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高管帶貨全員營銷」引熱議

「高管帶貨全員營銷」引熱議

  「高管帶貨全員營銷」引熱議

  愛馳汽車駛入「十字路口」

  本報記者/方超/童海華/上海報導

  赴美上市、百億融資、搶灘科創板……與一眾造車新勢力的「高光」時刻相比,愛馳汽車卻「失色」不少,日前更被曝出要求員工「帶貨賣車」。

  近日,市場傳出愛馳汽車要求各級別員工參與「帶貨」,並與薪資及年度績效考核挂鉤,如「L2總監級別年度高管帶貨指標3輛」等,《中國經營報》記者向愛馳汽車相關負責人求證,據其發來的聯合創始人、董事長付強回應顯示,「員工高管代言帶貨自己企業產品各行各業比比皆是」。

  除此之外,在2019年通過參與江鈴控股混改、曲線拿下生產資質僅一年多後,愛馳汽車近期被傳出將退出江鈴控股,轉向與同處江西上饒的漢騰汽車「合作」,而付強對外表示「只是『鄰居關係』」,但「未來會不會產生『愛情』的火花,這有待討論」,無疑令人遐想。

  對此,愛馳汽車回復稱:「從整個車系的售價區間來看,我們的售價確實是降了,但是從我們的主銷車型來看,我們的核心車型售價是保持穩定的。」其同時強調稱:「公司融資一定會在近期關閉。」

  銷量承壓

  明年愛馳U5的整體銷量將會是新造車勢力第一名。曾幾何時,愛馳汽車聯合創始人谷峰曾野心滿滿,但眼下被曝「高管帶貨全員營銷」的愛馳汽車,卻倍顯尷尬。

  相關數據顯示,1~8月,愛馳汽車總銷量為927輛,即使加上其上半年出口歐盟的500輛愛馳U5,其銷量也僅有1000多輛,而同期,蔚來、理想、小鵬已分別交付21667輛、14656輛、9591輛,愛馳汽車銷量不及造車新勢力頭名的7%。

  「去年底,新車上市後,我們前期的渠道都已經鋪開了,但疫情突然來了,很多營銷活動都不得不暫停,日內瓦國際車展宣布取消無法參展,以及冠名高鐵的『愛馳號』計劃都只能擱淺。」據第一電動網信息,付強曾如此介紹愛馳慘淡的銷量表現。

  即使如此,付強在2020年成都國際車展期間,仍對外表示:「作為初創企業,目標是實現13000輛的銷量。」其同時表示:「說沒有壓力是假的,但不能違背事物發展的規律操之過急。」

  梳理可發現,在9月17日上市的2021款愛馳U5,補貼後價格最低僅16.69萬元,而2019年末上市的愛馳U5最低起步價為19.79萬元,對比可知,2021款愛馳U5新車型,已足足降低了3.1萬元。

  「愛馳汽車之前銷量上不去,導致成本降不下來,沒有規模經濟效益,所以現在做了一款『減配版』,把價格降下去,通過下沉到三四五線城市來提升銷量。」汽車行業分析師張翔如此分析稱。

  愛馳汽車方面對此表示,其是新創車企。「只要用戶需要,條件允許,準備充分的時候,我們就會推出煥新產品,在國內已有35家體驗店、32家服務網點,並且和一嗨開設了合作租賃模式,創新布局了直營店和體驗店,全面助力愛馳汽車實現二次起飛。」

  而與在國內的不溫不火相比,愛馳汽車似乎頗為青睞國外市場,相關信息顯示,9月23日,其第二批出口歐盟的200輛歐版U5正式下線並啟運歐洲,今年累計已向歐洲出口700輛汽車。

  梳理可發現,與愛馳汽車此前出口到法國的500輛汽車,投入租賃服務行業不同,其當下出口的200輛愛馳U5,將出售給個人消費者,有行業分析師對此表示,與B端用戶不同,愛馳汽車將接受歐洲C端用戶的「考驗」。

  無法忽視的一個信息是,2019年底,歐洲E-NCAP發佈了愛馳U5的碰撞測試信息,該車型碰撞測試成績僅為3顆星。

  「拖欠社保」?

  「本人從愛馳汽車公司自今年6月離職後一直關注社保補繳情況,至今顯示2020年2月~6月社保是未繳狀態。中間與愛馳公司交流溝通過,對方的回復仍舊是拖。」9月27日,愛馳汽車前員工在人民網地方領導留言板上,向上海市領導如此反映。

  天眼查信息顯示,儘管愛馳汽車有限公司註冊為江西省上饒經濟開發區,但是在其對外投資的8家公司中,就有2家位於上海市,包括愛馳汽車(上海)有限公司、上海愛馳億維汽車銷售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今年3月,就有愛馳汽車員工將企業「扣克薪資拖欠2019年度年終獎」一事,反映到上海市網上信訪受理平台,如愛馳汽車「在未和任何員工商議的情況下,取消2020年2月薪資中所有福利」。

  「因為2019年公司的業績,沒有達到發放年終獎的條件,因此,不存在拖欠的問題。」愛馳汽車方面回復稱,「10%薪資問題,我們已經澄清得很清楚,這不是扣除薪資,根據職級進行的部分薪資緩發」,且在疫情得到控制,「經營恢復正常後,擇機補發」。

  而對於拖欠社保問題,愛馳汽車方面回復稱:「根據國家疫情期間支持企業的相關政策,公司向政府有關部門申請了疫情期間緩繳社保並獲得了批准。後續將擇機補發,具體會嚴格遵守國家相關政策,合規執行。」

  在員工反映拖欠社保等情況的背後,愛馳汽車的融資進展也受到外界關注。

  天眼查顯示,愛馳汽車至今共經歷4輪融資,其距今最近的一次則發生於2019年5月,彼時媒體報導信息顯示,愛馳汽車拿到明馳基金的10億元投資,而後者擁有江西國資背景。

  「目前愛馳正在進行新一輪融資,預計春節前會完成。」谷峰曾在2019年如此表示。而付強也在今年7月末的成都國際車展期間表示:「最近的一輪融資在本月底、下月初關閉。」

  但頗為有意思的是,據一財網於9月24日發佈的信息,付強仍表示:「目前愛馳汽車的B輪融資即將關閉,在IPO之前還將進行一輪融資,通過融資來完善投資人結構。」

  「我們當然不像目前頭部三家的情況,愛馳目前沒有進入二級市場,還在私募階段,所以主要還在靠私募股權融資輸血狀態。」但愛馳汽車方面強調稱,當前「不斷有新的投資人加入B2輪融資,目前有的投資人已經完成盡職調查流程,正在進入交割的最後階段,還有的投資人正在進行盡職調查,公司融資一定會在近期關閉」。

  「銷量比較低、市場佔有率也不高,這些因素影響了它的融資。」有行業分析師如此向記者介紹。而毫無疑問的是,即使蔚來、小鵬、理想已完成赴美上市,威馬、哪吒也在爭相登陸科創板,但造車新勢力的融資情況依然不容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