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扛起中國110米欄 30歲的謝文駿理解了師兄劉翔

扛起中國110米欄 30歲的謝文駿理解了師兄劉翔

  曾幾何時,110米欄的跑道上寫滿了中國田徑的榮耀、歡呼和遺憾,但在劉翔轉身離去后,這些複雜的情感都被塵封在記憶里,它逐漸淪為一個「被遺忘的項目」。

  直到而立之年的謝文駿出人意料的「重生」,再次將110米欄拉回到聚光燈之下——25個月前,雅加達亞運會跑出13秒34的個人最好成績,保住「亞洲欄王」頭銜;16個月前,鑽石聯賽上海站跑出13秒17,刷新個人最好成績;11個月前,跑出12秒29,創造個人世錦賽最好成績……

  所有的突破與成就,都是謝文駿在28歲-30歲之間一口氣衝出來的。

  謝文駿(右)本次距離個人最好成績,只差了0.07秒。

  9月16日,站在浙江紹興的上虞體育場里,謝文駿依舊延續著良好的競技狀態,以13秒24第一個衝過終點。在他身後,年輕小將們還沒有辦法跟上這位「老將」的步伐。

  「我還有很多很多不足的地方需要彌補,還要再加把勁。」接受澎湃新聞記者採訪時,謝文駿的隻言片語間透著一份老將的執著和堅守,也夾雜著一股「不服老」的熱血與衝勁。

  「如果要拿奧運前三,至少要穩定在13秒10以內……站上領獎台,是我從小的夢想。」

  謝文駿已經在「后劉翔時代」創造了歷史。

  「我其實是衝著最好成績去的」

  初秋的江南水鄉紹興,其實不算一個適合田徑運動員創造好成績的比賽環境。連日的秋雨時斷時續,讓上虞體育場的塑膠跑道顯得有些濕滑。

  就在謝文駿站上跑道之前,不少短跑運動員都多多少少抱怨了不理想的天氣和跑道對於比賽狀態的影響。加之疫情之下接近半年沒有正式比賽,這次全國田徑錦標賽的徑賽部分,鮮有接近「世界領先」成績的表現。

  不過,謝文駿並沒有在意那麼多。

  「太久沒有比賽了,有很多內容需要在比賽中檢驗,這也是一種鍛煉,田徑比賽還是一場和自己的戰鬥。」

  在以預賽總成績第一的身份進入決賽之後,謝文駿對澎湃新聞記者留下了這樣一番感慨,「主要還是要戰勝自己,刷新自己的成績。」

  在後半程放慢速度的情況下,謝文駿在預賽依舊跑出了13秒58的成績,這多少也說明了,過去的半年時間里,謝文駿的訓練足夠紮實。

  當晚的決賽是在7點35分,但謝文駿早早就坐著5點的班車來到了賽場。

  在重複訓練了幾次起跑之後,謝文駿一個人靜靜地坐在了跑道邊上,雙手環抱膝蓋,低頭閉眼,開始與自己交流……

這幾個賽季,熱身中這樣的「自我對話」已經成為一種習慣。

  謝文駿雅加達亞運會奪金。

  作為謝文駿這幾月的臨時指導教練,蘭迪·亨廷頓並沒有去打擾他,而是讓他用習慣的方式調動情緒。按這位功勛教練的話說,「當這樣的頂級運動員感覺對的時候,不用說太多,好的表現自然就會出現。」

  的確,就像亨廷頓所說,謝文駿給這場全國田徑錦標賽帶來了驚喜。

  13秒24,謝文駿在起跑和前程發揮並不理想的情況下,穩住了自己的節奏,並且在後程和衝刺展現出了強大的爆發力,第一個衝過終點。

  在「一個賽季只跑兩槍」的情況下,距離個人最好成績,只差了0.07秒。

  「我其實是衝著最好成績去的,但在這樣的天氣條件下,跑到13秒20區間也可以接受。」說這番話時,謝文駿的語氣平靜,都卻透著一份霸氣的自信。

謝文駿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他的身體並不是最好狀態,「上午比完預賽突然拉肚子,所以說有一點影響,但比賽總是會遇到很多突髮狀況,還是需要去調整,努力地調整……」

  謝文駿渴望在奧運賽場突破。

  減重6斤、優化起跑,他主動求變

  調整,是謝文駿這兩天在紹興上虞接受媒體採訪時,聊起最多的一個關鍵詞。

  過去幾個月封閉訓練的時期,從身體狀態到技術細節,謝文駿都確實都在向著「更完美」的方向努力。

  「這幾個月瘦了很多,差不多有6斤。」謝文駿把自己的身材調侃為「易胖體質」,每到冬天,他的體重總是會往上攀升,正因如此,為了保持更好的身體狀態和訓練水平,謝文駿開始跟著國家體育總覺的計劃減脂。

