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提前「剎車」 不符監管規範的高息銀行理財產品正被清退

提前「剎車」 不符監管規範的高息銀行理財產品正被清退

  原標題:提前「剎車」!高息銀行理財產品正被清退

  來源:中國銀行保險報 

  不符合監管規範的高息銀行理財產品、存款產品正在被逐步清退。

  近期,有投資者收到部分銀行理財產品提前終止的通知:工商銀行「『安享長盈』工銀財富客戶專屬理財產品1829天」,原到期時間為2023年3月8日,但工商銀行發佈了提前終止公告,產品到期日提前到2020年7月29日。

  除了銀行理財產品提前「剎車」,部分農商行、民營銀行也終止了利率較高的計息類存款產品業務。北京農商行官網顯示,終止這類產品的原因是為了符合《中國人民銀行關於加強存款利率管理的通知》提出的整改要求。該存款產品將於2020年9月21日起終止,次日將根據實際已存期限統一結轉利息至簽約的結算賬戶。

  目前,銀行理財業務、存款業務正按照規範的方向有序調整。一位資管業業內人士告訴《中國銀行保險報》:「銀行理財產品被強制清退說明資管新規過渡期的短暫曖昧並未削弱監管整治表外業務的決心,也不會因為百姓『薅羊毛』式的要求剛兌就對影子銀行網開一面。」 

  監管硬指標驅動產品轉型

  截至今年6月末,銀行理財產品餘額22.1萬億元,近三年來基本保持穩定。符合新規方向的凈值型理財產品規模較資管新規發佈時提高225%。

  形勢向好背後,是不斷逼近的監管紅線。對此,華泰證券首席研究員張繼強表示,對於金融機構而言,壓降不合規理財產品的方式主要有兩種,要麼從資產端出發對不符合監管要求的存量資產進行處置,包括非標轉標、表外資產回表等,要麼從負債端出發直接壓縮理財產品,包括提前終止產品或使其自然到期。

  「相較於提前終止產品,投資者對於存量資產處置的接受度更高。但是從銀行角度,存量資產處置有難度,尤其是長期限非標及非上市股權。」張繼強說。

  監管因素之外,近期理財產品成本收益倒掛現象也是銀行決心提前終止存量產品的重要原因。張繼強表示,對於凈值型產品而言,投資標的市值的下降直接體現為投資者收益的下降,在近期債市調整過程中,部分風險等級較低的凈值型理財產品甚至出現了虧損。但是對於部分設定了預期收益率的非凈值型存量理財產品而言,在銀行的隱性擔保和剛性兌付承諾下,理財產品的預期收益率實際上可以看作銀行的負債成本,若投資收益不達預期,則銀行需要彌補這部分差額。

  今年上半年,銀行資產端的貸款利率快速下降,導致凈息差承壓;上市銀行中,半數以上凈息差同比收窄。降低負債成本,確實是題中之義。

  9月1日,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下稱「利率自律機制」)發佈的《金融機構合格審慎評估實施辦法(2020年修訂版)》顯示,「定價行為」指標今年的考核權重由2019年的30分大幅提升至45分,且項下新增了不規範的存款創新產品壓降情況考核指標;結構性存款保底收益率上限不得高於普通存款自律管理上限,即國有大行和其他銀行分別不高於存款基準利率的1.4和1.5倍;新開辦違反自律約定及相關要求的存款創新產品的扣100分。

  內外「夾擊」之下,高息銀行理財產品、存款產品退出或將成為常態。

  如何面對投資者?

  對於大部分投資者而言,下半年的「資產荒」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尤其對於習慣了銀行理財「穩穩的幸福」的投資者而言,無論是理財產品打破剛兌,還是創新存款產品高息不再,都令人扼腕。

  融360大數據研究院分析師殷燕敏認為,從銀行理財產品說明書中的條款規定來看,絕大多數銀行理財產品都規定銀行有權提前終止,而投資者是沒有許可權提前終止的。因此,從合約約定來看,銀行的做法是合法合規。但對於投資者而言,在收益上有一定損失。

  不過顯然,僅僅憑藉一紙說明書並無法告慰投資者。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黃大智認為,銀行應當給予投資者多樣化的選擇,可以提供一些收益率均等、風險水平不變的理財產品供投資者轉移,同時在轉換過程中一定要和用戶協商,做一些個性化的方案,彌補投資者利益損失。

  「隨著長期利率的下行,投資理念回歸正統,養成基本的儲蓄保值習慣才是普通消費者健康的投資理念。」上述資管業內人士表示,「按照標普四象限原則,可以考慮配置保險年金等穩健保本投資打底,鎖定長期利率,輔以配置少量股票及股票基金拉高投資收益。」

  對於追求穩健收益的投資者而言,留在銀行、靜觀其變,還是轉向其他理財產品?

  理財藍海,正在生變。

  實習記者 許予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