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心平氣和急中生智」發展新產業,兩個成語背後是合肥的進擊

「心平氣和急中生智」發展新產業,兩個成語背後是合肥的進擊

原標題:「心平氣和急中生智」發展新產業,兩個成語背後是合肥的進擊

十幾年前,安徽省會城市合肥還是一個不起眼的二線農業城市,最為外人所知的名片可能只是 「中科大」的所在地,但現在,因為一連踩准了幾個新興產業賽道,合肥被當成是政府主導產業發展經濟的典型,外界冠之以「最牛風投機構」。

合肥是如何做到的?其背後是否有可供地方政府借鑒的產業發展經驗?用好「這只有形的手」同時,政府應當如何平衡好與市場的界限?

在9月16日舉辦的長江三角洲城市經濟協調會第二十次全體會議上,合肥市委副書記、市長凌雲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表示,合肥如今的戰略性新興產業格局,不能簡單的認為是「無中生有」,更多是產業發展一步步驅動演變,並與當地科創優勢良性互動的結果。

而政府積極推動產業發展,主要發力點還是在產業培育初期,通過國有資本吸引和撬動社會資本,最終資源配置中起到決定性作用的仍是市場,「政府一是要把握好國家戰略方向和發展趨勢前沿,二是把握產業發展規律和邏輯,剩下的交給市場」。

過去十多年,合肥是經濟增速最快的地級以上城市之一。

「上個世紀100個城市中合肥是第97位,到2005年追到第62位,2019年追到了21位,省會城市中進入前十。」凌雲表示,作為後發城市,合肥這十幾年實現了從「追趕到並跑再到領跑」的轉變。

當前合肥的產業布局,她用了兩個成語來概括,「芯屏器和(音同心平氣和)、「集終生智」(音同急中生智)。」

「芯「即晶元為主的半導體產業,「屏」即液晶顯示屏的面板產業,「器」指機器人為代表的先進位造業,「合」意指產業在合肥能夠生根、發芽、壯大,與城市一起和諧共長。

「集終聲智」,「集」指集成電路、「終」指智能家居、汽車等消費終端產品,「生」即生物醫藥,「智」指和與工信部共建的「中國聲谷」以及以科大訊飛、華米科技等為代表的智能語音及人工智慧產業。

「急中生智(音)代表了我們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的一個理念,把握不變的規律和變的節奏,搶佔先機、贏得未來。」凌雲認為,創新已經在重新塑造合肥的城市形象。

2020年合肥戰略性新興產業對工業貢獻超50%,對規上工業增加值超過80%。

從產業上看,這些增量幾乎都精準的抓到了當下城市競爭的熱點領域。

外界津津樂道的故事是,合肥通過一連串龍頭項目的引進,完成了從「家電到顯示面板到晶元再到電動汽車」領域的進擊。有幾個關鍵發展節點,如2007年,投資京東方,進入面板產業,2011年投資長鑫/兆易創新,進入晶元產業,2019年投資蔚來,吸引大眾汽車新能源板塊落地。

但與外界印象或有不同,合肥市長凌雲表示,這些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推進其實是問題導向、水到渠成。「產業發展的過程中,我們不斷發現問題、尋求解決,由此進行產業鏈的強化、補充、鞏固和延伸。」

上個世紀八九十 年代,地處江淮之間、環抱巢湖的合肥市,在輕工業的基礎上,發展出了白色家電產業,成為僅次於東莞佛山青島的家電城市。

後來,「因為白色家電需要顯示屏,當時都是進口,所以我們認準了能夠實現技術自主替代的京東方;進入到移動通訊時代,手機電腦等等帶來的屏幕市場廣闊,我們開始布局相關產業 ,解決了面子問題之後,又發現裏面的驅動晶元也要進口,於是布局驅動晶元,又發現計算機還需要動態存儲 ,於是布局集成電路。」凌雲如此解釋產業蝶變的邏輯。

其中,合肥通過國資入股引進京東方的故事,被傳為一段佳話。2007年決定落地合肥之前,京東方一度虧損。公司5代線、4.5代線都不理想,而合肥六代線成為京東方的轉折點。此後,京東方8.5代液晶面板生產線、全球最高世代線的10.5代線也先後在合肥建成投產,吸引並帶動一大批顯示領域的企業發展,京東方也成為擁有頂尖技術的全球半導體顯示產業龍頭企業。

京東方項目在合肥的成功,包括後來切入晶元製造、新能源汽車領域,被外界譽為政府培育產業的「合肥模式」。

在凌雲看來,所謂的「合肥模式」,其重點是找准產業方向,尊重產業規律,政府與市場發揮好兩隻手的作用,「通過國有資本引導社會資本,通過資本市場有序退出,國有資本實現保值增值後投向下一個產業,實現良性循環。」

區別於市場的角色定位,政府要做的是把握考慮國家戰略、產業發展趨勢、技術先進性以及市場前景空間等,藉助外腦的力量把脈問診 。

方向既定後要「捨得投入」,投入時要「確保安全」。這就要求,國有資本要有底線思維,要有對產業的理解和前瞻性的把握,同時引進財務、法律等第三方顧問,確保政府依法合規,國有資產能夠保值增值。

目前,合肥有5家企業成功登陸科創板,「而政府基金在其上市之前就已經成功退出。」凌雲介紹,合肥已經建立從初創期到孵化器,到加速器到科創板的全產業培養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