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期待已久的革命:金融科技+分散式金融

期待已久的革命:金融科技+分散式金融

作者 |<div class=
| 陳一鳴">| 陳一鳴">| 陳一鳴"> 作者 | Lex Sokolin    編輯 | 陳一鳴

  在當前金融科技發展階段,「軟體機器人和自動化工作流」已經轉變為可編程區塊鏈上的智能合約。領先的以太坊每天通過其嵌入式軟體接到超過300萬次「合約」呼叫。

  金融、文化、藝術、科技、媒體、地緣政治似乎都在相互連接,問題的核心是關於計算範式的問題。軟體是如何運行的?它在哪裡運行?誰保護它?當然,本著我們的共同利益,它將如何影響金融基礎設施?

  我們知道,金融基礎設施通常(1)是自上而下的,源自於國家對貨幣和承擔風險的機構的權力,這些機構被委託保護這些價值;(2)個人行為,如支付、儲蓄、交易、投資和保險。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希望將跨時間效用最大化函數應用於他們的資產,同時超級有機體中的人們(即公司、市政當局)也有同樣的金融需求。

  金融基礎設施是我們使用最新技術實現活動的集體解決方案——不管是語言、紙張、計算器、雲、區塊鏈,還是其他一些超越現實的物理髮現。我們已經從大型機發展到運行本地軟體的獨立台式機和筆記本電腦,到通過移動設備介面訪問雲計算的效率,到現在由挖礦計算保護的開源可編程區塊鏈。這些計算機器使核心銀行業務、投資組合管理、風險評估和承保成為可能。

  一些公司,如Fiserv或FIS,仍然提供運行在大型機上的軟體;一些公司,如Envestnet,仍然支持在本地機器上運行的軟體;但讓我們誠實的承認,這些都是上個世紀的東西。

  現在,所有軟體至少都應該在雲上執行。谷歌、IBM、亞馬遜和微軟的金融雲部門產生的巨大收入證明了這一論點。

  嵌入式金融、開放銀行、歐盟支付服務指令和API的風險投資策略都圍繞著這樣一個前提,即銀行在雲技術上落後,不知道如何把金融產品設計和傳遞到重要的地方。金融產品應該在客戶生活和體驗的地方購買, 這不再來自分支機構,而是注意力平台和其他數字品牌體驗。

  沒有人能像中國金融科技巨頭螞蟻金服(Ant Financial)那樣證明這一點。近距離支付和基於二維碼的購物充分利用了阿里巴巴移動和雲網路。如果沒有始於雲計算和互聯網的技術足跡,你就無法設計出這種用戶體驗,也無法設計出這種關注平台。

  螞蟻金服較少涉及銀行支持的服務軟體,更多的是數據、媒體和類似亞馬遜或Facebook的電子商務體驗,以及金融產品貨幣化。

  螞蟻金服60%以上的收入來自金融科技產品的引領,資本風險轉嫁給了基礎銀行和保險公司。請記住,信用評分基礎來自螞蟻金服這家科技巨頭,其人工智慧指向7億人和8000萬家企業,而不是反過來來自銀行。螞蟻金服包含了Refinitiv和Finastra夢寐以求的金融科技。

  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抽象出了支撐這些運營業務的所有複雜性,並將它們描述為當前計算範式的金融基礎設施衍生品。這基於一個前提,即人們總是會重新創造金融基礎設施,並利用特定時代的工具一次又一次地製造它。

  作為類比,我們一直都需要光,但是光的技術——從火到煤氣燈,從白熾燈到LED燈——通過吸收新的科學成分而逐步發展。下一個計算範例是在區塊鏈網路上,為數字資產運行提供互通式(即,開源、共享、公共)軟體。

  2017年初,我在《自動化研究》發表了這篇論文主題的一個版本(如下圖)。在這種情況下,客戶和某些金融產品之間仍然存在人際關係,無論這些代表性產品是通過Zoom獲得的高盛(Goldman Sachs) 系列顧問服務,還是通過Twitter獲得的超級開發商程序(Andre Cronje)。這裡有一種信任紐帶和聲譽資本。但是,在此基礎上,這種關係很大程度上是自動化的、人工智慧驅動的數據收集,這些數據被標準化並處理成軟體,再連接到區塊鏈上,然後由金融公司承攬。

  Source:Autonomous Research

  在當前金融科技發展階段,「軟體機器人和自動化工作流」已經轉變為可編程區塊鏈上的智能合約。領先的以太坊每天通過其嵌入式軟體接到超過300萬次「合約」呼叫。下面是一個圖表,通過代幣度量來顯示的計算工作曲線表。當然,以太坊並不是唯一可編程的區塊鏈,已經有幾個在其上創建的解決方案, 可以提供額外的並發吞吐能力和規模化能力,如Cosmos、OMG和SKALE。

  Source:Coin Metrics

  安卓(android)的夢想是什麼呢?很大程度上, 其實是金融基礎設施。

  它夢想在Uniswap(分散式交易所)上進行數字資產交易,該公司20萬用戶的交易額有史以來第一次超過了擁有3000萬用戶的金融科技獨角獸Coinbase。

  它夢想著資產管理和做市,利用金融機器人組合自動交易和投資策略。它夢想有30萬人在DeFi聚合網站Zapper上創建自己的投資計劃。它夢想在Uniswap和SushiSwap之間運行流動性,實現收益最大化和治理標誌,以及基於協議形式的達達主義模因藝術。

  我所描述的世界如今已大不相同:分散式金融(DeFi)的指數級創新,試圖超越監管和自動化,使人類無須再參與;以及隨著時間的推移,金融巨頭將發生的變革性重組。隨著DeFi擔保資產(TVL)接近100億美元,我們可能看到的一種說法是加密是一個完全獨立的、新的經濟和金融領域。它不需要連接到舊世界,只需要讓它單獨運行。

  在某種意義上,支付行業提供了一個比較。就像比較加密技術和現有金融科技公司之間的技術差異一樣,我們可以比較實體現金、信用卡、電子商務支付處理器、和二維碼之間的技術差異。每個都有自己的邏輯和影響範圍。但是,在現實中,一種支付方式的興起通常會和另一個支付方式相關聯,即使是螞蟻金服,在利用現代用戶體驗的同時,也將其10億用戶導向傳統的資金提供者。

  市場周期意味著關於區塊鏈的投資,是基於現有技術的轉型和加密生態投資之間進行轉換。有一陣子,一切都是關於比特幣的,下一陣子則是關於分散式賬本的,下一個是關於ico的,下一個是關於數字資產的,接下來、則聚焦於分散式金融。不需要很長時間就能認識到鐘擺的擺動。

  為了對抗這些波動,你需要一些永恆的原則。為此,我看到DeFi協議(如Maker、Aave、Compound、desire、Curve、Nexus Mutual)和應用程序朝著自然的金融行為轉變為軟體的方向發展:支付、儲蓄、投資、交易、保險。長期而言,真正需要做的是以一種風險可控的方式將它們與現有經濟聯繫起來。像離心機(Centrifuge)這樣的初創公司在這方面處於領先地位。

  這種演變進程可以表達為從消費者錢包的足跡,以幫助用戶實現他們的財務目標;可以表達為開發者的足跡,以使軟體能夠幫助金融開發者維護他們的金融應用程序;也可以表達為金融經濟活動中數萬億GDP的新奇結構的結構性網路。

  創新的速度令人目眩,誰知道市場會給我們帶來多少財富呢?但最終的目標——一個無摩擦、開源、公平的金融體系——是宏大的。

  來源:CoinDesk(本文系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