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北京互聯網法院:超八成肖像侵權源於微信公號 侵權更隱蔽

北京互聯網法院:超八成肖像侵權源於微信公號 侵權更隱蔽

  原標題:北京互聯網法院:超八成肖像侵權源於微信公號,侵權更隱蔽

  據統計,在涉網侵害肖像權案件中,約98.7%的肖像權利人屬於演藝領域,體育領域、文化領域亦有所分佈。絕大多數權利人具有一定的社會知名度,不具有社會知名度的普通權利人僅佔0.4%,「既有獲得過金棕櫚獎、金雞獎、百花獎等國內外各類影視獎項的演藝明星,也有知名主持人和家喻戶曉的奧運冠軍」。

  在侵權主體方面,直接侵權主體以企業、個體工商戶和自由職業者居多,亦不乏醫院、報社等事業單位。從被告所屬行業來看,美容、化妝品行業居首,佔比33.5%,其次為醫療和服裝服飾行業,各佔比6%,珠寶行業約佔比3%。

  從使用場景上看,84%的肖像被使用於微信公眾號中,主要以文章配圖的形式展現;15%的肖像被使用於淘寶、京東等電商平台的網路店鋪,以及企業官方網站或微博中,以商品或服務推介方式展現。

  通報提醒,隨著自媒體的蓬勃發展,網路用戶可以通過互聯網設備實時傳播本人肖像或者獲取他人肖像,即每一位網路用戶隨時都有可能成為侵權行為人,也有可能成為侵權受害者。

  「在司法實踐中,被告常以合理使用肖像不構成侵權為由進行抗辯。「通報認為,儘管合理使用規則在現行法律中並未進行規定,但是肖像權的行使應當與社會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利益相協調,因此應當對案件中被告有關合理使用的抗辯進行充分審查,判斷是否符合合理使用的條件和範圍。

  例如新聞機構製作、使用、公開他人肖像,應當以實施新聞報導為目的。通報舉例稱,被告某報社在發佈的文章中使用他人肖像作為配圖,但文章內容並不是新聞報導,缺乏使用他人肖像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其合理使用的抗辯不能成立。

  大量侵權行為更為隱蔽,新型侵權方式不斷出現

  相比於直接使用明星肖像用於營銷的傳統侵權方式,在網路環境中,越來越多侵害肖像權的行為以更為隱蔽的方式出現。通報顯示,其中,軟文廣告和在網路店鋪中售賣明星同款商品的情況尤為突出,約50.8%的侵權行為方式以軟廣的形式出現,其中微信公眾號中的軟廣宣傳佔比最多。

  與此同時,隨著圖像處理技術、人工智慧技術的不斷發展,侵害肖像權方式呈現出與新技術、新場景相結合的趨勢。例如在有些案件中,出現P圖、AI換臉等技術手段偽造他人肖像、對他人肖像進行惡搞的行為。有些案件中,在線下製作的侵權產品,通過直播帶貨的形式向觀眾展現。再例如某款手機應用軟體,用戶可以選擇動漫人物、明星肖像等構建虛擬人物關係,平台會通過演算法推薦最受歡迎的頭像。

  通報直言,這些情形的出現,說明互聯網產業融合不斷催生出新的商業模式,不斷擊破肖像權使用的傳統模型,侵權形態變得越來越複雜,對審理涉網侵害肖像權案件不斷提出新的挑戰。

  澎湃新聞注意到,在涉網侵害肖像權糾紛中,經常伴生涉嫌侵害其他人格權的現象。通報顯示,其中約21%的案件,權利人主張同時存在侵害名譽權的情形,該情形在自媒體文章中多發。此類案件中,權利人主張肖像使用人以虛假事實描述或者言語侮辱等行為,對其名譽進行侵害。另有約9%的案件,權利人主張同時存在侵害姓名權的情形,該情形頻發於涉及虛假代言、超期代言等案件中,侵權行為人經常以盜用、冒用姓名的方式,誤導消費者相信其經營的產品或服務與公眾人物存在代言關係,以不當方式提升品牌知名度。

  「社會公眾對於符合自身興趣愛好的劇照、海報、涉及明星肖像的文章,只能在必要範圍內欣賞研究。勿因一時衝動公開發佈含有他人肖像的文章、表情包、影片片段等,避免因侵害他人肖像權而承擔不利後果。」報告建議,各類網路平台應積極利用各種技術手段,逐步建立智能防控、識別、制止侵權行為的有效機制,預防和減少平台中侵權現象的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