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滔客 本以為這是一場各懷心思的交易,卻在這段婚姻裡,糾纏出不該有的深情

本以為這是一場各懷心思的交易,卻在這段婚姻裡,糾纏出不該有的深情

滔客 2020-10-14 17:00



第1章,我不後悔
男人低沉沙啞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怕嗎?”陌生的氣息縈繞在耳畔,令人瑟瑟發抖,卻不敢出聲。林辛言似乎感覺到男人頓了一下,而後再次響起他的聲音,“現在後悔還來的及。”她緊張的攥緊雙手,搖搖頭,“我不後悔——”
她正好年華,卻……
過了許久……
 “這是你的報酬。”離開酒店時,一個中年女人遞給她一個黑色的袋子,語氣威脅,“記住,管好你的嘴,今天的事誰也不能說!”
林辛言強忍鼻尖酸澀的點頭,幾乎沒有猶豫,立刻接了過來,拿著錢,她快速的奔出去,只想快點到醫院。
還沒亮起的天兒,使得走廊很安靜,手術室前的地上放著兩個擔架,因為沒有交錢,所以沒有被送進手術室。
林辛言看的心痛不已,哽咽道,“我有錢,我有錢,快救救我媽媽和弟弟……”她哽咽著將手裡的錢遞給醫生,醫生看了一眼,讓護士清點,然後才叫醫護人員把傷者送進手術室。
不見他們把自己的弟弟推進去,林辛言撲上來,抓住醫生祈求道,“還有我弟弟,您救救他……”
醫生歎了口氣,“不好意思,你弟弟已經沒救了……”
沒救了?!
好似驚天霹靂,當頭一棒狠狠的劈在林辛言的頭上,讓她眼前一陣泛黑……
痛,胸口像是被人用刀子在攪動,痛的抽搐痙攣攤坐在地上,八年前,她十歲,爸爸出軌拋棄了她媽媽,把身懷有孕的媽媽和她遣送到這人生地不熟的國外。
後來弟弟出生,三歲時發現患有自閉症,本來生活就拮据,弟弟這一病更是雪上加霜,她和媽媽到處給別人打零工,還算能過活,可是一場車禍,在沒有親人,沒有錢,沒有人情味的國外,讓她體會到什麼是走投無路。
被迫無奈,她賣了自己,也沒能救回弟弟。
有一種痛,沒有歇斯底里,只是讓人感覺到,不好受,呼吸是困難的,天是灰色的,但你必須接受,還得笑著接受,因為她還有媽媽。
媽媽需要她。
經過治療,媽媽身體好轉,但是知道弟弟的死,整個人都崩潰了。
是林辛言,抱著她,哭著說,“媽,你還有我,為了我好好活著。”
在醫院裡的這一個月,莊子衿時常坐在床邊發呆,林辛言知道,她是想弟弟了,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恐怕媽媽就隨弟弟去了,因為要照顧媽媽,她被學校開除,不過媽媽的傷勢已經好轉。
她提著吃的走進醫院,走到病房門口,她抬手剛想開門時,聽到裡面的聲音——
這聲音她熟,即使已經時隔八年,她依舊記得清楚他逼著媽媽和他離婚的樣子。
把他們送到這裡來以後,從未來看過她們一眼,今天卻忽然出現在這裡是什麼意思?
“子衿,當初你和宗家夫人情同姐妹,定了娃娃親,按道理來說你定的娃娃親應該由你的女兒來出嫁……”
“林國安你什麼意思?!”莊子衿身形消瘦不顧身上還有傷,掙扎著起來要打他,他還是人嗎?
把她和女兒安置在這人生地不熟的鬼地方,從未管過她們的死活,今天一來就是要她女兒嫁人?
“宗家大少爺,也是你好朋友的兒子,長的好,宗家的門第你是知道的,嫁過去只會享福……”說到後面他的聲音小了下去。
宗家大少爺是尊貴,長得一表人才,但是一個月前,他出國辦事被毒蛇咬了,麻痹了神經,不能行動,是個廢人。
嫁過去就是守活寡。
“我嫁。”
林辛言忽然推開門,站在門口,她的手緊緊的攥著手中的飯盒,“嫁人可以,但是我有個條件。”
林國安看向門口,看見這個八年未見的女兒,一時間恍惚了幾秒,把她送來時,她還是個十歲的孩子,現在已經長成大人了,她皮膚白皙,卻偏瘦的嚴重,一張小臉還不及有巴掌那麼大,乾巴巴的一點不水靈,像是沒發育好一樣。
那有家裡的小女兒惹人喜歡。
心中的不忍減了幾分,畢竟她長的不是那麼好看,就算嫁給一個廢人丈夫也不會太委屈。
這麼一想林國安也不覺的有什麼不好了,“什麼條件,你說。”
“我要和媽媽回國,把屬於媽媽的東西全部還給我們,我就答應你嫁過去,”林辛言反反復複攥緊手,慢慢才平靜下來。
雖然常年不在國內,但是小時候她就聽說過B市的宗家,家族龐大,坐擁千億財富,宗家的少爺自然是尊貴,這麼好的事情林辛言不覺得能落到自己頭上,那個宗家大少爺說不定長得奇醜,又或者是個身體有缺陷的。
但是就算是這樣,對她來說卻是一個能回國的好機會,利用好,還能奪回媽媽陪嫁過去的財產。
免費領新人書幣,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第2章,懷孕了



