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北京國貿冰場的網紅老人 在冰上舞出瀟洒人生

北京國貿冰場的網紅老人 在冰上舞出瀟洒人生

  姬凱峰大爺今年75歲,是國貿冰場的「明星」。

  有人稱他為「國貿勞倫斯」,但是他說:「我不認識勞倫斯,我也不喜歡那些外國玩意兒」。

  過去的21年裡,無論颳風下雨,每天中午時分,姬大爺都會準時出現在冰場。以前,他住在將近20公裡外的大興,開車來回要3個小時,即便如此,姬大爺也不曾間斷。

  幾個月前,他因為媒體報道,突然成了冰場的網紅人物。隔三差五,就有「記者」來「圍追堵截」他。

  姬凱峰大爺在冰面上起舞。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

  雖然不喜被打擾,但姬大爺還是雷打不動的按時出現。他永遠都穿著白色上衣,灰色褲子,再背一個藍色的旅行包,裏面裝著沉甸甸的冰鞋,將他的背壓得有點彎。

  走進冰場,姬大爺就到了自己的地盤,這裏的工作人員沒有人不認識他。21年來,冰場的員工換了一茬又一茬,只有姬大爺,像「一顆常青樹」,佇立在冰上。

  準備工作通常會花十幾分鐘。他會換上穿了十幾年的冰鞋,再從包里掏出一個老舊的頭戴式耳機,手握一把扇子,開始練習他新排的歌曲《瀟洒走一回》。

  老實講,姬大爺的滑行技術算不上出眾。蹬冰、壓步、直立旋轉……一些簡單的動作在大爺的演繹下,顯得有些「笨拙」。

  雖然姬大爺從8歲開始練習速滑,但速度滑冰和花樣滑冰畢竟是兩碼事。尤其是上了年紀以後,姬大爺沒有足夠的體力去追求速度,從而改練花樣滑冰。這樣,他就可以沉醉在自己的舞姿里。

  自我欣賞的感覺讓姬大爺十分滿足,他並不在乎自己做不了那些高難度的動作,他總說自己不愛滑那些技巧。滑冰於他而言,只是鍛煉身體的一種方式。

  小吳和姬大爺合影。邢蕊 攝

  很多人在看到姬大爺的故事之後,都慕名來到冰場,希望一睹「勞倫斯爺爺」的真容。

  在記者到達冰場的那天,遠道而來的小吳正在跟著姬大爺練習滑冰。小吳表示自己被老人家幾十年如一日,堅持滑冰的精神感動,特地從武漢趕來拜訪。

  得知是自己的粉絲,姬大爺很是熱情,恨不得將畢生所學統統傳授給小吳。臨別之時,還要把自己練習的扇子給她。

  像小吳這樣的冰迷還有很多。據冰場工作人員描述,很多人都是從外地專程趕來。還有一對母女,媽媽在看到姬大爺的報道之後,直接把女兒送來學習滑冰。

  沉醉在滑冰中的姬大爺。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

  說起自己的走紅,姬大爺無法理解。他反覆向周圍人詢問:「是不是給我弄的太邪乎了?太驚天動地了,沒必要。」但知道很多人欣賞他堅持不懈的精神時,姬大爺深表認同:「多大的雨,多大的雪,我都來滑。你說我還真不簡單。」

  姬大爺絕對是一個毅力超群的人。他的生活里,除了滑冰,還有很多堅持了很久的愛好。德智體美勞,大爺發展得很全面。

  姬大爺滑了一輩子冰,也吹了一輩子笛子,還會游泳、打乒乓球、說俄語……現在還在學畫畫。平時,大爺的生活規律而又充實:他上午在家畫畫,中午來滑冰,下午收拾家務,晚上在家看電視。疫情期間,冰場關閉了一段時間,被憋壞的大爺只能改成跳跳繩。

  姬大爺和他的冰鞋。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

  見面那天,滑完冰的姬大爺正要趕著去上美術課。他利落的換好鞋,背著大包,頭也不回的向地下停車場走去,尋找他的代步工具——一輛大紅色的smart。

  這輛車是老伴生前買的。為了順著妻子的心意,姬大爺特意挑了紅色:「要我買我肯定買黑色。但她比我小5歲,我不得順著她么。」

  去年,陪伴姬大爺44年的老伴離他而去,只剩下了這輛車,陪他往返于熟悉的大街小巷。

  老伴和母親都是姬大爺滑冰的支持者,但是二人都已經不在了。自己最愛的兒子,也在30年前因先天性心臟病離開了人世。

  姬大爺的攝影作品集。邢蕊 攝

  在冰場,有一本大爺留下的攝影作品集,還有一堆之前參加比賽獲得的獎牌。年輕的時候,姬大爺當過一段時間攝影師,1972年到2019年的無數個瞬間,都被他珍藏在影集里。但這裏面,沒有一張家人的照片。

  與他熟識的冰場工作人員說,家裡每離開一位親人,大爺就會把他的東西銷毀:「大爺看到會傷心的。」

  但是,人們似乎從來沒在他的臉上讀出過悲傷。有時候,大爺也會跟周圍的人說起去世的老伴,語氣里只有平靜。

  人生在世,誰都躲不過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滑冰,可以讓姬大爺短暫忘卻過去的傷心事。

  姬大爺褲兜里的小紙條,上面記載著要練習的動作。邢蕊 攝

  只要站在冰面上,他的臉上就只剩下了微笑。他會眯著眼睛,在冰場中央轉圈,彷彿自己就是全場的主角。有時候,他也會突然停下來,掏出褲兜里的紙條。年紀大了,姬大爺經常記不住動作,他就把它們寫下來,帶上冰場。

  時間帶走了他的記憶力,也帶走了他的體力。剛開始學花滑,他能在冰上待3個小時,現在這個數字變得越來越短。那天滑了一小會兒,姬大爺便著急離開。走之前,他秀了一段俄語,大意是:「我俄語說的很好,今天表現也很棒。」

  最近幾年,姬大爺又開始自學英文,他總說自己「happy and lucky」。他覺得,滑冰帶給他精神上的享受,能擁有這種快樂,就是幸福和幸運。

  人生有失必有得,歷經浮沉起落,姬凱峰爺爺依舊能為了自己,洒脫地活。就像那首歌里唱的——

  歲月不知人間

  多少的憂傷

  何不瀟洒走一回 (記者 邢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