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馬寧疑似遭內部處罰 裁委會認定他對泰達有誤判

馬寧疑似遭內部處罰 裁委會認定他對泰達有誤判

  只要有足球比賽,裁判風波就會永遠存在。這一點,無論中國足壇還是國際足壇,都概莫能外。

  終於,隨著北京中赫國安俱樂部的徹底爆發,裁判問題再次成為中超聯賽的爆款話題。

  從大連賽區到蘇州賽區,幾乎所有俱樂部都對比賽中遇到的爭議判罰表示過不滿,更有5傢俱樂部提出申訴。

  那麼,到底是裁判問題確實大,還是俱樂部因為戰績不佳轉移視線?

  中國裁判業務水平到底怎麼樣,今年聯賽還是否會引進外籍裁判執法?俱樂部眼中的爭議判罰後到底有沒有幕後黑手?

  這些話題都成為了球迷、媒體、俱樂部關心的焦點。

  國安出離憤怒了

  9月15日晚,在中超聯賽第11輪比賽中,北京中赫國安對陣河北華夏幸福。

  國安在3-1領先的情況下,被對手追成3-3平,針對本場比賽中出現的爭議判罰,國安俱樂部連夜向中國足協提起了申訴。

  國安並不是第一個因為裁判問題發起申訴的,但卻是所有俱樂部中怒火最大的,甚至有些「豁出一身剮,也要把皇帝拉下馬」的無畏。

  首先是在比賽現場,一向溫和的領隊符賓連續向主裁判發出抗議,以至於被主裁判出示了黃牌。

  而在比賽結束后,國安球員、教練員與工作人員更是將裁判團團圍住。

  據了解,在國安比賽結束后,比賽執法的裁判組被帶回了休息室,門口始終有8名安保全程守候,因為裁判休息室的隔壁就是國安的休息室。

  直到隔壁的國安球員全部離開以後,足協才安排裁判組從屋裡走出來,並在安保的多層護送下,坐上返回酒店的車。

  比賽雖然結束了,但是風波卻還在持續,國安連夜進行了申訴。

  據新華社報道:國安申訴函中認為的「不公正判罰」包括第68分鐘時巴坎布進球被取消,裁判員認為國安越位在先。

  巴坎布進球被判無效

  還有就是比賽臨近結束前,國安門將出擊,與對方球員馬爾康為爭奪皮球產生身體接觸,當值主裁判和助理裁判第一時間並未對此接觸進行任何判罰。后經VAR提醒,主裁判在場邊觀看回放視頻后,判罰點球。

  此外,國安還認為,本方球員多次受到對方球員的惡意犯規,當值主裁判並未對犯規球員及時發出警告,這助長了對方球員的非體育道德行為。

  就此,國安認為中國足協及裁委會應該督促裁判員加強業務學習,精進業務能力,不要讓裁判成為比賽的主角,左右比賽的進程與發展。

  給國安的不滿加碼的,還有老闆的怒氣。

  許久沒有公開發聲的國安老闆周金輝,在俱樂部官方文章下發表了自己的留言:「公平公正是職業足球比賽的重要保證,裁判員的判罰如果沒有公正的尺度,傷害的不僅僅是球隊和球員,更會傷害到聯賽的基礎。

  今天這場比賽的結果已經無法改變,但是中赫國安俱樂部必須在第一時間進行投訴,比賽可以輸,但是絕不容忍黑暗的存在!」

  眾所周知,當年在瀋陽,就是前國安老闆李世林衝天一怒,給打電話的楊祖武提供了底氣,出現了罷賽事件。

  那次事件最終導致了G7會議和第一次成立足球聯盟雛形的探討,並給後來的足球打黑埋下了伏筆。

  儘管現在的中赫已非當年的國安,但是較為注重社會影響的京城俱樂部的發聲,還是引起了廣泛波瀾。

  問題是國安的憤怒,無論是賽后「圍攻」,還是老闆「衝冠」,都如同重拳擊在了棉花上。

  縱然你心中熊熊烈火,卻沒有能讓你點燃的乾柴。

  壓不住火的不止國安

  可以說,北京國安這次從上到下,憤怒的心情達到了極點。但事實上,國安並不是第一個向中國足協申訴裁判問題的。

  從中超聯賽開始后,大連人、上海申花、深圳佳兆業、天津泰達都曾經對裁判執法有著切膚之痛,媒體也都報道過這些俱樂部向中國足協申訴了裁判問題。

  最先提出申訴的是大連人。

  聯賽僅僅打了3輪之後,大連人俱樂部就通過官方微博表示:「2020中超聯賽第三輪大連人客場對陣江蘇蘇寧易購,在比賽第18分鐘和第81分鐘,發生了兩個性質相同的犯規,但裁判組給出了不同尺度的判罰,我俱樂部將對此公平、公正性向中國足協提出申訴。 

