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營收單一存隱憂,廣告合規有爭議

營收單一存隱憂,廣告合規有爭議

  營收單一存隱憂,廣告合規有爭議

  墨跡天氣坎坷上市路

  馮偉康/本報記者/李正豪/北京報導

  自去年IPO被否決後,墨跡天氣顯然並不甘心。近日,多家媒體報導顯示,北京墨跡風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墨跡天氣」)已與中信證券於9月22日簽署上市輔導協議,計劃在創業板上市。

  《中國經營報》記者就此消息向墨跡天氣相關負責人求證,對方表示:「目前只是報輔導做好準備工作,未來如果有合適的時機不排除會再次申報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這已經是墨跡天氣第二次籌備在深交所創業板上市。2016年,墨跡天氣第一次遞交創業板上市申請,擬發行不超過1000萬股,募集資金約3.4億元。然而苦等三年後,2019年10月11日,中國證監會發佈公告稱,墨跡天氣先發申請上會未通過,成為當日幾家上會企業中唯一被拒的企業。

  證監會發審委當時指出了墨跡天氣的四大問題:業務合規性不足,涉嫌違法收集個人信息,廣告收入的真實性和持續成長性存疑,收入依賴關聯股東。

  第三方研究機構透鏡公司研究創始人況玉清向記者表示:「發審委是擔心它的持續經營能力,因為它的核心業務沒有明顯護城河,市場地位很容易被競爭衝擊,而它轉型也很難規避這個問題。」

  營收嚴重依賴廣告

  墨跡天氣官網信息顯示,墨跡天氣已支持約199個國家、超過20多萬個城市及地區的天氣查詢,截至目前,墨跡天氣擁有約6.5億用戶,天氣日查詢次數超過6億。

  在首次上市之時,墨跡天氣便被質疑營收過分依賴廣告。2014年至2017年的前9個月,其來自互聯網廣告信息服務的營收佔比分別為94.84%、98.12%、98.99%和98.86%。墨跡天氣在招股書中提示道,如果未來墨跡天氣APP用戶量下降、氣象服務能力或廣告信息服務能力下降,將會對公司經營產生不利影響。

  公開數據顯示,2019年前6個月,墨跡天氣主要收入來源仍為品牌廣告和效果廣告,收入分別為8089萬元和9968萬元,而其主營業務總收入為1.83億元,由此可知,歸屬於To B業務的「企業氣象服務」收入僅有200餘萬元。

  墨跡天氣相關負責人回應記者表示,墨跡天氣是行業內較早進入到B端氣象服務的企業,於2016年開始布局商業氣象服務,截至目前,B端業務覆蓋了航空、物流、農業、智能家居、高速公路、大型體育賽事等領域。

  該負責人在表示墨跡天氣B端業務增速很快的同時也承認,由於國內起步較晚,B端氣象服務市場也是一個需要被反覆教育的市場,到真正的爆發需要一個過程。

  廣告的灰色經營

  墨跡天氣轉型B端的還未有很大成效,廣告業務仍是絕對的營收主力,然而這一支柱卻屢因違規被點名或處罰。發審委提到,墨跡天氣網站、APP「存在在取得《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之前,發佈藥品廣告的情形」。

  記者在招股書中看到,墨跡天氣已經取得的證照中,包含了《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不過記者調查發現,缺乏資質的藥品,依然能在墨跡天氣上投放廣告。

  記者以投放減肥藥廣告為名聯繫到一位墨跡天氣核心廣告代理商人員,詢問缺乏資質的藥品廣告是否能在墨跡天氣上投放,對方回應稱:「可以的,我們可以給您套戶跑。」

  對方解釋稱,所謂「套戶」就是「使用其他客戶的資質或自己留存的資質來給資質不全的產品上戶,只要審核一過,就代表這個產品能在線上投放了」。對方一再保證:「你放心,都能審核過,我們跑的很多客戶都是沒有資質的,我們是墨跡天氣的核心代理商,可以用官戶來跑,是從墨跡天氣拿到的A級流量。」

