使用體驗都是一樣的,不排除以後會有個性化功能的可能。」佘雲峰分析。

  「目前看,數字貨幣對於商業銀行最大的吸引力是其零售支付工具有望形成的支付交易數據積淀,以此推動銀行基於這些數據豐富零售金融產品線。但需要確定央行和商業銀行就數字人民幣支付交易數據的占有權限和使用許可權,相關數據並不能僅僅用於合規審查,而是要把數據價值在合規前提下充分盤活。」陳文向記者分析道。

  郝毅舉例道,在商業銀行對公場景中,中小微企業貸款一直是商業銀行的困擾,其難點主要在於借貸雙方信息不對稱,數字人民幣的運營則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緩解信息不對稱性。「當對公客戶申請貸款時,商業銀行可以利用數字人民幣流通產生的數據,搜集、整理企業本身所有的經營管理信息、企業供應鏈上的經營信息、與企業經營相關的管理信息等,有助於商業銀行對公司進行全面的了解。」郝毅指出。

  郝毅同時建議,商業銀行可根據客戶使用數字人民幣的情況主動營銷,即通過分析客戶的投資理財、股票買賣、外匯等各方面信息,對客戶進行精準的畫像,這些數字資產對商業銀行營銷目標客戶、控制客戶風險等有十分關鍵的作用。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金天告訴記者:「如果數字人民幣將來成為用戶重要的支付方式,那麼用戶的銀行渠道選擇可能對其黏性、忠誠度等產生較大影響。比如一些生活繳費、信用卡和貸款扣划、基金定投扣款等,將來是不是可支持以數字人民幣形式直接支付?如果可以,那麼一旦用戶不再依託於某一家銀行,那麼對這家銀行而言流失的就不僅是活期資金,而是用戶的使用黏性,甚至最終是用戶本身。所以,看似是對數字人民幣渠道選擇的爭奪,但本質上還是對用戶獲取、活躍和留存的爭奪。」

  劉斌補充道,央行數字貨幣採用雙層運營體系,商業銀行按100%比例繳納準備金,獲得央行數字貨幣,然後通過商業銀行的渠道分發給消費者。未來其他商業銀行也將採用此模式參與央行數字貨幣的分發和運營,但是可能會由各個商業銀行根據自己的優勢和特點選擇合適的應用場景。因此,不同的商業銀行在運營數字貨幣方面會有不同的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