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箭塔村的自我升級: 從相對貧困到孵化多個創業項目,推動鄉村前行的力量在哪?

箭塔村的自我升級: 從相對貧困到孵化多個創業項目,推動鄉村前行的力量在哪?

原標題:箭塔村的自我升級: 從相對貧困到孵化多個創業項目,推動鄉村前行的力量在哪?

箭塔村並沒有箭塔。

這座位於四川省成都市與雅安市交界處的小村落里,只有半座矗立了一千多年的「蠻塔子」——這被文物專家考證為唐代的印度式佛塔,經年累月,風吹日晒,又經歷幾次地震,原本七層佛塔僅剩四層。

在千年的時光里,蠻塔子看著村裡面無數代人繁衍生息,日夜耕作。但近十余年來,離開箭塔村的年輕人越來越多,這個小村落也成為成都市為數不多的「相對貧困村」。而它的旁邊,是吸引了多位文化人常駐的明月村。

當箭塔村還在為發展方向犯愁時,明月村的窯火燒得正歡,迎來送往無數遊客在這個網紅村打卡。

原本在箭塔村作為扶貧幹部工作的伍茂源有些不服氣,箭塔村有趣的可太多啦!他把箭塔村故事講給許多人聽,講到最後,乾脆辭掉成都市政協的職務,選擇留在箭塔村去實現這個夢想,推動一個村子往前走。

年豬祭背後的村民協作

2016年,成都市推行第三輪第二批精準扶貧幫扶,彼時還是成都市政協公職人員的伍茂源被派駐箭塔村擔任第一書記。

儘管箭塔村沒有箭塔,但當地的歷史文化資源非常豐富,漢墓、南北朝邛瓷、唐佛塔、宋代鑄幣廠、明驛井、清代大型水利工程遺址,千年文明,一村盡收。

箭塔村淵源何來,歷史如何變遷,似乎沒有村民能說得清,這些散落在鄉間的歷史遺迹,與箭塔村一樣被埋沒在時代浪潮中。

禮失而求諸野,在扶貧的兩年時間里,伍茂源用腳步丈量了每一寸土地,他去考證每一處古迹,和村中老人交談。最後,他把自己看到的、聽到的都寫進去,寫成6萬字的「箭塔村志」,並結集出版。

「這讓很多村民第一次了解到,原來生於斯長於斯的箭塔村,有如此豐富的歷史。」伍茂源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

不過,這個「相對貧困村」該如何脫貧,脫貧后如何繼續發展經濟,仍是巨大的難題。

「鄉村振興所提到的五個振興中,外界多談及產業與文化振興,但在箭塔村五年的實踐中我認為『組織振興』才是關鍵。」伍茂源說。

中國有成千上萬個村莊,不是所有村莊的天然條件都能夠吸引大項目、大資金的青睞。因此,絕大部分村莊只有加大內部信息流動,累積村莊內部的社會資本、貨幣資本、智力資本,實現以鄉村內生動力為核心的振興戰略,才能推動產業與文化的振興。

但現實情況是,農村長期實行的家庭聯產承包制,使得農業的生產方式以家庭為單位,村民沒有群體性組織協作的經驗。

把村民們聯合起來,培育他們的組織性,是既能讓鄉村和工商文明接軌,又能保護和傳承鄉村社會結構的方式。但村民之間所建立的信任關係,並不能通過嚴肅的工作來完成,這需要一場不分尊卑老幼的活動。

箭塔村村民們沿襲至今的祭祀豬神菩薩的活動——「年豬祭」成為一個契機。

2016年底,伍茂源與當時的村書記高永強商議,把過去以家庭為單位的年豬祭活動擴大成全村合辦。這個提議出乎意料地獲得了全村的支持,在旁邊的明月村發展越來越好之時,這個正在為脫掉「相對貧困村」帽子而努力的村落,把「年豬祭」活動看作是「全村的希望」。

