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翼腳素麵朝天足以抵擋世界高手 勝桿不會是紅字嗎?

翼腳素麵朝天足以抵擋世界高手 勝桿不會是紅字嗎?

2020美國公開賽舉辦地翼腳高爾夫俱樂部2020美國公開賽舉辦地翼腳高爾夫俱樂部

  北京時間9月17日,等候前方的果嶺清空時,加西亞回顧了星期三他在翼腳打的五個洞,列舉了一系列很少從球包中抽出來的球杆。

  開局四桿洞6號鐵上果嶺。下一個洞則是5號鐵。他剛剛完成了第五洞。在那裡,他一號木猛轟,然後4號鐵上果嶺,打到了與旗杆平行的地點,在旗杆左方大約35英尺。

  他就是那樣上果嶺的。

  帕特里克-瑞德站在第一洞果嶺外一碼的深長草中,打了一個溫柔的高拋球,看到小球順著斜坡滾下去,然後滾上了另外一道斜坡,最終從果嶺前方滾了出去。

  歡迎來到翼腳,以及一屆毋庸贅言的美國公開賽。狹窄球道,濃密長草,強悍果嶺,這是多年以來定義美國錦標賽的公式,也是最近幾年美國高爾夫協會嘗試新場地(錢伯斯灣和艾林山)以及遇到溫柔天氣(圓石灘)時所欠缺的地方。

  也有那麼幾次,美國高爾夫協會努力影響比賽難度,比如辛納科克山(Shinnecock Hills)星期六的旗杆位置和果嶺速度。

  這些在翼腳看上去都沒有必要。已經有百年歷史的經典作品自1929年開始舉辦美國公開賽以來,五屆賽事只製造了兩個72洞紅字。

  「只有一些東西出現了嚴重的錯誤,才會陷入愚蠢高爾夫的境地,「麥克羅伊說。

  沒有人預測本周的冠軍會打破標準桿,甚至比賽從六月份向後推遲到了九月份。也沒有人預測美國高爾夫協會要對西球場動大手術。

  事實上,沒有人對考驗的總結,精闢過約翰-鮑登哈默(John Bodenhamer)。美國高爾夫協會錦標賽高級常務理事負責球場的設置。

  「我們會讓翼腳保持本色,」他說。

  他的評論來自於他對翼腳美國公開賽歷史的挖掘。一個記者希望知道1929年,美國高爾夫協會是否有過加難球場的想法。約翰-鮑登哈默引用了球場設計師提靈哈斯特(A.W. Tillinghast)的回答。

  「我們不會給翼腳小姐穿上不適合她的衣服。沒有花哨的裝扮,沒有特別的首飾……只是為這場派對洗乾淨臉,而她已經足夠靚。」

  最後的帶妝綵排是星期三。伍茲一早獨自踩著晨露出發,為這個之前6輪比賽打出高於標準桿18桿的場地做最後的準備。他在1997年美國PGA錦標賽中打了4輪,在2006年美國公開賽打了2輪。2006年也是他第一次以職業身份在大滿貫中遭遇淘汰。

  多年以來,對美國公開賽困難程度的衡量,一直是球員們抱怨的聲浪有多高。尼克勞斯總是說當他聽到那些對比賽條件碎碎念的球員時會將他們排除在外。然而以下就是翼腳能獲得的最高讚譽:它製造了最高桿數,但是抱怨卻最少。

  現在還沒有人記桿數。

  「聽著,球員還沒有手握鉛筆,因此我們還要等等看,」 美國高爾夫協會執行總監邁克-戴維斯(Mike Davis)說,「我想你回顧125年,艱難一周的歷史是悠久的。當你想一下歷史上最偉大的美國公開賽球員——波比-瓊斯、本-侯根、尼克勞斯、泰格-伍茲——你聽不到他們抱怨。他們接受挑戰。

  「美國公開賽的傳奇就是場地十分艱難,希望設置得很公平,但是很嚴酷。在翼腳,我們等待著了不起的一個星期。」

  今年的參賽人數只有144人,這是1932年143人以來的最小數字,主要是因為比賽搬到九月份,損失了將近3個小時的日光。與此同時,因為新冠疫情的關係,一個多世紀以上第一次沒有選拔賽。與重啟之後的所有比賽一樣,現場也不會有觀眾。

  翼腳的人數仍舊比別處多,主要是因為主辦方需要更多志願者幫助盯住打入長草的球。這也是美國公開賽不像別的比賽的地方。大量觀眾在一周結束的時候會將長草踩平,而現在長草的濃密程度很高。

  「如果你這次將球打到了繩圈之外,這一點就很重要了,」 約翰-鮑登哈默說。

  天氣預報是好的,也許是圓石灘,舊金山奧林匹克俱樂部之外最清涼的一屆美國公開賽。球員?高爾夫現在是人才濟濟,今年5位球員輪番登上世界第一位。這是1986年世界排名開始編纂以來一年之內人數最多的一次。達斯汀-約翰遜目前佔據著第一位,同時也是博彩公司的奪冠熱門。

  可明星一直是翼腳,無一例外。

  「我們見到過幾屆美國公開賽,也許失去了他們的控制,」2012年在奧林匹克俱樂部奪冠的韋伯-辛普森說,「當球場失去控制的時候,運氣因素出現了……我想過去有些球場布置,你可以爭辯說一個運氣很好的偉大球員最終取得了勝利。然而在翼腳你不會遇到這種情況。星期天無論是誰奪冠,那他都是本周最優秀的選手。」

  (小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