“言言……”莊子衿想要勸說她,婚姻大事不可玩笑。
她跟著自己已經吃了很多苦,不能讓她連婚姻也賠進去。
林國安一聽,心裡擔憂林辛言被莊子衿說服不願意嫁了,連忙說道,“行,只要你願意嫁過去,讓你回國。”
“媽媽的陪嫁呢?”林辛言看著這個她名義上的父親,聲音冰冷無比。
當初莊子衿嫁給他時候,確實有不少嫁妝,那是一筆不少的數目,現在讓林國安拿出來十分肉疼。
“爸,我那個妹妹應該長得很漂亮,她應該擁有更好的,若是嫁給個身體有缺陷的男人,一輩子就完了,更何況,你和我媽已經離婚了,你應該歸還她帶到林家的錢財。”
林國安目光閃躲心虛的不敢看她。
她常年在國外怎麼會知道那個宗家大少爺是個身體不行的主?
林國安哪裡知道,林辛言不過是猜測。
想到她要嫁的是個不正常的男人,林國安咬了咬牙,“等你嫁過去,就給你。”
他小女兒如花似玉,怎麼能嫁個不能人道的男人?
再尊貴,不能行夫妻之事,和廢人有什麼區別?
想到這裡林國安也不那麼難受了。
但是心裡對林辛言又討厭了幾分,一心就只想著從他手裡扒錢。
林國安冷冷的瞧她一眼,“你媽沒把你教養好,一點禮貌不懂!”
林辛言很想說,你這個父親就沒責任嗎?把她丟在這裡就沒管過。
但是她這個時候不能說,她的籌碼太弱,激怒了林國安對她沒好處。
“準備一下,明天回去。”林國安一甩衣袖離開病房。
第2章,懷孕了
“言言,婚姻是一輩子的大事,媽媽不允許你這麼做。”莊子衿多少知道林辛言這麼做的用意。
林辛言將飯盒放在床頭的櫃子上,邊端出來邊說,“我嫁的也不是外人,不是你朋友的兒子嘛。”
“她很早就去世了,對她兒子我一點也不瞭解,就算食言,我也要你嫁給你喜歡的人,而不是用婚姻去做籌碼,那樣,我寧願一輩子呆在這裡。”
喜歡的人?
就算以後遇到,她也沒了資格。
她低著頭,嫁給什麼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奪回被人搶走的一切。
莊子衿沒能說服林辛言改變心意,她們第二天便回了國。
林國安嫌棄她們母女,沒讓她們進林家的門,而是讓她們在外面租房子住,等到結婚那天,林辛言回去就行。
剛好林辛言也不想回去,回去,媽媽就要面對那個破壞她婚姻的小三兒,與其不自在不如呆在這裡。
清靜。
莊子衿還是擔憂,“言言,如果這是一門好婚姻,不會落在你頭上的,即使我和宗太太曾經有——交情。”
林辛言不想和媽媽談論這些,於是岔開話題,“媽,趕緊吃點東西。”
莊子衿歎氣,很明顯林辛言不願意談這件事,她跟著自己受苦,如今連婚姻都要犧牲。
林辛言手裡拿著筷子,卻沒有一點胃口,直犯噁心。
“你不舒服嗎?”莊子衿關心的問。
林辛言並不想讓她擔心,謊稱說坐飛機坐的沒胃口。
放下筷子便進了屋。
房門關上,她靠在了門板上,雖然她沒懷過孕,但是她見過莊子衿懷孕時的樣子,她就是噁心,吃不下飯。
而她此時就是這種症狀。
距離那晚,一個多月了,她的例假遲了十來天——
她不敢繼續往下想,那一夜已經很屈辱,不是為了媽媽和弟弟,她不會出賣自己。
她瑟瑟發抖……
“你懷孕了,六周。”
出了醫院,林辛言腦海裡還是醫生的那句你懷孕了。
林辛言瞞著莊子衿來醫院檢查後,結果就是這樣的,她心情很亂,不知道要怎麼辦,生下,還是打掉?
她的手不由的複上小腹,雖然意外,甚至侮辱,她竟生出幾分不舍。
有初為人母的那種喜悅,和期待。
她神情恍惚。
回到住處,林辛言把B超單裝起來,才推開門。
然而,林國安也在,她的臉色一下就沉了下來。
他來幹什麼?
林國安的臉色也不是很好,似乎因為來沒見到她,讓他久等了,冷冷的道,“去換一件衣服。”
林辛言皺眉,“為什麼?”
“既然要嫁進宗家,你和宗家那位大少爺總要見面的。”林國安上下打量她一眼,“你就要這麼寒酸去見他嗎?想丟我的臉?”
痛是什麼感覺?
她以為出賣自己,弟弟死,已經讓她痛到麻木。
可是聽到林國安這般無情的話,心還是會痛,並沒麻木。
他把自己和媽媽送到西方一個比較窮的國家,就沒在管過她。
她從哪裡來錢?
如果她有錢,弟弟怎麼會因為耽擱治療而死?
她垂在身側的雙手緊握成拳頭。
林國安好似也想到這一點,神色略微尷尬,“走吧,宗家人該到了,不好讓他們等著。”
“言言……”莊子衿擔心,還是想勸說住林辛言,她已經失去了兒子,現在就想照顧好女兒,錢財只已經不重要。
並不想女兒再踏入林家,亦或者是宗家。
豪門複雜,而且還不知道那位宗家大少爺是個什麼樣的男人。
她擔憂。
“媽。”林辛言給了她一個安慰的眼神,讓她安心。
“趕緊走。”林國安不耐催促著,怕林辛言變卦,還推了她一下。
林國安對她喜歡不起來,林辛言對這個父親也沒半點感情。
八年,所有的血脈親情都消磨盡了。
免費領新人書幣,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

更多精采文章請見滔客:http://talk.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