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瘋狂斂財,湖南沅江市國土資源局長億元財產從何而來?

瘋狂斂財,湖南沅江市國土資源局長億元財產從何而來?

原標題:瘋狂斂財,湖南沅江市國土資源局長億元財產從何而來?

10.9億元的項目,三方勾結、未招先定、想方設法圍標串標……近日,湖南省益陽市紀委監委聯合公安部門,嚴肅查處沅江市旱改水項目招投標違法犯罪案。

隨著22名涉案人員被立案並採取強制措施、4名公職人員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10億元招投標項目的瓜分內幕逐漸暴露在人們眼前。 

三方勾結「私人訂製」

面積4萬余畝、應付社會投資方10.9億余元……在涉案人龔秋桂、熊劍波眼中,沅江市2016年旱改水項目就是一塊可肆意瓜分的「大蛋糕」。

2016年3月,時任沅江市國土資源局黨組書記、局長龔秋桂將副局長熊劍波叫到辦公室。「他跟我講,根據上級安排要實施旱地改水田項目,沅江市國土資源局作為業主方將準備遴選一個代理公司開展招投標工作。」熊劍波回憶說。

項目金額超過10億元,按要求,遴選代理公司必須通過公共資源交易中心,了解到龔秋桂尚無屬意的公司,熊劍波便向他推薦了沅江市某代理公司的李某。

但龔秋桂關心的不是這個公司是否具備相關資質,而是「這個公司可不可靠、聽不聽招呼」。

「您放心,他之前做過局裡項目,做事比較『穩當』,也懂『配合』。」在熊劍波極力推薦下,李某獲得了代理旱改水項目招投標的資格。

李某坦言:「按行規,只要業主方不給別的代理公司承諾,其他公司一般不會摻和進來。」但代理公司招標須至少兩家公司報名才行,他便花2000元找到一家同樣具備資質的代理公司,借用該公司資質報名,以圍標方式取得了代理資格。

代理公司定了,但如何確保業主方的招投標「意圖」全部實現,還有別的「門道」要走。

「這個項目從一開始就發生了串通投標行為。」辦案人員介紹,項目剛啟動,龔秋桂就根據企業老闆請託,內定了包括其堂舅子戴某明在內的4個老闆,計劃分4個標段。

做賊心虛的龔秋桂很快又改變了主意,將標段增加到了5個。「如果4個標段都有意向公司,很多想搞這個項目的本地老闆會告狀。多搞一個標段給他們去爭,能避免我們控制的嫌疑。」

為排除競爭者、提高內定公司中標幾率,招投標工作啟動后,龔秋桂等人違規設置條件,打造「私人訂製」版招投標資格。

「制定招標文件時,龔秋桂要求代理機構以其中一家內定公司在某地做旱改水項目的合同文本為參考,邀請內定公司老闆參加相關會議,反覆修改報名條件。」據辦案人員介紹,龔秋桂還刻意抬高招標門檻,要求投標人除繳納保證金外,還須繳納每個標段數百萬元的投標響應金,多的達420萬元。「這樣一來,就會有很多公司因短時間內籌集不了這麼多資金,而放棄參与投標。」

為了讓意向單位中標,龔秋桂等人還想了不少對策。「為了減少報名公司,我們設置只接受現場報名,同時安排沅江市國土資源局和招標代理機構工作人員在報名現場設置障礙,比如故意遲到、早退、經常離崗,或者故意透露『這次投標有幾家實力雄厚的大公司,其他人很難中標』的信息,為的是讓其他公司知難而退。」

龔秋桂等人機關算盡,可還是有一些內定以外的公司成功報了名。怎麼辦?

「直接表明已經組織幾家公司進行圍標,你是中不了標的,以付『茶水費』補償等方式,威逼利誘他們退出,是內定老闆慣用的手段。」辦案人員介紹,四標內定中標人益陽金沅農業公司與其他報名公司談判,付給其他報名公司數百萬元。整個旱改水項目中,內定老闆共勸退6家競爭對手。

通過多方串通運作,各標段內定老闆均組織了3家以上公司進行圍標。龔秋桂、熊劍波甚至直接出面給其他公司打招呼,幫助內定老闆進行圍標。

到了最後的實際競標階段,各標段只剩下了內定中標公司和陪標公司,參与圍標的幾家公司投標報價都由內定公司老闆定,進場交易、專家評標只是走過場,中標結果早已分曉。 

「億元局長」瘋狂斂財

因案發時家庭財產和支出近億元,龔秋桂被當地群眾稱為「億元局長」。億元財產從何而來?

經查,2004年至2019年,龔秋桂在擔任沅江市城建投公司總經理、住建局局長、國土資源局局長期間,通過違規插手工程項目、違規從事營利活動、民間借貸等方式大肆撈錢。

制定旱改水項目方案之初,龔秋桂就想安排自己的堂舅子戴某明中標,以便自己從中謀利。成功幫助戴某明實際控制的泰和農業公司中標后,在未出資和參与具體經營管理的情況下,龔秋桂以項目利潤分紅的名義,收受戴某明1500餘萬元。他還先後三次借給戴某明及其關聯公司660萬元,收取利息155.7萬元。

內定老闆段某組織湖南久裕公司、長沙世范農業公司等三家公司參与圍標時,內定第一中標人湖南久裕公司因錯填報價放棄中標,龔秋桂接受段某請託,不再重新招標,確定由第二名段某實際控制的長沙世范農業公司順延中標。

