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迅雷前CEO被立案 「內鬥」變刑事案件何時休?

迅雷前CEO被立案 「內鬥」變刑事案件何時休?

  原標題:迅雷前CEO被立案 「內鬥」變刑事案件何時休? 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實習記者曲忠芳 記者 張靖超 北京報導

  距離被董事會罷免職務僅6個月,迅雷(NASDAQ:XNET)前CEO陳磊因涉嫌職務侵占罪被立案偵查。迅雷最新公告稱,該公司於今年4月向深圳市公案局提出控告,而近日接到公安局通知已對陳磊等人進行立案偵查。此事一出,不僅把迅雷這家早已掉隊的老牌互聯網公司重新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也讓持續三年之久的迅雷「內鬥」大戲暫時畫上休止符。

  迅雷在公告中「呼籲陳磊儘快回國配合調查」,而身在美國的陳磊則通過媒體隔空回應指迅雷此舉系「潑髒水」。雙方各執一詞令外界難辨。截至目前,迅雷相關負責人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現在已經交由公安機關處理,一切以公安機關的判定為準,公司不便做回復」。

  記者綜合公開信息,以及採訪多家律師事務所了解到,近年來企業「內鬥」在公開層面的出現頻率越來越多,而「被帶走調查」又常常成為內鬥的結束方式,另有不少股權糾紛中,報案成為迫使一方退出的籌碼。業界人士指出,因內鬥而報案,往往是企業內部矛盾無法調和極端情況下採用的特殊手段,極大損害品牌和長遠發展,警醒企業在快速發展的同時做好股權分配、高管任用等。

  「空降」CEO終出局

  從迅雷公告及多方消息顯示,該公司對前CEO陳磊的指控在於「涉嫌職務侵佔」,系迅雷管理層對公司進行審計時發現,一家名為深圳市興融合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興融合」)的迅雷寬頻供應商實際為陳磊個人控制的公司,通過各種非法手段向興融合轉移數額巨大的資金。與此同時,陳磊還涉嫌挪用資金用於國家明令禁止的非法炒幣。

  根據《刑法》對「職務侵占罪」的規定:「公司、企業或其他單位的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將本單位財物非法佔為己有,數額較大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數額巨大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並處沒收財產。」根據適用法律解釋,6萬元以上為職務侵佔「數額較大」,100萬元以上為「數額巨大」。

  需要指出的是,陳磊今年4月出境一直在美國,這給此案的後續調查增加了一定難度。北京郝俊波律師事務所主任郝俊波指出,因為案情尚在刑偵調查中具體不好判斷。從法律程序上來說,陳磊作為涉案嫌疑人,不在境內的話,調查起來難度比較大,公安部門只能通過其他證據或證人來調查,若在之後的司法程序上追究刑事責任必須得本人到場。假如一直待在國外的話,那就得申請引渡,但目前中美之間沒有引渡的司法協議,又會是一個較大障礙,可以考慮通過司法協助向美國司法部提出申請個案進行探討。

  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周京立律師則指出,職務侵占罪是常見的企業高管刑事風險之一。此類案件如涉及金額巨大,且財務關係複雜,一般審理周期也會比較長。

  「之所以報案解決,必然是因為無法通過內部溝通的方式解決了。經濟糾紛案件普遍,但『家醜外揚』不符合所有人的利益,正所謂『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很多時候企業都選擇藏著掖著,報案是矛盾無法調和的結果。」風雲資本創始合伙人侯繼勇如是評論。

  據多名接近迅雷的人士回憶,迅雷的內訌肇始於作為空降派的陳磊與公司老團隊的難以融合,分而治之。2017年,擔任迅雷CTO及迅雷全資子公司深圳市網心科技有限公司CEO的陳磊,升任迅雷集團CEO,新舊勢力的矛盾因經營理念不同持續激化。主營P2P(互聯網金融點對點借貸)業務的迅雷大數據,與瞄準轉型區塊鏈、推出玩客雲、鏈克等產品服務的陳磊,掀起了來來回回的拉鋸戰,口水仗打了一波又一波。這一輪爭鬥以迅雷大數據的當事人、主管迅雷法務多年的高級副總裁於菲出局結束。2020年4月,迅雷發佈公告稱,董事會重組並選舉李金波為新任董事長和迅雷集團及下屬公司的新任CEO,以李金波代表的迅雷「元老派」掌控主導權,陳磊由此被「開除」,此番被立案調查更是標誌著陳磊徹底出局。

