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拼多多「渠道+技術」雙向扶貧:農貨走出去 收入留下來

拼多多「渠道+技術」雙向扶貧:農貨走出去 收入留下來

原標題:拼多多「渠道+技術」雙向扶貧:農貨走出去 收入留下來

可以說,「拼購+產地直發」的模式,重塑了洛川蘋果上行的鏈路。過去,產地5.5元一斤的果子,流通到終端起碼20元一斤。而在電商平台上,這個價格不超過10元。

「建議小夥子們以後聖誕節平安夜送洛川的蘋果,當場掰開,又脆又甜,誠意滿滿。」9月27日,陝西省果業中心主任魏延安在拼多多直播間,徒手掰開一個洛川紅富士蘋果,笑著向圍觀的「果粉」們推薦。

直播當天,陝西省延安市洛川縣縣長張繼東與魏延安先後化身洛川蘋果「代言人」,熱情洋溢地向消費者推薦蘋果、獼猴桃等地方特色水果,助力當地農產品上行。

截至當天22點,這場圍繞洛川蘋果的專場直播共吸引93.5萬人觀看,帶動拼多多平台陝西蘋果的整體銷售額,同比上漲超210%。通過直播,數萬消費者在線感受到了洛川蘋果的魅力,並對洛川有了新的認識。

不僅僅是洛川一地,藉助數字化的東風,全國各地的農產品銷售,都找到了新的藍海。三年扶貧路,無論是拼多多、京東還是淘寶,都逐漸打造了個性化的特色供應鏈、並在用戶群中建立了品牌心智。而合作的縣域,則成功實現了品牌孵化、通過電商標準化打開了更廣闊的的消費渠道、農民得到了實實在在的收益。

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中國農業大學國家鄉村振興研究院常務副院長李小雲對媒體表示,近十年來中國電商平台的發展,對於改善農產品流通發揮了巨大作用,而以拼多多為代表的新電商助農模式突破了傳統電商發展瓶頸,有力助推了農民增收和鄉村振興。

打通新商品流通渠道

如何把產品賣出去,是貧困地區脫貧致富的關鍵一環。在此之前,受限於物流條件和信息屏障,貧困地區的農產品既無品牌,也缺渠道,農民賣不動,消費者到手貴。

為此,拼多多從流通渠道著手,改變了過去的模式。

對於全中國人來說,2020年的春節都非同尋常。由於物流受阻,以及運力的不足,在一些農業大省,農產品的銷售也大大受限。可以說,城市與農村都同時面臨挑戰,一邊是城市買菜難,而另一邊則是農村的農產品面臨著爛在田裡的窘境。在這非常時期,電商平台利用線上強大的供應鏈,拓寬農產品銷售渠道。起到了實質性作用,真正做到了「不讓瓜果爛在地里」。

在村民們發愁的時候,雲南省紅河州建水縣面甸鎮的村民王耀忠決定藉助互聯網的力量,在拼多多上發起銷售。2月10日下午,在參加拼多多的 「戰疫開拼」活動后不久,王耀忠團隊的網店開始了「帶貨直播」。當天下午兩個小時的直播,近30萬網友邊看邊買,該鎮近一萬斤洋蔥找到了買主。

「洋蔥銷售不出去,我們辛苦也就算了,當地農戶一年的心血就全都白費了。」王耀忠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2月10日上午,他向拼多多反映了建水紫皮洋蔥滯銷的問題,平台馬上就採取了行動,當天上午就協調各種資源,並組織參加了平台「戰役開拼」活動。

不僅解決了洋蔥的銷路,王耀忠和他的團隊也獲得了不菲的收入。越來越多的商家正在加入拼多多。為了減輕平台商家的生存壓力,拼多多在疫情期間堅持承擔物流補貼成本,對維持運營和發貨服務的商家給予補貼,每筆訂單補貼獎勵金2-3元。

拼多多農業農村研究院常務副院長狄拉克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在解決農產品的銷售渠道障礙層面,主要做了三件事情:一是協同平台的新農人做商品清單,對農產區尤其是貧困地區的農產品庫存和質量狀況,進行一個梳理,將亟需打通銷路的農產品「往前推」;二是請求各地政府和相關部門進行協調,對此類農產品開闢綠色通道;三是統籌順豐、中國郵政等物流資源,確保新鮮的農產品能夠直達消費者手中。