  記者向上述代理商詢問關於墨跡天氣的審核情況,對方表示:「他們審核不會很嚴,只要不是違法的,基本都能過的,大家都清楚你的產品是個什麼樣的產品類型,但是有這個市場需求。」

  墨跡天氣相關負責人回應記者稱:「墨跡天氣一直按照《廣告法》等法律法規持續加強平台端的廣告審核,建立了完整的審核制度和流程規範,代理商非法操作,違規投放,是墨跡天氣堅決不允許的行為。我們也會更加嚴格對待上線廣告審核,嚴格挑選合作方,持續完善健全管理機制。」

  除此之外,墨跡天氣還曾涉嫌超範圍採集隱私。2019年7月,中央網信辦、工業和信息化部等四部門成立的APP專項治理工作組,在《關於督促40款存在收集使用個人信息問題的APP運營者儘快整改的通知》中提及了墨跡天氣APP。

  工具類產品的尷尬境地

  2019年10月,同為工具類產品的魯大師成功IPO。魯大師當時發行價為2.7港元/股,低於其上一輪的融資價格,折價達到83%。其上市後股價曾暴漲218.52%,市值突破22億港元,然而隨後下跌,截至2020年10月15日上午收盤,股價為2.9港元/股,市值為7.94億港元,較此前市值最高點下跌約64%。

  文淵智庫創始人王超向記者表示:「工具類APP的熱度已經過去,在移動互聯網初期,手機本身的缺陷還比較大,很多功能只能靠第三方來提供,比如天氣、清理以及桌面等,所以墨跡天際、獵豹清理大師等順勢而起。但是隨著智能手機越來越完備,很多功能就開始由官方提供,天氣和清理等功能變成了手機的標準配置,一批以功能性APP為主的移動互聯網公司開始衰落。而且工具型APP用戶缺乏黏性,容易被官方服務所取代。」

  墨跡天氣在招股書中坦言,氣象服務領域存在眾多競爭對手,如新浪天氣通、中國天氣通、最美天氣等,隨著氣象服務領域競爭的加劇,不排除會導致墨跡天氣APP市場佔有率的下降、盈利能力下滑。

  據了解,墨跡天氣與手機廠商有所合作。記者在OPPO品牌手機自帶的天氣應用界面底部發現,標註有「數據由墨跡天氣提供」字樣,不過字體較小。

  互聯網產業分析師丁道師表示:「工具類產品的一大特點是安裝量大但是使用率低,墨跡天氣、魯大師等產品,用戶量動輒數億,但其工具屬性註定了使用率不會很高,大部分時候處於閑置狀態。」

  墨跡天氣相關負責人向記者提供的數據顯示,墨跡天氣目前擁有超過6.5億用戶,市場佔有率近70%,月活躍用戶數產國1.47億。

  不過此前招股書數據顯示,墨跡天氣用戶每天在該軟體上的停留時間總計2分17秒,使用時長與社交、資訊類產品相去甚遠。

  此外,墨跡天氣的氣象數據主要依靠國家氣象局及其下屬單位發佈,而大眾和相關機構均可使用,國內尚無民間組織進行系統的氣象數據的採集和預測。由此引來了對墨跡天氣的技術壁壘的質疑。

  墨跡天氣相關負責人向記者回應稱:「天氣預報絕不是數據搬運的過程,而是背後海量的氣象數據和技術加持。墨跡天氣的短時晴雨預測的準確率都提高到了90%以上的水平,在行業內也是領先的。」

  不過記者在應用商城中發現,不乏有用戶吐槽墨跡天氣「廣告太多」和「預報不準」。「我這烏雲密布,它告訴我是晴天」「下了雨你才報」等類似的評論頻頻出現在評論區,這些用戶都給應用打了一星差評。從用戶感知的角度,墨跡天氣預報準確率還有一定的提升空間。

  王超認為:「手機天氣APP技術門檻相對較低,替代性強,官方推出內置功能後,會被迅速繞過去。」另外,他提到:「轉型非常不容易,公司極易產生路徑依賴,公司基因不好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