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銀行董事長來帶貨: 電商扶貧搭上直播東風, 未來遠不止賣貨

銀行董事長來帶貨: 電商扶貧搭上直播東風, 未來遠不止賣貨

原標題:銀行董事長來帶貨: 電商扶貧搭上直播東風, 未來遠不止賣貨

油橄欖是四川省涼山州近年來重點打造的特色產業。今年8月的一個雨天,當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前往中澤油橄欖基地時,大片的油橄欖樹上已經掛滿了果實。

今年的國慶大片《我和我的家鄉》中,鄧超、閆妮等演員主演的《回鄉之路》片段,就講述了一代人在黃土高坡治沙、引進耐沙作物、進而脫貧致富的故事。閆妮扮演的網紅帶貨主播閆總,就是幫助鄧超扮演的致富帶頭人楊樹林打通銷路,賣出沙地蘋果的關鍵一環。

當扶貧不只是簡單的捐款救助,當扶貧走進產業鏈視野,當扶貧與創收用等號鏈接,中國更多貧困地區的產品被包裝上架,是與城市遠隔千里的山村溝壑不用為「運不出」叫苦不迭,辛勞耕作不用為「被壓價」埋單,中國電商正在將農村經濟與產業扶貧納入不可缺少的一環。

據阿里研究院《2009-2019年中國淘寶村研究報告》數據顯示,63個淘寶村分佈在國家級貧困縣、超過800個淘寶村分佈在省級貧困縣,這些貧困縣電商年交易額近20億元。而據報告預計,下一個十年,全國淘寶村將超過2萬個,帶動超過2000萬的就業機會;淘寶村的價值創造將更多從商業創新向社會創新發展。

單從淘寶一項數據已是成績斐然,銀行系電商平台也在近年發力其中,這是農村電商的希望,也是未來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希望。

銀行董事長帶貨

扶貧+電商+直播已成主流

油橄欖是四川省涼山州近年來重點打造的特色產業。今年8月的一個雨天,當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前往中澤油橄欖基地時,大片的油橄欖樹上已經掛滿了果實。

這一基地的建造者是中澤新技術開發有限責任公司,這家當地的龍頭企業近年與懸崖村合作組建了中澤支爾莫油橄欖產業有限公司。村民們把土地流轉出來種油橄欖,每畝土地每年可以收入600元。而參加油橄欖種植管理,還可以拿到一天100元左右的務工收入。

如果只是單純生產油橄欖,創造的效益相對稀薄,但是通過深加工,一株油橄欖樹可以產出4000元左右的利潤,當地一個村民如果承包3株油橄欖樹,相當於一年就有1.2萬的收入,村民們完全可以憑藉種植油橄欖脫貧。

中澤公司在山下建立了橄欖油加工車間,加工產品賣出以後,49%的收入歸村集體所有,其中還會拿出一部分分給貧困戶。一位曾是懸崖村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告訴記者,此前全家6個人一年的收入才4000元左右。如今,他們家有了土地流轉收入、油橄欖基地務工收入和油橄欖銷售分紅三方面的收入,每年收入達到2萬元。

涼山州中澤新技術開發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徐曉燕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我們的油橄欖產業不僅生產橄欖油,還通過深加工推出了一系列橄欖油產品,包括用油橄欖為原料制出的沐浴液、洗髮液、潤膚乳、潤手霜等產品,在市場上都獲得了很好的反響。「而且我們有信心,我們生產的橄欖油產品,打敗市面幾乎所有的同類產品,是頂級品質。」她表示。

有了好的產品,怎麼賣出去是關鍵。電商是中澤銷售的主要渠道之一。據徐曉燕介紹,京東和平安集團旗下商城是其產品銷售的主要途徑。據了解,平安集團不僅整合旗下平安口袋銀行APP等客戶渠道,幫助涼山州橄欖油系列產品銷售,還作為採購方,已累計採購涼山地區扶貧農產品近3000萬元。