在得到龔秋桂幫助后,段某安排戴某明實際控制的中旺景觀公司總承包了二標施工,通過多付工程款的方式向龔秋桂行賄300萬元。

而熊劍波在幫助袁某、陳某清等人中標四標項目后,由其本人出資10萬元、侄子熊某出資30萬元,以熊某名義入股四標項目公司,獲得項目利潤分紅100萬元,其中涉嫌乾股受賄22.9萬元。

10億元的招投標項目看似一切順利地進行,背後實則是巨額利益的輸送。

龔秋桂、熊劍波與不法企業老闆精心謀划做局,全過程掌控招投標。「無利不起早,龔秋桂、熊劍波等人如此煞費苦心讓意向單位中標,實際上都打著自己的『小算盤』。」辦案人員分析。

「2015年後,幾次提拔受阻,心裏不是滋味。提拔無望,很快就要退居二線了,就更加變得瘋狂貪財了。」熊劍波在懺悔書中袒露心跡。

為逃避監管和查處,龔秋桂想盡辦法隱匿財產,將多套房屋和門面落戶自己父母及親戚名下,以他人名義持有4家非上市公司的股份。

被留置前,龔秋桂多次與人分析形勢、商量對策,要求隱瞞其在項目中入股分紅、獲取利潤情況,並轉移家裡的借據、賬本、收受的貴重物品等,將與有關公司經濟往來的銀行資料、賬目憑證等進行刪除和處理,銷毀轉移大量證據。

辦案人員說:「龔秋桂還多次組織模擬審訊實戰演練,統一口徑。有關人員向他表忠心,不論怎樣都不會說。」面對調查,二標老闆段某到案8個多月時間拒不開口,段某的弟弟段三某案發後潛逃,不使用手機、銀行卡、身份證,不與家人聯繫,妄想以此躲過抓捕。

「5個標段涉及23家企業,沅江旱改水項目串通投標案涉案金額巨大,案情複雜,鬥爭激烈。」益陽市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介紹,市紀委監委調動安化縣和沅江市紀委監委的辦案力量,與赫山公安分局組建聯合專案組,啟動互涉案件聯查聯辦機制。

「我們詢問訊問相關人員300餘人次,依法使用十多項調查措施,對22人立案並採取強制措施。」辦案人員介紹,專案組在益陽市紀委監委主導下實行統一調度指揮,加強各工作組之間的橫向溝通、信息共享、行動統籌,形成「大兵團」作戰,大大提高了辦案效率。

龔秋桂、戴某明等主要涉案對象想方設法逃避調查,給取證帶來了困難。為破解難題,專案組進行大數據分析,終於在一筆資金轉賬時發現疑點。

「我們最終找到違法資金去向,掌握了龔秋桂參与旱改水項目串通投標的重要證據。」辦案人員說,通過深入龔秋桂曾任職的沅江市城投公司、住建局和國土資源局,梳理其任職以來的所有項目資料,其違規問題逐漸浮出水面。

同時,專案組加大對龔秋桂的談話力度,擺事實、講紀法,讓其重溫入黨誓詞,龔秋桂的心理防線最終被撕開,承認了單筆受賄1583萬元的犯罪事實。 

查找病根對症下藥

旨在通過公開公平的市場競爭來提高投資效益的公開招投標,在沅江市2016年旱改水項目中形同虛設。對權力運行缺乏監督和制約、制度空轉是導致案件發生的重要原因。

「實際運行中,項目建設單位在招投標中處於絕對強勢地位,掌握充分信息,控制著招標的節奏。」益陽市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分析,一些潛規則大行其道,從表面上看似在公開招投標,暗地裡圍繞項目建設單位的意圖轉,招標代理機構作為中介不「中立」,甘願充當落實項目建設單位意圖的「白手套」。這為龔秋桂等人提供了權力尋租、以項目謀私的空間。

據益陽市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介紹,原沅江市國土資源局作為項目建設單位,掌握充分信息、控制著招投標的節奏,但其內部監督約束缺失,特別是龔秋桂作為黨組書記、局長,不僅沒有履行全面從嚴治黨第一責任人職責,還帶頭違紀違法,違規插手干預工程項目建設,在單位搞「一言堂」,上行下效,副局長熊劍波等人共同參与其中,帶壞了風氣,破壞了政治生態。

「沅江市委、市政府履行全面從嚴治黨政治責任不力,對沅江市國土資源局監督管理失之於寬鬆軟,對重大項目、重大招投標活動監督把關不到位。」益陽市紀委監委發出廉情通報提醒函督促整改。

從項目建設單位、招標代理機構到企業老闆,從內定中標人、違規設置招標條件到組織圍標串標等,這些違規違法行為之所以暢通無阻,與相關職能部門履職不到位、行政監管缺失密切相關。

根據招投標法,監管職責分散在發改和住建、交通、水利等多個部門,制度設計上存在同體監督的問題,部門之間溝通協作不夠,監督效果就會大打折扣。辦案人員介紹:「對招標代理機構監管缺少有效措施,特別是對如何防止代理機構在開標前就『跑風漏氣』,為不法企業『穿針引線』的辦法還不多。」

以案為戒、以案促改。今年8月,湖南省紀委監委公開通報沅江市2016年旱改水項目招投標違法犯罪典型案件。針對該案暴露出的工程建設項目招投標領域突出問題,益陽市紀委監委向沅江市委書記下發廉情通報提醒函,督促沅江市委深入查擺問題,認真研究整改措施,全面開展以案促改。目前,沅江市正在積極開展工程建設項目招投標突出問題專項整治,在重點整治住建、交通、水利行業領域的基礎上,新增國土工程項目作為整治重點。

(原題:《國土資源局長億元財產從何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