可以看出,拼多多通過拼購、拼貨的模式,完全對接了瞬間出現的巨量農產品供給的銷售需求。瞬間形成的購買量,可以瞬間消化等待銷售的鮮活農產品,極大減少了延後銷售的損失以及冷鏈、儲藏等環節,極大地降低了農產品的銷售成本,使得消費者和農業從業者雙向受益,真正做到了農貨走出去,收入留下來。

直播帶動「貧困縣」脫帽

在農產品上行的過程中,除了渠道之外,流量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資源。拼多多公開財報顯示,在2018年,該公司工作重點放在了供應鏈等基礎設施上,陸續推出針對農產品上行的「農貨中央處理系統」和「山村直連小區」模式、工業品下行的「新品牌計劃」和3年招募50萬海外商家的「國際直通車」計劃,進一步觸達供應鏈上游,用更好的產品和更具優勢的價格觸達消費者。

2019年,這一策略仍在進行中,其目的仍然是讓「上行與下行」更好地落地。今年2月起,拼多多在全國率先開啟了「直播助農」市縣長直播,利用「電商直播+超短鏈」的新技術、新模式組合加速貧困地區農產品上行、流通效率與規模。

從2016年起,洛川縣開始為果農拓寬線上銷售渠道。如今,這個黃土高原上的縣城因蘋果產業而脫貧致富。據悉,洛川全縣95%以上的農民都從事蘋果生產,年產量可達90萬噸。魏延安戲謔地說:「有了拼多多,我們洛川的蘋果早上在樹上,中午在路上,晚上在餐桌上。」

可以說,「拼購+產地直發」的模式,重塑了洛川蘋果上行的鏈路。過去,產地5.5元一斤的果子,流通到終端起碼20元一斤。而在電商平台上,這個價格不超過10元。截至2020年,洛川果農的人均純收入連續九年突破萬元,洛川蘋果的出口量高達近千噸。

「現在我們家家戶戶都有小汽車,年收入20萬元以上的人佔全縣的10%,10萬元以上的人佔全縣的60%。」離開直播間之前,張繼東還向網友發出盛情邀請。在直播活動與平台資源傾斜的帶動下,多地農產品建立了品牌,打通了銷售渠道,銷量明顯上漲。

此外,在扶持新農人創業上,電商平台也不遺餘力。「少年的肩擔起清風明月,也擔得起煙火人間」,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在湖南脫貧攻堅進程中,有無數返鄉創業者、新農人和從未離開故土的青年,通過發展電商,帶動家鄉貧困農民脫貧。

今年上半年,在安化、新化、永順等地領導組成的「扶貧天團」的助力下,系列扶貧助農直播活動,共吸引超145萬拼多多網友圍觀下單,3個零基礎店鋪粉絲平均增長過萬,直播間銷售額環比上漲190%,安化黑茶、新化腐乳、湘西獼猴桃、永順莓茶等特色單品店鋪銷量增長近10倍。

佳湘源合作社負責人張勇2018年開店,就賣出了近500萬元的百合,店鋪躋身類目前列。2019年,佳湘源依舊保持迅猛的增速,拼多多平台銷售額接近1000萬元,實現接近100%的增長。火爆的銷售傳導到了上游的種植戶,增加了種植戶的收入,助力貧困種植戶們陸續脫貧。

佳湘源負責人張勇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公司此前與行政村簽訂的合作協議,覆蓋348戶建檔立卡戶,如今大多數已經脫貧。

百合的熱銷只是活動的一個縮影。事實上,從2016年開始,湖南省在全省51個貧困縣全面開展「電商扶貧」專項行動,加強與拼多多等電商平台的合作。三年間,湖南省實現農產品上行網路零售額近300億元,帶動農副產品銷售額超過15億元。

2020年以來,湖南農產品在拼多多平台的上行增速相比2019年同期上漲145%。由於疫情推動農產品電商化提速,在湖南湘陰、江永、新化等近20個縣市區主要領導的直播帶動下,湖南農村網店數量增速加快,尤其是貧困地區,涉農商家增速超過120%。

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平台國家級貧困縣商戶的訂單總額達372.6億元,同比增長130%。其中,註冊地址為「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的商家數量約15.72萬家,同比增長540%;年訂單總額達47.97億元,同比增長413%。