不容忽視的是,雖然產品登上了大平台,但在當今電商扶貧已成為普遍趨勢下,電商的競爭激烈程度也是前所未有,此時比平台更顯稀缺的資源是——流量。

隨著薇婭、李佳琦等電商網紅加入電商扶貧帶貨,直播+扶貧已經成為一種新潮流。

8月20日,平安發起「買涼山好貨,助力脫貧攻堅」的公益直播助農活動,向全國消費者推薦涼山州橄欖油特色農產品,並邀請平安集團總經理、平安銀行董事長謝永林親自直播帶貨。

一位電商行業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直播的作用在今後電商扶貧中會越來越凸顯。這有幾方面的原因,一是營銷宣傳方式簡便、技術門檻低,一部手機就可以直播,對於農民來說不需要太高的技術門檻和設備費用。二是直播的互動增強了消費者對商品的體驗。三是減少中間商環節:農業經營主體與消費者直接對接,有利於減少交易環節,降低產品成本。四是有利於解決「小農戶」與「大市場」問題:農產品網路直播可以將小規模經營的分散農戶通過網路有機組織起來,成為連接「小農戶」與「大市場」的橋樑,更加有利於邊遠山區農民的脫貧致富。

電商扶貧,遠不止賣貨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中發現,很多人認為電商就是賣貨,實際上,一條完整的電商產業鏈條包含多個環節,電商應該包含了供應、交易、服務等多個環節。這個層面來說,每一個環節的參与者,都是在做農村電商。對參与幫扶的機構來說,著眼的勢必不只是銷售一個環節,而是全產業鏈乃至基礎設施的持續投入和建設。

廣元市青川縣東山村就是一個例子。這個地處四川白龍湖依山傍水的美麗山村,並沒有因為風景如畫而變得富庶。由於該村地處偏遠,生產性、生活性、流通性等基礎設施都較為薄弱,加上農業結構單一,依靠傳統旱地種植為主,村民入不敷出已是常態,使東山村成為深度貧困村。

當地商戶發現東山村氣候溫和濕潤,空氣好,適宜多種林木和食用菌生長,於是他們決定免費為貧困村民發放菌種、菌棒、提供技術指導,幫助收購、售賣。針對一些特別貧困的農戶還簽訂協議:以略高於市場價的價格進行兜底收購,但在銷售中遇到了困難。

2019年6月初,農業銀行青川縣支行知曉了東山村的銷售困局,依託「公司+農戶+電商」等服務模式建立「銀行幫扶、企業帶動、貧困戶受益」的利益聯結機制。主動為其推薦並上線了農行扶貧商城,指導當地商戶成立電商團隊,將其銷售的各種山珍系列、特色調料系列、牛肉系列等200多種特色優質產品迅速地銷往全國。農行還主動推薦商戶到大山深處來實地考察,線上線下相結合幫助商戶解決銷售難問題,原來沒有的銷售空白區也有經銷商通過農行扶貧商城向商戶訂貨,現場就預訂了155萬元的香菇、木耳。據了解,在2020年前九個月東山村的特色農產品銷量就達到418萬元。

一位電商行業人士告訴記者,電商的賣貨不是簡單的流量競爭。一個簡單的例子,傳統蘋果的優生核心區在以陝西、甘肅為中心的黃土高原上,但新疆蘋果卻在這些年異軍突起,特別是「阿克蘇糖心蘋果」聲名鵲起。其重要原因就是依賴了電商,這給了許多地區啟發。如何掌握互聯網時代的主動,如何組建專門的團隊進行生產、營銷,講好產品的故事,需要專業的人幫助。目前來看,很多金融機構在這個過程中已經深入到了產業鏈、教育培訓、造概念、銷售等多方面。這也會是未來電商扶貧紅利期內,一個顯而易見的趨勢。

(作者:侯瀟怡 編輯:李伊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