在大家的努力下,一個從來沒有舉辦過大型活動的村子,在2016年底的「年豬祭」活動中吸引了1000餘人參加。

「這給了本地村民很大的啟發,原來以為要依靠新村民去推動鄉村的發展,但結果依靠本村村民就做到了。」伍茂源說。

「年豬祭」在遊客們看來是一場民俗活動,但卻成為了當地村民的精神豐碑,至今已經成為箭塔村最重要的公共文化節日。這也喚醒了村民們的「公民意識」,以往慣於鬆散的村民們,展現了高度的組織紀律性,在每年活動舉辦前,村民們各司其職,合力推進。

第一屆「年豬祭」吸引了1000餘人參加,2017年達到2000人,2018年增加到3000人,2019年末的那場活動則達到5000人。

2017年初,伍茂源辭去工作,專註在箭塔村進行社區營造。他認為,在箭塔村的所有工作都需要導向一個結果,那就是在鄉村中建立更緊密的社會關聯度。無論是年豬祭還是修村志,都是為了增強村民的聯繫程度。資源要素的快速流動,推動了城市商業的興盛,鄉村亦是如此。

這一點亦符合成都市在城鄉社區治理上的總體要求。2017年9月,成都市出台「城鄉社區發展治理30條」意見,堅持「還權、賦能、歸位」的核心理念,推動城鄉社區治理機制改革。

伍茂源對此的解讀是,社區組織關係能夠更好地實現多元協商的民主基層自治,減輕基層黨組織的工作負擔。在鄉村振興的實際工作中,一個村幹部往往需要面對幾百個村民,村中瑣事頗多,若不能實現基層自治,則工作壓力巨大。

作家、漆藝家紛紛入駐

「幾年時間,箭塔村村民的顯著變化是,大家再也不是過去等靠要的狀態。」伍茂源說,「箭塔村在成都最偏遠之處,以前大家認為這個村要發展起來,必須依靠一家大公司,但現在發現靠自身的團結協作也會有機遇出現。」

伍茂源早已把自己看作箭塔村的一分子,「你到箭塔村,就是到我們家,我有責任和義務把最好的一面展示在客人面前。」

整個村莊的變化很顯著,2017年4月,箭塔村的第一家民宿開業,現在這個小村莊已有5家民宿。

2017年底,箭塔村成功地退出了相對貧困村。那年,村裡的人均收入增加到了1.7萬多元,2019年將超過2.5萬元。

不斷更新和發展的箭塔村,吸引著老村民的回歸、新村民的加入。

在箭塔村臨河的地方,住著被當地村民稱為盧老師的作家盧樹盈。見到盧樹盈時,她是典型的農家女打扮,剛從田裡耕作回來,褲腿上帶著泥土,熱情地為來客泡茶。

盧樹盈在箭塔村有一棟頗具日式風格的小樓,樓外有樹林,門口是河流。她白日耕作,夜晚書寫。箭塔村的風和月,都變成美好的文字。一波又一波的遊客因此被吸引到她的小樓里,來客時,盧樹盈便換下農衣,著裝整潔地向聽眾講述村中軼事與她寫下的戲劇、童話故事。

作為川西林盤之地,箭塔村仍保有野生漆樹林,這吸引了成都漆器製作技藝傳承人小魚來到村裡創辦漆悅軒漆藝館。

村中不閉戶,伍茂源認為這是最有鄉土情懷的地方。在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的那天,小魚去成都辦事,家中大門亦是大開,兩隻黑狗見客人來熱情搖尾巴,漆悅軒的院內處處有文藝風格。

「小魚來這裏並非求財,而是認為箭塔村適合她的藝術創作,因此才留了下來。」伍茂源說,「箭塔村如今形成了很好的創業氛圍,特別能吸引青年人才的到來。」

2020年國慶中秋的8天長假里,箭塔村連續舉行了8天活動,有漆悅軒的柴燒茶具掃金花紋製作,有起源於盛唐時期的蒲江幺妹燈藝術入門學習,甚至村中的老中醫家也舉行了養生月餅的體驗課。

如今,箭塔村有了10個正在孵化的創業項目,包括文創、民宿、餐廳等。

2020年9月7日晚上8點半,伍茂源組織了一場「箭塔村美學夜話」,對箭塔村非遺節的方案及箭塔村的發展方向進行了探討。他特意拍了一張照片發到朋友圈,上面寫著:「一個村總要往前走。」

(作者:李果 編輯:李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