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從非典到新冠肺炎,她和死神搶命搶時間

從非典到新冠肺炎,她和死神搶命搶時間

工作中和休息之餘,王秋緊繃的神經沒有一刻放鬆,每一個環節都需要提前考慮,不斷提醒和強調。「這一次,我們醫療隊134人沒有一個感染,這是我們最大的欣慰,大家都健健康康地回來了。」王秋笑著說。

全文5176字,閱讀約需10.5分鐘 

王秋,北京大學人民醫院(以下簡稱「人民醫院」)急診科護士長。2003年,31歲的王秋奮戰在抗擊非典的急診一線。當年,人民醫院因非典疫情遭受「重創」,兩人殉職。17年後,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她沒有退縮,毅然報名成為首批支援武漢抗疫的國家醫療隊成員,與同行一起,搶救患者生命。

在急診的工作,每天經歷諸多生死,有因醫學發展水平受限而解決不了的遺憾,也有奮力一搏搶救成功的喜悅;有因患者不理解而帶來的委屈,也有發自患者真心的稱讚。歷經非典、新冠肺炎疫情,王秋始終堅守在急診一線,不曾退縮,不曾畏懼,在平凡的崗位,用自己的方式,守護著患者的生命,以追求極致的護理要求,為打造一支優秀的北京大學人民醫院護理團隊傾盡心力。

▲王秋說,護理工作需要全心全意為患者服務。

1993年,21歲的王秋在人民醫院實習結束後,選擇進入急診,這裏每天經歷著生死,充滿挑戰。10年後,她迎來一場挑戰。在這場挑戰中,有的同事病倒了,留下後遺症;有的同事則永遠地離開了大家。2003年,肆虐的非典讓人民醫院自建院以來首次停診封院,93名醫護人員感染。其中,王秋所在的急診科62人中就有25人感染,兩人殉職。

17年後,新冠肺炎疫情發生,王秋看到武漢同行如同當年自己一樣奮戰在抗疫一線時,她毅然報名加入國家醫療隊,奔赴武漢一線參與抗疫。雖說也曾情緒沮喪、低落,但一個個病人的出院,讓她看到了自己工作的意義所在。她說:「能夠與死神鬥爭,搶回病人的生命,是件很了不起的事。」

非典抗疫同事倒下了,我們仍要堅守

17年來,當丁秀蘭、王晶的名字再被提起,王秋記憶深處的那段不願回想經歷被挖出來時,眼淚止不住地滑落下來。

2003年,人民醫院還沒有發熱門診,作為一家有著85年歷史的綜合三甲醫院,人民醫院的門診量、住院病人、急診病人數量均在北京位列前三。當時,人民醫院沒有設置防治傳染病的感染科,這也是各大綜合醫院普遍存在的問題。由於急診病人越來越多,人民醫院在2002年建成急診留觀室,多的時候容納60多個病人。因內部無窗,只靠頂部換氣扇透氣,這樣的「天井病房」讓人民醫院在非典期間成為重災區,從院內確診第一例非典病人到全院封院,不到一個月時間。

「2003年,發熱病人較多,那時沒有發熱門診,所有病人都來急診。」王秋回憶,當時接診的第一位非典病人是一位老奶奶,因呼吸困難進入搶救室,住在2床。

作為一名非典死者的家屬,這位曾被其他醫院拒收的老人不得不隱瞞非典接觸史。那是王秋和護士王晶共同護理的病人,醫護人員們用的還是棉紗口罩,需要下班後自己清洗,老奶奶的化驗結果也不像現在能很快地出來。

急診留觀室的4名護士,在院內第一例非典病人確診後的第三天同時發燒倒下了。「那天,同夜班的王晶說感覺有點冷,我發現她發燒後,馬上給她鋪好床,讓她好好休息,幫她進行相關的治療。卻不承想,王晶病倒後,便再也沒有起來。」王秋說,還有一位同事,下夜班跟她一起吃早點時,提及自己有點不舒服,可能病了。王秋剝好雞蛋,讓她趕緊吃點,補充一下營養。第二天,這位同事也無法再繼續上班。

「身邊的同事一兩個病倒了,那種緊張的心情還比較容易緩解。當十幾個二十幾個都病了時,真的會恐懼、不安。既心疼病倒的人,也害怕下一個就是自己。然而,看著患者期待的眼神,我知道自己必須堅守在崗位上,為他們服務。」王秋坦言。

為王秋做出表率的是在那場抗疫中去世的急診科副主任丁秀蘭、護士王晶以及一個個堅守在崗位上的同事們。丁秀蘭是急診科的黨支部書記,經常與王秋做思想上的交流,兩個人感情特別深;王晶則是王秋的老師,言傳身教地帶著她成長。

丁秀蘭和王晶不幸離世,被非典病毒感染後康復的同事們身上留下「肺纖維化」、「股骨頭壞死」、「疼痛」等各種後遺症,這段往事在17年中被塵封,卻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的肆虐再次被揭開。那道留在心裏的傷疤依然會痛,以至於回憶起來禁不住淚流。這段經歷並未阻止王秋再上抗疫前線的腳步,她,又出發了。

