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2000億負債「天津國企」泰達控股亟待化債 百億債務即將到期

2000億負債「天津國企」泰達控股亟待化債 百億債務即將到期

  來源:小債看市

  原標題:又一家2000億負債「天津國企」亟待化債,百億債務即將到期

  天物、天房之後,天津又一家巨無霸型國企亟待化債。

  01、百億債務到期

  近期,天津市邀請轄內多家金融機構參與座談會,討論如何「支持」另一家負債2000億的大型核心國企――天津泰達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泰達控股」)。

  金融機構座談會邀請函

  據悉,此次會議的背景是泰達控股10月即將有百億債務到期,需要金融機構繼續穩住對泰達控股的資金支持。

  知情人士稱,債務化解方案的核心內容是並表津聯集團,並表後泰達控股的負債率可下降10%左右;此外泰達控股將向渤海國資出售泰達國際,作為對價津聯集團將混改天津醫藥集團的股權轉讓款支付給泰達控股 。

  天津醫藥集團於6月掛牌轉讓不超過65%股權,據估算這部分股權轉讓款在150億元-200億元左右,如果資金到賬將首先用於償還泰達控股10月的到期債務。

  《小債看市》統計,10月份泰達控股將有「20泰達投資SCP001」、「15泰達投資PPN005」、「20泰達投資SCP002」等債券陸續到期,需兌付本金合計70億元。

  目前,泰達控股存續境內債券共計17隻,存續規模315億元,償債高峰就在今年,除了上述即將到期的70億債券,將還有50億債券於年底前到期,短期集中兌付壓力較大。

  存續債券到期分佈

  除此之外,泰達控股還存續一隻美元債,當前餘額3億美元,票息4.45%,將於今年11月30日到期。

  另外《小債看市》注意到,泰達控股2021和2022年到期債務分別為328.36億元和170.43億元,兌付壓力將逐年減小。

  在信用評級方面,泰達控股的主體和相關債項信用等級均為AAA,評級展望為「穩定」。

  02、短期償債壓力大

  據官網介紹, 泰達控股成立於1984年,主要經營領域為金融、區域開發、生態環保和製造及新興產業,擁有天津市80%金融資產。

  泰達控股是天津市最大的國企,旗下主要有城投和金融兩大板塊,擁有泰達股份(000652.SZ)、津濱發展(000897.SZ)、濱海泰達物流(08348.HK)、濱海投資(02886.HK)等4家上市公司。

  泰達控股官網

  從股權結構上看,泰達控股的控股股東為天津市國資委,持股比例為93.34%,為公司實際控制人。

  股權結構圖

  自2018年11月起,由於天津鋼管不再納入合並範圍,泰達控股2019年營業總收入有所下滑,營收下滑29.2%,歸母凈利潤下滑25.05%。

  今年上半年,疊加疫情因素影響,泰達控股實現營收160.6億元,同比增長4.48%;實現歸母凈利潤9832.3萬元,同比大幅下滑71.73%。

  總得來看,泰達控股自身盈利水平較弱,利潤主要依賴於渤海銀行等股權投資的投資收益,以及政府補助資金和公共事業補貼。

  實現歸母凈利潤情況

  截至最新報告期,泰達控股總資產為2805.52億元,總負債2104.69億元,凈資產700.83億元,資產負債率為75.02%,高於行業平均水平。

  《小債看市》分析債務結構發現,泰達控股主要以流動負債為主,佔總負債比為69%,債務結構待優化。

  截至今年二季末,泰達控股流動負債有1442.31億元,主要為短期借款和其他應付款項,其一年內到期的短期負債合計676.32億元。

  而相較於龐大的短債,泰達控股流動性吃緊,其賬上貨幣資金只有179.66億元,現金短債比為0.27,短期面臨較大償債風險。

  不過,在備用資金方面,泰達控股財務彈性較好,截至今年6月末其銀行授信總額為2126.16億元,未使用授信額度為794.87億元。

  銀行授信情況

  從泰達控股母公司層面來看,其貨幣資金及未使用銀行授信不能完全覆蓋短期債務,資金缺口通過借新還舊及處置部分持有資產等方式償還。

  除此之外,泰達控股還有非流動負債662.38億元,主要為長期借款和應付債券,其整體有息負債規模有1234.6億元,帶息負債比為59%。

  千億有息負債壓頂,泰達控股財務費用支出較大,2019年利息支出60億,財務費用合計62.46億元,對利潤形成較大侵蝕。

  在對外融資方面,泰達控股融資渠道呈現多元化,除了發債和銀行借款,其還通過應收賬款、定增、股權質押以及信託等渠道融資。

  截至最新披露期,泰達控股已將2.4億股泰達股份股票質押,占其所持股票比例的49.32%,並將所持泰達航母旅遊集團的全部股票質押。

  股權質押情況

  由於將存貨和金融資產等質押用於借款,2019年泰達控股受限資產已達632.76億元,佔總資產的23%,其中存貨227.93億元,投資性房地產112.18億元,受限規模較大不利於資產流動。

  另外在對外擔保方面,截至今年6月末,泰達控股對外擔保餘額為114.09億元,占凈資產的16%,並且其對外擔保對象涉及公司較多,主要為天津鋼管、天津星城投資及濱海快速等國有企業,具有一定的或有負債風險。

  對外擔保情況(部分)

  總得來看,泰達控股自身盈利水平較弱,資金鏈緊張,短期償債壓力較大;另一方面股權質押比例較高,資產受限規模較大,資金和資產騰挪空間有限。

  03、區域債務風險

  天津作為中國四大直轄市之一,環渤海地區經濟中心,區位條件優越。

  2019年,天津市實現地區生產總值14104.28億元,同比增長4.8%,固定資產投資比上年增長13.9%。

  然而,近年來天津幾家千億級「巨無霸國企」接連陷入債務泥潭。

  2016年,由天津市四大國企組成的天津渤鋼宣布破產重整,近2000億元的債務讓金融機構損失慘重,渤鋼倒在了供給側改革紅利釋放的黎明之前。

  2018年5月,「天津最大房企」天房集團非標逾期,中信信託一則《中信·天房2號貸款集合資金信託計劃第二次臨時信息披露報告》將其債務危機公之於眾。

  2019年7月,「世界500強」天物集團旗下子公司利息違約;當年12月天物集團11億美元債券「大幅折讓置換」,標普將這次美元債券重組等同於違約。

  今年8月,天房集糰子公司天津房信2億債券回售違約,一個月後天房7億私募債也出現違約,從非標逾期到如今債券違約,天房集團的債務危機已經持續了兩年。

  從渤鋼到天房,再到天物,隨著天津幾大國企陷入債務危機,當地區域風險飆升,融資環境進一步惡化。

  究其原因,無非是在經濟下行壓力和金融去槓桿環境下,此前在「GDP大躍進」中憑藉國企信仰盲目舉債吹起來的泡沫被刺破,債務風險一一暴露,而債務已經堆砌到自身無法化解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