「助農直播不僅幫助我們打開了產品銷路,更重要的是在線上打響了湘西農產品的銷路,也啟發和刺激我們更多農民、返鄉大學生參与到農村電商中來。」一名參与助農直播的「新農人」商家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據悉,目前拼多多市縣長助農直播已超200場,近400名市、縣、區主要負責人進入助農直播間推介本地農(副)產品。

電商已成新農具

近年來,除了拼多多以外,傳統電商紛紛推出新的電商產品,先後推出一系列商品下行、農品上行的模式,例如阿里巴巴推出淘寶直播,蘇寧、京東等電商企業和平台入駐農村,此外還有「一縣一品」等電商村集群。

面對農產品品牌銷售和特色銷售的瓶頸,拼多多開始把重點放在提升農產品上行的效率方面,依託其社交電商的優勢,發展產地直發模式,實現消費者、農戶、平台三贏的格局,同時布局「多多農園」扶貧助農項目。雲集發起農村電商「百縣千品」項目,希望通過建立地理標誌性農產品品牌,打造高端農產品銷售機制。

2019年9月,拼多多扶貧興農項目「多多農園」落地陝西省平利縣,長期為當地培養專業電商運營人才。據介紹,尋夢農園絞股藍合作社負責人王秀梅,帶領幾十戶貧困戶開展絞股藍農品精加工,通過拼多多平台自主銷售,把精加工環節利潤最大程度留給農民,借力農村電商帶動消費扶貧。

事實上,這隻是拼多多新電商農商模式助力農民增收脫貧的一個「縮影」。行業從業者一致認為,授人魚不如授人以漁,電商已經成為農村從業者的「新農具」。

如何真正破解現階段以大宗農產品面對面交易為主的農產品流通模式,緩解現階段的農產品產銷壓力,提升我國農業今後應對新冠肺炎疫情類似風險的能力,需要更多的思考和進一步的探索,需要整個行業,以及包括政府、農戶、生產企業、經營企業、物流快遞企業、批發商、零售商等各方力量的共同努力。

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姚景源認為,如今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過程中,電商發揮了積極的作用,正在做出重要貢獻。這種貢獻不僅僅是保障物資、馳援武漢,保障民生、穩定物價,更是讓電商與物流結合形成現代化物流體系,從而對廣大農村經濟的模式創新帶來突破機會。

歸根結底,任何農產品銷售模式的創新,都離不開「新農人」。根據中國農業大學智慧電商研究院估算,未來五年農產品電商人才缺口將逐年上升至350萬。總結培育新農人的特徵,並挖掘現有成功實踐案例是增加新農人供給的有效途徑,因此,瞭望智庫將目光聚焦到拼多多。

9月21日,瞭望智庫發布《2020年新農人調研報告》,《報告》認為,新農人已經成為農產品上行的重要力量。同時,也給「新農人」賦予了明確含義,新農人即是指促進和帶動農產品上行發展的農業電商人才,主要具備四點技能:一是懂農產品種植技術;二是建立農產品品牌意識;三是擁有基本財務知識;四是懂營銷、物流和供應鏈常識。

該報告將拼多多的農產品上行戰略,概括為模式創新+人才培育兩大核心體系。模式方面,基於中國小農經濟分散化的特點,拼多多探索出了「農地雲拼」模式,並以「拼購+產地直發」為核心。消費端通過拼購將分散、臨時的需求,在時間和空間上形成歸集效應,為農民提供長期穩定的訂單。這也是拼多多能夠在競爭激烈的電商行業中,迅速脫穎而出的關鍵因素之一。

具體而言,拼多多在消費端通過拼購將分散、臨時的需求,在時間和空間上形成歸集效應,為農民提供長期穩定的訂單;生產端用產地直發取代層層分銷,將傳統農產品流通的6至8個環節,精簡為2至3個環節,形成全新的價值分配機制。這樣一來,消費者可以買得便宜,農戶可以獲得更多收入。

在拼多多深入的農村地區,很多事情正在發生變化,不只是農民的痛點得到解決,農產品加工商、農村物流服務、農貨代運營服務商和平台商家等,都從中獲得了收益。毋庸置疑,無論是農業還是工業的生產,都需要科技賦能。

(作者:陶力,孔澤思 編輯:徐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