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千年老二」AMD逆襲?

「千年老二」AMD逆襲?

  「千年老二」AMD逆襲?

  本報記者/秦梟/北京報導

  過去幾年,對於整個PC行業來說用黯淡形容不足為過。全球 PC 出貨量連年下滑,PC 處理器以及顯卡市場發展速度逐漸放緩。此前形成了「寡頭」時代正在逐漸瓦解,過去主要專注於 PC 晶元的巨頭們也被危機感裹挾,紛紛「另謀出路」。

  CPU龍頭英特爾將觸角伸到了 AI 和物聯網領域。GPU龍頭英偉達則於宣布將收購 ARM。而就在此收購案尚未蓋棺定論之際。在CPU及GPU 領域常年扮演「老二」角色的AMD 則被傳出將斥資300億美元收購FPGA(FieldProgrammable Gate Array,現場可編程邏輯陣列)龍頭賽靈思Xilinx(以下簡稱「賽靈思」,XLNX.US)。

  就該收購消息,《中國經營報》記者致電致函AMD方面聯繫採訪,截至發稿,對方未作回復。

  衝擊數據中心

  FPGA與傳統模式的晶元設計不同,FPGA 晶元並非單純局限於研究以及設計晶元,而是針對較多領域產品都能藉助特定晶元模型予以優化設計。

  FPGA和GPU一樣具有并行處理的能力,在硬體固定的情況下,允許用戶根據需要的邏輯功能對電路進行快速燒錄,並通過升級軟體來實現自定義硬體功能,在自動駕駛、數據中心等AI應用領域有很大的應用前景。

  不過,與CPU或GPU相比,FPGA的基本單元算力有限。與ASIC(特殊應用集成電路)相比,FPGA的速度存在著不小的差距。而AMD收購賽靈思則被認為是押注數據中心領域,FPGA在此領域配合CPU一起使用可以起到加速的作用。

  根據賽靈思自身的估計,該晶元製造商預計其可服務的潛在市場規模到2024財年將躍升至280億美元。數據中心將在這一增長中發揮關鍵作用,復合年增長率將達到36%,而網路和汽車市場預計分別實現16%和11%的增長。

  若收購完成,AMD與賽靈思將在不同的市場領域取得互補效應。AMD有望加速Xilinx進軍數據中心的速度,後者也能多元化產品陣容。而賽靈思在通路管道方面有很強的存在感,能讓AMD針對嵌入式設計銷售更多CPU與GPU。

  而對於數據中心業務,英特爾與英偉達已早早下手。

  根據英偉達第一季度財報顯示,其一季度營收為30.8億美元,而數據中心業務為英偉達一季度的營收貢獻了11.4億美元,同比增長80%,成為僅次於遊戲的第二大營收來源。

  未來,數據中心業務將成為英偉達第一大營收來源。特別是在4月份英偉達完成對以色列網路設備商邁絡思(Mellanox)的收購後,從第二季度開始,邁絡思業績將並入數據中心業務報表,以第一季度的數據為例,合並後的營收已經達到了15.69億美元,超過了遊戲業務。而英偉達GPU+Mellanox RDMA+英偉達CUDA在高性能計算加速市場形成難以撼動的整體解決方案。

  而英特爾早在2015年便以167億美元拿下了FPGA排名第二的公司Altera。英特爾將FPGA集成到自己的伺服器中,推出Agilex FPGA, Stratix 10 GX 10M等重量級產品。

  但也要看到的是,在被英特爾收購五年的時間里,雖然偶有建樹,但Altera 勢頭盡失。原先Altera在通信、醫療、工業領域的市場,英特爾拱手讓出給賽靈思,其次,FPGA與至強處理器集成的夢想一直沒實現。FPGA加CPU這種大規模量產的整合類型產品,並沒有在Intel業務收入中扮演特別重要的一個角色。

  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半導體行業最重要的是工藝的進化,而這背後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持,FPGA更多的作為輔助手段出現,選擇大樹乘涼無可厚非,但是如何保持自己的獨立性和特色更為重要。AMD與賽靈思的強強聯合固然會使行業產生動蕩,但動蕩之後,如何平穩的發展才是雙方要考慮的問題。

  全面逆襲?

  不僅僅是數據中心業務,AMD的產品、股價、市值以勢如破竹的姿態追趕英特爾、英偉達,試圖擺脫「千年老二」的名號。

  AMD與同樣脫胎於仙童半導體的英特爾,進行了長達數十 年的博弈。AMD一直被視為英特爾在CPU方面的追趕者。

  雖在這場博弈中,AMD偶有高光時刻,但大部分時間,均處在英特爾的壓制之下。尤其在英特爾提出「鐘擺計劃」後。

  數據顯示,AMD的全球份額在2016年時已不足10%。尤其是在更強調性能的伺服器市場,英特爾巔峰時全球市場佔有率高達99%,AMD則不足1%。而在資本市場上,AMD股價,從2006年開始下跌,到2015年9月時觸及不到1.6美元/股的低點。

  不過,蘇姿豐的到來將AMD從懸崖邊上拉了回來,尤其是其主導的「銳龍」系列處理器的面市。「銳龍」系列處理器是AMD的翻身之作,不僅幫助AMD從破產邊緣拉回到發展正軌,更用超高性價比上演著「小作坊逆襲大廠」的好萊塢式英雄短劇。

  AMD 首度推出Ryzen中央處理器(CPU) 系列,與英特爾Core CPU開始正面競爭。2018年,AMD 7nm製程處理器研製成功,銷量上大幅提升,市佔率也逐年提高。同年AMD將7nm晶圓交由台積電獨家代工。根據MercuryResearch數據,AMD的PC CPU市場佔有率在2019財年Q4達到18.3%。

  AMD的股價已經從2015年7月最底部的約1.6美元/股,上漲到2020年10月15日的84.21美元/股。

  而AMD的收購之舉,也讓業內人士將其與GPU領域的老對手英偉達收購Arm聯想起來。

  不過,AMD也不能操之過急,十余年前收購ATI就曾導致AMD瀕臨破產。

  2006年7月24日, AMD宣布以54億美元的價格收購顯卡雙雄之一的ATI(Array Technology Industry)。人們所言的A卡、N卡就分別來自ATI和英偉達。而後,AMD順勢成為唯一一家集CPU與顯卡業務於一體的公司。

  AMD當時描繪了一個美好的未來,宣布了APU融合處理器這種新產品,希望將兩種不同架構體系的產品整合起來。

  當時,AMD業務蒸蒸日上,正從競爭對手英特爾手中奪取市場份額。同時,股價和營收也迅速增長。也就在此時,AMD的灰暗時刻開始。2006年開始AMD的債務大規模增長。2006年AMD長期債務升至37億美元,2007年達到50億美元。

  與此同時,在業務領域,晶元設計問題導致新產品發佈推遲,也使得AMD的市場份額在減少,進而使收入和利潤出現螺旋式下降。

  儘管2012年因為拿下索尼和微軟的遊戲機訂單而有短暫回暖,但最終沒能阻止整體下滑的趨勢。

  上述業內人士表示,AMD的落寞,不能將責任完全歸咎於收購ATI。當然,現金收購ATI的確導致其債務問題的出現,但也應該看到的是,AMD在顯卡領域一直保持著頭部位置,而且近兩年爆款GPU的發佈,也是源於當初的積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