  18分鐘龍東被米蘭達壓倒 裁判沒有表示

  81分鐘王耀鵬壓倒桑蒂尼被出示黃牌+判罰點球

  第二個申訴的是中超老牌勁旅上海申花。

  聯賽第5輪結束后,申花針對與蘇寧的比賽、與大連人的比賽中裁判出現判罰尺度不一,向中國足協申訴。

  與蘇寧的比賽,申花認為比賽第41分鐘的時候本方球員彭欣力在禁區內被蘇寧瓦卡索撞倒,但主裁判沒有表示,而且VAR並沒有介入。

  第87分鐘,蘇寧球員李昂禁區內鏟球帶倒本方球員于漢超,裁判同樣沒有任何表示,VAR也沒有介入。

  此外,第4輪與大連人隊比賽最後時刻,申花球員錢傑給在一次防守中碰倒了大連人外援龍東,裁判給了一個點球。

  這個判罰引發了巨大爭議。申花方面認為,錢傑給的動作似乎還夠不上點球。正是這個點球,讓上海申花錯失了一場勝利。

  深圳佳兆業是第四支對裁判表達不滿的球隊。

  深圳佳兆業提出的申訴也是在中超第5輪的比賽中,比賽為深圳0-2不敵山東魯能。

  深圳方面認為多次禁區內爭議判罰對本隊不公。其中具體包括比賽最後時刻,深圳外援普雷西亞多一度在禁區內倒地,但裁判沒有表示;深圳外援比福馬也因不滿判罰而吃到黃牌。

  裁判風波不僅僅發生在大連賽區,蘇州賽區也難以置身事外。

  其中,天津泰達俱樂部兩次進行了申訴。

  一次是第7輪聯賽泰達1-2負于武漢卓爾,引發爭議的是武漢卓爾打進的那一粒反超進球。在泰達看來,那是一個莫須有的角球,實際是武漢卓爾外援納霍爾將球碰出了底線,但是主裁判石禎祿最終認定進球有效。

  第二次是聯賽第9輪,重慶當代2比1戰勝了天津泰達的比賽中,泰達隊在第85分鐘獲得點球,不過當泰達外援巴斯蒂安斯主罰時,重慶門將鄧小飛提前移動撲出了點球。

  泰達認為,當時重慶門將提前移動得非常明顯,但主裁判馬寧並沒有做出重罰點球的判罰。

  這四傢俱樂部與北京國安,都對比賽中出現的裁判問題表達了強烈的不滿,只不過相比之下,國安這次的發聲級別、影響、媒體的關注度都更高。

  問題是,按照規定,中國足協是不受理任何關於裁判問題的申訴的。即使有了錯判與漏判,裁委會也是在內部對裁判進行處罰,而不會公開處罰結果。

  因此,對於這些俱樂部提出的爭議判罰,到底哪些有問題,哪些是俱樂部的錯誤理解,裁委會內部是清楚的,但外界並不是這樣。

  裁委會內部的反思

  雖然中國足協並不接受俱樂部關於裁判的申訴,但考慮到今年中超聯賽一些比賽的裁判問題引發了輿論與球迷的高度重視,因此中國足協也通過不同方式對部分爭議判罰給出了回應。

  在北京國安提出申訴后的9月16日,中國足協裁判部副部長劉鐵軍接受了央視採訪,就國安申訴提出的進球是否越位,給予了解釋。

  劉鐵軍說:「當時var系統有點故障,實際上var在介入之後,在檢查是否越位的時候採用了2D3D線,只是有點機械原因沒有給播出來。實際上如果這個畫面大家看到之後,就馬上知道還是很準確的,也就是說這個越位判罰沒有問題。」

  助攻的王子銘接球瞬間越位線

  放大看一看

  此外,關於終場前判罰國安的那個點球,足協評議組經過討論后也認為:裁判組經VAR技術介入,認定郭全博在馬爾康頂球后出擊,撞擊了後者背部,構成犯規,這個判罰也是無誤的。

  這樣的官方表態,等於把國安的裁判風波,迅速畫上了句號。

  除此之外,另外一個引發巨大爭議的判罰,是傅明在聯賽第4輪與大連人的比賽中,吹罰申花隊的點球。

  對此,裁委會內部評議后認為,申花球員在防守中有明顯的衝撞動作,所以多數人支持傅明做出的判罰。評議組最終的評議結果,是認定這個球可以判罰點球。

  不過,也有媒體以及其他業內人士發出了不同聲音。

  比如國安與華夏比賽結束后,人民日報體育部官方微博發布了採訪幾位足球業內人士的文章,文章提到:國安門將郭全博與對方前鋒馬爾康的衝撞屬於合理範疇,在爭搶球時發生碰撞,這是一次合理的對抗。

