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一個養豬大市的「逆襲」:城鎮一年新增就業16%,收縮型城市能否新生?

一個養豬大市的「逆襲」:城鎮一年新增就業16%,收縮型城市能否新生?

原標題:一個養豬大市的「逆襲」:城鎮一年新增就業16%,收縮型城市能否新生?

集約化、規模化、標準化的農業發展,是一個答案。

位於黑龍江省東北部的佳木斯市,北隔黑龍江、東隔烏蘇里江,分別與俄羅斯哈巴羅夫斯克市和猶太自治州相望,國境線總長382公里,是我國北部一個邊陲小城。

作為農業大市,2019年,佳木斯總人口232萬人,其中鄉村人口110.8萬人,佔比47.8%。很少有人知道,佳木斯也是一個養豬大市。在2019年,全國生豬出欄同比下跌21.6%的時候,佳木斯生豬出欄卻不跌反升。

此外,2019年佳木斯的家禽出欄6376.9萬隻,同比增長增長313.9%,遠遠超過全國平均水平。

根據統計公報,2019年,佳木斯城鎮新增就業5.4萬人,和2018年城鎮就業的數據相比,增幅超過20%。這個農業大市,能否找准自身的定位,實現「逆襲」?

集約型養殖興起

佳木斯是有名的農業大市,自然資源豐富,生態環境良好,境內有黑龍江、松花江、烏蘇里江三大水系,大中小河流290餘條,盛產鮭魚、鱘魚、鰉魚等名貴魚種,淡水魚種類豐富。

不過,近年來,佳木斯卻出現了人口連續流出。2016年年末,佳木斯全市總人口237.5萬人。2017年到2019年,佳木斯全市總人口分別為234.5萬人、233.3萬人和232萬人,連續3年出現常住人口減少,是典型的「收縮型城市」。

如果將時間線拉長,2009年年末,佳木斯總人口252.3萬人,十年之後的2019年佳木斯常住人口減少超過8%。

不過,和一般資源枯竭型導致人口流出的城市不同,佳木斯的農業非常發達,無論是種植還是養殖都在黑龍江省內排名前列。這也導致在黑龍江省內,佳木斯的農村人均可支配收入更高。

2019年,黑龍江農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982元,增長8.5%。然而,佳木斯的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7702元,同比增長8.5%。

一位佳木斯當地人高蘭(化名)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佳木斯的養殖業,之前是非常分散的。「佳木斯周邊的縣居民基本上都要依靠農業種植謀生,家裡都會養雞鴨鵝。養殖需要場地,村民們有大院子和足夠多的空閑地方來支撐養殖業。一般來說,村民把都養殖當作副業,一邊種地一般養殖,雞鴨主要是給自己家吃。前幾年養豬的人很多,現在基本很少了。」她說。

佳木斯樺川縣的一位居民何軍(化名)則表示,此前,他所在的縣城沒有大型的養殖場。從前都是家庭飼養豬或者家禽多一些,但是現在隨著城市化,養殖戶近幾年也呈減少趨勢。「此前生豬養殖主要是作為家庭副業以增加收入,一般以家庭為單位,規模小,養殖技術也比較落後。」

數據顯示,2017年佳木斯出欄肥豬357.5萬頭,這一數據到了2018年,大幅下跌到出欄肥豬198.2萬頭。

但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現,佳木斯樺川縣的規模養殖卻開始興起。比如,據當地的新聞報道,佳木斯樺川縣雙兆豬業啟嘉養殖專業合作社生豬代養場的第一批豬苗,於2019年的5月開始出欄。這意味著他們成功「吃到」了生豬價格上漲這一波紅利。

生豬養殖集約化的影響是很明顯的,加快了佳木斯生豬產能的恢復。2019年,佳木斯出欄肥豬達235.4萬頭,比上年增長8.21%。這一上漲的背景是,全國生豬出欄頭數同比下降超過20%。

收縮型城市新機遇?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佳木斯當地生豬養殖場的多位負責人,其中多數表示,2019年養殖的生豬數量增多。

「由於豬價上漲,對本地生豬的養殖量增加也起推動作用。」一位生豬養殖場的負責人說。

而一位佳木斯的生豬販運戶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2020年,佳木斯的養豬戶數量比起去年也有所增長,收販的豬數量比去年稍微多了一點,不過價格比去年低,但仍然比正常的價格多出很大一截。

「此前正常收豬的價格為7、8塊左右一斤,去年價格在19塊左右,今年降到16塊左右。總體來說,近兩年豬肉價格偏高。」他表示。

不僅僅在生豬養殖上獲得紅利,2019年佳木斯的統計公報稱,當年市綠色食品原料標準化生產基地17個,面積890萬畝。共培育6個國家級農民專業示範社,30個省級示範社,131個市級示範社。全市共組建合作社總量達7738個、家庭農場3711個,完成5690家農民合作社「空殼社」清理整頓。

在農業上發力,尤其是推進規模化、標準化養殖和生產,成為佳木斯的重要發展的「抓手」。這從一個數據中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來——年末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數。

黑龍江統計年鑒顯示,2015年,佳木斯在農、林、牧、漁業年末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數僅為20872人,這一數據到2018年上升到78157人。這使佳木斯年末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數從2015年的177677人上升到2018年的240726人。

這一上升比例非常驚人,因為從2015年到2018年,黑龍江的年末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數明顯下降,從4335151人下降到3926560人,農、林、牧、漁業的就業人口也持續下降。

尤其是2019年統計公報中提出,當年佳木斯城鎮新增就業5.4萬人,這一數據和黑龍江統計年鑒中2018年佳木斯城鎮單位就業總人數的336026相比,意味著漲幅達到16%。

事實上,佳木斯也在經歷一個城鎮化的過程,如何容納更多的人口在城鎮就業,成為當地對抗「收縮」的關鍵。

何軍表示,他所在的樺川縣企業和工廠都比較少,棚戶區改造也基本完成,所以就業崗位跟從前相比有所下降,最近幾年也一直存在人口外流的現象。「近幾年,周邊縣村家裡條件好了,縣居民和村民都會去佳木斯市區買樓,孩子上中小學也都會去佳木斯,出現了本地人口從縣村湧入市區的情況。」

或許,集約化、規模化、標準化的農業發展,是一個答案。一位農業專家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由於靠近飼料原料的產地,加之東北人口密度小、土地資源較好,從事養殖業本身就具備先天優勢。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東北確實在大力推動規模化養殖。以佳木斯所在的黑龍江為例,截至2019年年底,黑龍江省生豬規模養殖場發展到1840個,規模化養殖比重由2018年的19%提高到27%。

由於相對來說,佳木斯當地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仍然較低,或許目前,佳木斯人口流出的勢頭並不會出現明顯改變。但是,如果尋找到符合自身發展的道路,轉機或將出現。

(作者:陳潔,實習生張熹瓏 編輯:林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