  「總局給我配了減脂餐,然後自己也控制了一下,現在算是在一個不錯的身體水平。」

  身材更輕盈,也讓他有更大的空間去優化技術水平。不過,由於疫情的影響,從美國回到國內之後,待在上海訓練的4個多月時間里,謝文駿只能通過郵件和視頻與外教安傑瑞斯溝通。

  「在這點上我很感謝田管中心的支持,因為他們知道我想去跟蘭迪教練訓練。」一個多月前,謝文駿主動求變,他口中的「蘭迪」就是蘇炳添如今的外教蘭迪·亨廷頓——曾經在短跑和跨跳項目上都對中國田徑幫助巨大的亨廷頓,在過去一個多月時間里開始對謝文駿的起跑進行進一步的調整和細化。

「其實現在主要還是跟著安傑瑞斯,但是亨廷頓教練給了我很多指導意見,讓我的起跑比以前更順暢了一些,不像以前那麼卡。」

  謝文駿和師兄劉翔。

  「為什麼在自己這個階段,還要去做這麼多改變和嘗試?」混合採訪區里的一位記者提出了這個問題,其實也是外界的好奇和擔憂——在30歲的這個職業階段,技術動作已經成型,年齡和傷病對身體的調整造成更大的負擔,嘗試「八改七」的起跑方式,近乎一場豪賭。

  差不多8年前,謝文駿傷愈復出后,就有人問過謝文駿是否會考慮「八改七」,彼時,謝文駿的回答很果決,「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不會太刻意去改變。因為七步上欄對自己肌肉、技術,都要求改變,要用另外一種技術動作來實現,是很難的。」

  起跑「八改七」到底有多難?劉翔曾經這樣描述,「這就好比,你一直用右手吃飯,突然叫你換左手,而且要你熟練地夾起花生米,太痛苦了……」

  作為劉翔的師弟,謝文駿自然明白其中的複雜和困難,但他還是決定改變,而且力求做到完美。這也是他主動跟隨蘭迪·亨廷頓的原因之一。

  「我覺得學無止境,每個教練都有自己的特點,我現在改變的動作還是只能做到八成左右,如何去達到完美的狀態,還要繼續努力調整。」

  「老大」的堅持:衝擊奧運前三,我還要更快

  即便是起步「不算完美」,但謝文駿已經通過改變和調整在成績上有了令人驚喜的突破。

  過去兩年幾度刷新自己的個人最好成績,並且創造了在各項賽事里的最好排名,足以說明問題。

  這一次在紹興的上虞體育場里,面對著年輕一代運動員的挑戰和追趕,謝文駿再次把差距拉開了。

  在他的身後,如今師從孫海平的曾建航是最接近謝文駿的選手,但他的成績只有13秒54,和謝文駿還相差了0.3秒。

  「其實跟老大一起跑還是挺享受的,有個競爭者,然後我才會有個目標去追趕,一起競爭,然後產生互補。」來自福建的曾建航只有22歲,算是年輕一代中國跨欄小將中的佼佼者。

除了曾建航,在這場決賽跑道上,還有三位選手是來自上海,他們都在上海訓練,也都把謝文駿稱為「老大」。

  謝文駿如今更加成熟。

  「年紀確實比較大了,自己也算是老運動員了,最明顯的就是恢復起來比較慢。」這兩年,謝文駿和蘇炳添一樣,時常將「老將」這個詞掛在嘴邊。對於他們來說,作為「老將」又是後輩們的「老大」,其實更多的是一份責任。

  「壓力還是有的,其實在亞洲壓力還挺大的,包括日本和中國台灣地區的一些選手都趕上來了,如果我們後面沒有年輕運動員頂上來的話,我就還要繼續加把勁。」

  說出這番感悟的謝文駿,或許多少體會到了當年師兄劉翔所承載的壓力和期望。

  十幾年前,當劉翔在各大賽場上斬獲冠軍時,謝文駿就跟在他的身後,那時的他不用成為輿論的焦點,只需要努力縮小和師兄的差距;如今,謝文駿成了國內跑道上總是第一個衝過終點的人,他要扛起中國110米欄的大旗,身後的年輕追趕者們成了他的另一份壓力。

  謝文駿在比賽中。

  但謝文駿如今適應了這種壓力。

  愈發完善的起跑技術、愈發穩定的欄間節奏、愈發成熟的比賽心態以及愈發接近世界頂級水平的成績,給了謝文駿更多信心。

  「我的目標還是穩定在13秒20,甚至是穩定在13秒10區間。」

  謝文駿很清楚,東京奧運會可能就是他的最後一屆奧運會了,如果要衝擊東京奧運的領獎台,如今的成績還不夠。

  「如果要拿奧運前三,甚至是奧運冠軍,成績必須穩定在13秒10以內。」對於30歲的謝文駿來說,這依舊是個挑戰,但從他的話里不難感受出,他已經具備了衝擊這個成績的能力。

  更重要的是,他一直有一份「最原始的堅持」——「奧運前三,站上領獎台,甚至是奧運冠軍。這是我從小的夢想,我會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