新冠抗疫全身而退 不再留遺憾

2020年的春節,新冠肺炎疫情開始向全國蔓延。在春節聯歡晚會上,新增了《眾志成城 抗擊肺炎》詩朗誦。當主持人向奮鬥在一線的天使們致敬時,王秋心中的感觸油然而生:「他們也和我們當年一樣,人員疲憊、資源匱乏,但依然在堅守。」

1月25日,大年初一,王秋正在值班,在聽說醫院要派出一支隊伍支援武漢時,她報名了。「我經歷過非典,有經驗,能保護好自己,也能為護理好患者出一份力。當年,我們舉全院之力抗擊非典,這次是舉全國之力抗擊新冠疫情。」王秋說,報名時,她沒有告訴摔傷後卧床的母親,也沒有告訴兒子,只給丈夫打了個電話,說「我要去武漢了。」17年前,夫妻倆共同奮鬥在抗擊非典一線,在各自的崗位守護一方;17年後,他們又要因為新的疫情而堅守。電話裡,王秋聽到了意料中的支持。次日一早,王秋到醫院集結,人民醫院組建的援鄂醫療隊作為第一批派出的6支國家醫療隊之一,緊急奔赴武漢。

抵達武漢時正是深夜,窗外飄著零星的雪花。乘坐大巴去駐地的路上,只有一輛輛警車在飛馳。這座曾經繁華熱鬧的大城市,如今的蕭條讓人霎時生出一種凄涼感。剛上車時還有人在說話,後來都沉默了,有隊員在窗戶上默默寫下「武漢加油,人民必勝!」

也是這一天,王秋22歲的兒子才知道,媽媽說的參加抗疫去的是武漢,而不是在北京。電話接通後,王秋搶在兒子之前先說:「媽媽沒事,照顧好奶奶,這個任務落在你身上了,你也要少出門,保護好自己。」

▲王秋在武漢抗疫一線。

作為首個進入病房的醫療隊,1月28日,人民醫院援鄂醫療隊第一班的12名醫護人員開始了緊張的救治工作。第一天,病房就收治20多名患者,幾乎要收滿了。王秋為每一位隊員檢查了防護穿戴情況,作為有過抗擊非典疫情經驗的資深護士長,她更懂得醫護人員防護的重要性。

在第一批12名隊員轉身進門的瞬間,背後傳來的是一聲聲「加油」。口罩、護目鏡、多層手套、防護服……層層防護給護理工作帶來了很大的不便,護目鏡上的霧氣模糊了視線,有人手指甚至被手套勒得不供血,有人因為憋氣難受而噁心頭痛不舒服。作為護士長,王秋在護理中不斷總結經驗,指導大家做好防護用品的準備和處理工作,避免因防護裝備問題導致醫護人員身體不適而無法工作。

作為組長,王秋還要考慮,如何更好地帶好團隊,在防控知識、管理、病人照護方面讓大家不斷提高。工作中和休息之餘,王秋緊繃的神經沒有一刻放鬆,每一個環節都需要提前考慮,不斷提醒和強調。「這一次,我們醫療隊134人沒有一個感染,這是我們最大的欣慰,大家都健健康康地回來了。」王秋笑著說。

「看著他們回家團圓,感覺真好」

其實,在中法院區接收病人的最初幾天,王秋的情緒比較低落。感染的人太多,很多病人都在焦急地排隊等待入院,有的病症已經非常重,入院後幾天一直不見好轉,王秋心裏很著急,感覺團隊的努力並沒有達到想要的結果。

有的患者病重,情緒很急躁,呼吸困難離開氧氣無法如廁,卻拒絕導尿,加之方言難以辨識,在層層防護之下變得更加不清楚,「溝通真的太難了!」王秋說,「一定要想辦法不增加他們的痛苦。」

王秋始終堅信,只有把護理做到前面,才不會讓問題發生。武漢同濟醫院中法院區有位離不開無創呼吸機的新冠肺炎患者,在護理他的一天早上,王秋鼓勵他:「吃點飯,才能有力氣增加戰鬥力。」她不厭其煩地協助患者摘下面罩吃一小口,戴面罩呼吸,再吃一小口,再戴面罩呼吸,就這樣慢慢地協助他吃飯,並囑咐「有問題你就伸手示意」。當看到患者把手伸起來時,她本以為是有什麼事需要幫助,卻看到那豎起的大拇指,聽到了面罩下艱難吐出的兩個字「點讚」。「呼吸這麼困難的人,還要給我點讚,這是對我工作的一種肯定。」這個「點讚」,給了王秋莫大的動力去更好地護理患者。

2月2日,中法院區迎來了首例患者出院。王秋依然記得,她同樣是一名護士,來的時候病情很重。那一天,這位護士拉著王秋的手求合影,王秋打心底里感到高興,她說,看到這名護士的康復,開始看到了希望。