  因此,人民日報體育部認為判定國安隊門將犯規值得商榷。

  其實,任何體育項目,都會因為規則的理解不同,出現不同的看法。

  如果官方能夠在第一時間給出解釋,至少能夠讓外界有更準確地判斷。還可以利用每一次關注度很高的爭議,普及足球知識,提高球迷們的觀賽水平。

  這次賽會制比賽,不光球員處於封閉狀態,裁判也可以集中封閉。相比以往出現問題,天南海北的調查,裁判們理應有更多的業務討論和學習時間。

  中國足協裁判辦副主任劉鐵軍就表示:過去評議組如果要進行裁判評議,都要等到每輪比賽結束后的一兩天才能有評議結果。

  這一次中超聯賽的裁判評議組人員全部下到了兩個賽區,每場比賽結束后可以立刻進行集體評議。現在最快只需要賽后兩個小時,就會給出裁判評議報告。

  當然,因為是難度比較大的判罰,所以肯定會存在不同看法。內部評議,也絕不是對裁判員在比賽中做出的全部判罰都給予支持。

  據了解,在大連賽區與蘇州賽區,都有裁判員遭到了內部處罰,有的內部停賽超過了4場。

  只不過,因為今年特殊的賽制,有的裁判在停賽后沒有離開賽區,等於停賽期滿后可以繼續吹罰比賽。

   在眾多判罰中,關於泰達俱樂部提出的,與重慶當代隊比賽中,對方守門員提前移動撲出泰達隊點球的問題,裁委會進行內部評議后,認為無論是主裁判馬寧還是VAR裁判,都沒有發現這個問題,當時這個點球應該重新主罰。

   由此可見,即使中國當下最負盛名的金哨馬寧,出現了判罰失誤,裁委會內部也沒有袒護。

   與泰達隊的比賽后,馬寧也連續兩場沒有出現在主裁判名單中,疑似受到了內部處罰。

  洋和尚也不一定會念經

  事實上,關於裁判員出現的這些爭議判罰,在世界上任何聯賽都會出現。有的確實是裁判員因為角度、視線或者業務水平等原因,出現了錯漏判,但並非都是外界猜測的,其中有「黑幕」與「官哨」。

  因為即使去年引進了外籍職業裁判執法,也同樣出現了爭議。

  最為典型的就是2019年廣州恆大主場與北京國安隊的比賽,國安隊球員于大寶在禁區內出現手臂接觸皮球的情況。但外籍裁判、歐洲金哨克拉騰伯格在中國視頻裁判介入后,雖然親自觀看了VAR,仍根據自己的理解沒有判罰點球。

  對於這次判罰,前中國足協裁判部部長劉虎認為于大寶這個防守動作就是手球,很遺憾裁判與視頻裁判對規則的理解並沒有統一。

  劉虎點評于大寶動作

  由此可見,出現爭議判罰的絕不僅僅是中國本土裁判,高薪請來的洋和尚同樣也會遭遇質疑。

  所以,中超的這次裁判風波,雙方都應該自省。

  中國足協遇到重大爭議判罰時,不應該只是把脖子埋在沙子中當鴕鳥。對於俱樂部進行的申訴不給予任何回應,這樣只能激發更大的矛盾。

  在足球比賽中,出現誤判是在所難免的,關鍵在於能否直面錯誤,這也許是中國足協未來需要不斷改進的。

  一味迴避不發聲,只會讓俱樂部更加不滿,導致雙方的情緒更大,引發更多猜測與聯想。

  當然,俱樂部也應該收斂一些自己的戾氣,從自身找原因。

  當年李章洙在的時候,最後10分鐘的精氣神到哪裡去了?自以為用傳控掌控比賽后,優雅地跳著華爾茲就能踢完比賽么?

  國安這麼多次領先,下半時卻被人家壓著打,最終被逼平,肯定不都是裁判問題導致的吧?

  自己憋屈丟的分,要遠遠多於爭議判罰吧?

  在足球打黑之後,中國足壇儘管水平並沒有實質性的提高,但是在裁判建設上,還是有很多肉眼可見的努力。

  包括在亞洲範圍內率先引進視頻判罰等舉措,就是為了力求更加公平。

  相信隨著比賽的進行,裁判爭議依舊不會停止,而這其實也是中超具有活力的表現之一。

  大家一起努力,把壞事變成好事吧。

  (佔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