  高管爭鬥的結果使迅雷業務一地雞毛,幾近被市場遺忘。截至10月15日收盤,迅雷的市值僅2億美元,較最高值縮水了近九成。從迅雷財報來看,該公司五年來一直處於虧損中。今年上半年,迅雷凈虧損1731.10萬美元,相比去年同期擴大62.27%。

  需要指出的是,在迅雷的發展歷程中,「小米系」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既是2014年迅雷成功IPO登陸納斯達克證券交易市場的最大助力,又是陳磊「空降」加入迅雷的主要推手。然而,在迅雷內鬥中,「小米系」的態度也值得玩味,從最初的支持陳磊,到對新老爭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再到與李金波換股退出後使得後者重新掌控迅雷。有業內人士認為,整件事是小米係為首的董事會,對管理層花光公司賬上所有錢的一次清算。而後小米系又將手中的迅雷股票換成了老將李金波的股權,李金波重新進入迅雷收拾殘局。

  高管刑事風險日增

  值得注意的是,迅雷內鬥案以前CEO被立案調查並非是個案,近年來類似案件不斷出現,比如2011年,中式餐飲品牌「真功夫」兩位大股東蔡達標與潘宇海的股權爭奪戰以蔡達標被廣州警方以「涉嫌經濟犯罪」逮捕結束;2014年,安全軟體商網秦董事長兼CEO林宇與聯合創始人史文勇的爭鬥發展到非法拘禁虐待的地步;2019年,A股上市公司「創新醫療」與控股公司建華醫院更是因股權和經營管理權上演「狗血」鬧劇;今年,噹噹網、比特大陸等公司更是上演「搶公章」大戰,驚動警方介入。

  侯繼勇指出,事實上,企業內部矛盾一直普遍存在,這幾年來外部環境不好,很多公司業務受影響,矛盾的暴露比較頻繁,如對公司控制權爭奪,有時候也因為高管之間的戰略分歧、個人道德問題導致的違法違規等。像迅雷尤其如此。高速發展的時候,矛盾會被掩蓋;業務低迷,高管之間容易相互指摘。

  周京立律師告訴記者,在司法實踐中,企業高級管理人員常見的刑事風險,包括職務侵占罪、挪用資金罪、非法經營同類營業罪、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其所在的律所經手的類似案件中,十之八九都是財務賬目出現問題。許多公司的財務管理並不規範,高管個人賬戶與對公賬戶賬目混亂,還有發票報銷或者合作款項等,一旦出現內部爭鬥,這些資料很容易成為指控其涉嫌犯罪的重要證據。

  上海定達律師事務所執行主任肖波、律師李群向記者介紹了一起剛處理完成的案例。某家公司的小股東,以公司存在稅務犯罪及公司大股東暨實控人存在職務侵佔、商業賄賂犯罪為要挾,要求公司出錢。經過數次談判後,最後達成的方案是公司出資收購該股東手中的股份,其徹底退出公司。

  公司內鬥高發,採用法律方式解決越來越常態化,與近年來爆髮式增長的股權融資存在一定關係。有律發佈的《中國股權藍皮書》顯示,通過設計程序演算法和人工排查對2018年與公司有關的糾紛的35491件案件進行分析,其中與股權糾紛有關的28845 件,占公司類糾紛的 81.3%,無疑股權糾紛是公司類糾紛的「重災區」。

  統計數據表明,最容易引發刑事犯罪的環節主要集中在企業投融資、財務管理以及稅務管理中。北京有律律師事務所主任王英軍律師針對這幾個環節中的風險防範提示道:

  首先,通過民間融資途徑獲取資本時要慎重,以高額回報的方式進行融資時要量力而行,摒棄急功近利的心態。其次,在合理避稅的範圍內,做到企業財務管理規範化、透明化。儘可能聘用專業的財務人員或是財務、法律顧問,來幫助企業在運營管理中防範財稅、法律風險。最後,在商務合約的簽訂、履行過程中以及商務往來或是工作過程中留存充分的證據,包括資信證明文件、合約文本、來往郵件、信息截屏等,以降低自身的法律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