還有那位總是把「感謝」掛在嘴邊的老爺爺,每次只要他們進屋,老人就會說「感謝」,在他出院時,還特地為醫護團隊寫了封感謝信,並邀請他們一定要來武漢玩。每送走一位病人,王秋他們都會在第一道電梯口為他們消毒,並幫他們按開電梯門,在門關上之前,揮手道別,祝福他們好好休息。「我最開心的就是送病人出院,雖然送走一個還會再來一個,但看著他們出院回家團圓的感覺真好,我們的辛苦沒有白費。」說這話時,王秋的眼睛笑成了彎月。從1月28日中法院區新冠病房正式接收病人,到4月6日人民醫院援鄂醫療隊返京,他們一共護理了100多位患者。在他們離開前,有的方艙醫院已經關閉,這說明感染的患者越來越少,這讓王秋打心眼裡高興,「就跟打了勝仗似的。」

用專業「武裝」自己,將護理做到極致

「在我眼裡,王秋是一個特別勇敢無畏的人,17年前,醫院封院後,居家隔離的她被派去地壇醫院支援,表現可圈可點。」在人民醫院急診科護士長孫紅的眼中,王秋畢業來到人民醫院至今,一直是個特別積極陽光向上的孩子,對於責任和擔當,有清楚的認識。17年前在地壇醫院支援時,除了上班時護理病人,她還會利用休息時間去護理丁秀蘭、王晶等同事,把他們家人帶來的問候送到病床前。「她在專業上很強,無論是照顧上呼吸機的患者,還是其他類型患者,都沒有問題,膽大心細,在救治患者過程中,經常能注意到別人忽略的細節問題。」孫紅說,人之所以恐懼,是因為對事情不了解,心裏沒底才恐懼。而王秋之所以勇敢,是源於她在專業方面的底蘊。

隨著護理技術的發展,不斷有新技術進入臨床,這就要求護士不斷學習、摸索。在新的知識、技能及醫療儀器應用於臨床前,王秋會主動學習,自己先弄明白後,制定流程,再為科室培訓,指導其他護士。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總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一些搶救技術、CPR、除顫儀的操作等,我已經練習了無數遍,在腦中形成了記憶,條件反射性地就能知道該怎麼做。」在去武漢時,她就堅信,從非典中走過來的自己,一定能帶領大家把防護做到位,護理好患者,保護好自己,而她,的確也做到了。

王秋不僅在崗位上把護理工作做到極致,也以教師的身份,將這種工作態度傳播給了更多的護理人員。作為北京市急診專科護士基地首批培訓教師,她經常到各家醫院、社區進行培訓,把工作崗位上積累的經驗分享給年輕的護士們。她還參與編撰了全國高等教育自學考試指定教材《急救護理學(2017年版)》、人民衛生出版社《基礎護理技術規範》及《急危重症護理技術規範》等。

平時在急診奔忙的王秋,閑下來時喜歡安靜地看看書,不斷提升自己。她也會抽時間鍛煉身體,因為急診高強度的工作讓她意識到,必須增強體質才能勝任這份工作。

在北大人民醫院門診樓右側,立著一座丁秀蘭的雕像,上刻四個字:「精神永存」。這種精神,也一直激勵著王秋不斷前行,她說,要把畢生所學傳授給急診科的護士們,希望大家堅守在這個繁忙的護理崗位,繼續與死神搶奪一條條鮮活的生命,為自己的這份職業而自豪。

【匠人心語】

新京報:你覺得在完成自己的成就中,如何呈現匠心精神?

王秋:護理工作需要全心全意為患者服務,對待患者,尤其是遇到搶救患者時,必須爭分奪秒。同時,還需要不斷學習、摸索,讓護理知識和技能熟記於心,這樣才能與死神搶時間。

新京報:在你的生活和工作中,哪些東西是你一直堅守的?

王秋:我這人比較愛管閑事,總希望能幫助別人,也正因為這種性子,才願意待在急診,這是我內心堅守的「善良」。在工作中,我會讓自己在專業範圍內做到「博學」,要求自己學而精,才能指導好其他人。

新京報:什麼時候是你認為最艱難的時候?能夠堅持下去的原因是什麼?

王秋:最艱難的是「非典」的時候,身邊的戰友一個個倒下,恐懼、心疼、遺憾,各種情緒交織。如今,不論生活還是工作,我都不要有遺憾,這種信念支撐著我的一次次堅守。

新京報:你希望未來還取得怎樣的成就,對於未來有怎樣的期待?

王秋:其實我沒有特別大的抱負,就是想盡我所能,帶出一個積極向上、和諧的團隊,身體上健健康康,工作中不讓他們受委屈,讓他們能夠願意堅守在護理崗位上,我會把畢生所學傳授給他們。

新京報:你感覺你獲得的最大的快樂是什麼?

王秋:這次去武漢抗疫,我收穫了很多的戰友情,不光是我們的團隊,還有武漢同濟醫院的同行們,大家互相幫助,互相關心。我也和患者建立了很深的感情,他們的肯定,讓我知道自己的辛苦沒有白費。

新京報記者 王卡拉 攝影 吳江 編輯 岳清秀 徐晶晶 校對 翟永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