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差1分錢就發行失敗 上緯新材IPO市值驚險達標背後一現象值得關注

差1分錢就發行失敗 上緯新材IPO市值驚險達標背後一現象值得關注

  來源:科創板日報

  原標題:差1分錢就發行失敗!上緯新材IPO市值驚險達標背後,這一現象值得關注

  2.49元,這是即將在科創板上市的上緯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上緯新材」)9月15日晚間披露的發行價,這一價格令上緯新材驚出了「冷汗」。

  《科創板日報》記者注意到,上緯新材選擇的上市標準是預計市值不低於10億元,而2.49元/股的發行價格對應的公司上市時的市值約為10.04億元。也就是說,闖過問詢、審議、註冊的上緯新材,發行價若再低1分錢,上緯新材就將成為首只因達不到上市標準而遭遇中止的公司。

  2.49元的價格也與公司的預期相差甚遠。上緯新材原計劃募資2.155億元,但2.49元/股對應的預計募集資金總額大幅削減至1.08億元,扣除約3752.53萬元(不含增值稅)的發行費用後,預計募集資金凈額7004.27萬元。前述募資金額不僅創下了目前科創板募資最低記錄,並且不及公司2019年的凈利潤。

  若將時間線拉長,上緯新材的上述情況並非個例。根據WIND統計,今年下半年以來,共有19家科創板企業募資未達預期,其中龍騰光電的發行價僅為1.22元/股,公司預計募集15.52億元,實際募集為4.07億元,募資完成率僅達到26.21%。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向《科創板日報》記者表示,註冊制推行後,IPO門檻大幅降低,隨著大量企業上市,新股供過於求,詢價階段已開始出現多支新股低價的情況。

  市盈率低於可比公司

  上緯新材主營業務為環保高性能耐腐蝕材料、風電葉片用材料、新型復合材料的研發、生產和銷售,主要產品包括乙烯基酯樹脂、特種不飽和聚酯樹脂、風電葉片用灌注樹脂等。

  2017年至2019年,上緯新材分別實現營收10.24億元、12.38億元及13.49億元,實現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凈利潤分別為5161.35萬元、2437.59萬元、7826.80萬元。

  《科創板日報》記者了解到,上緯新材共歷經兩輪問詢,其中在第二輪問詢中,上交所要求公司對「原材料供應及價格上漲風險」、「停、限產風險」、「受下游風電行業產業政策影響的風險」以及「應收賬款收款風險」進行補充披露。

  雖然上緯新材已在招股書中解釋,其與控股股東上緯投控旗下的上偉碳纖不存在同業競爭,但在註冊環節中,證監會圍繞著同業競爭的話題,要求公司進一步說明,公司及上偉碳纖各自在風電行業收入的金額和比例,重合客戶數量、銷售金額和比例,公司和上偉碳纖均向風電行業銷售製造葉片的原材料,是否存在同業競爭,有無利益輸送情形等情況。

  從詢價結果來看,發行價格2.49元/股對應的公司2019年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前後孰低的攤薄後市盈率為12.83倍,低於中證指數發佈的行業最近一個月平均靜態市盈率(28.96倍),低於同行業可比公司平均靜態市盈率,並且上緯新材稱,「仍舊存在未來發行人股價下跌給投資者帶來損失的風險」。

  在此發行價之下,上緯新材的募集資金完成度僅實現50%。更大的風險在於,按照該發行定價計算,上緯新材上市時市值約為10.04億元,勉強超過10億市值的最低標準。

  申萬宏源證券研究所首席市場專家桂浩明向《科創板日報》記者表示,科創板已運行了一年多,發行效率很高,在此背景下,投資者的眼光也越來越挑剔,對於一些科技特色不是很明顯的公司,其估值就會出現相應下調,有些在一級市場還保持著相對較高的估值,但二級市場未必認賬,一些新股也出現了低價發行、低市盈率發行、以及上市後快速破發的現象。

  機構抱團?

  據星礦數據統計,今年以來,A股市場共有48家IPO企業募資出現募不足,其中今年下半年以來,共有19家科創板企業募資不達預期。

  桂浩明認為,供求關係的微妙變化是造成上述情況出現的深層次原因之一。

  以科創板為例,今年7月1日至9月16日,共有58家企業登陸科創板,其中今年7月就有27家公司陸續登科,8月有22家企業加入科創板上市大軍,並且在1天之內會同時先發多隻新股,比如今年8月28日就有4隻科創板新股同時先發,今年7月22日則有7隻科創板新股同時先發。

  而在今年8月24日,創業板註冊制同時迎來首批18隻新股登台亮相。對此,資深投行人士王驥躍認為,在每周只有幾家新股發行時,新股供求關係是供小於求,發行人受追捧,發行價就會走高;在每周發行十幾家近二十家新股的時候,新股供求關係是供大於求,出現了買方市場,發行價自然就會被壓低。這是正常市場規律的體現。

  《科創板日報》記者了解到,所謂的「發行價壓低」是指在詢價環節,存在參與詢價的機構投資者不認同承銷保薦方出具的研發報告的現象,對其報告的定價範圍下限進行打折,包括5折甚至更低,這其中就可能存在機構抱團的因素。

  不過,有投行人士則向《科創板日報》記者分析稱,是不是抱團,沒有調查下不宜下結論,「這是一項很嚴重的行為」。

  根據上緯新材發佈的《發行公告》,共有415家網下投資者管理的 6954 個配售對象全部符合《發行安排及初步詢價公告》規定的網下投資者的條件,報價區間為 2.49 元/股-118.56 元/股,擬申購數量總和為 11,117,480 萬股。

  《科創板日報》記者注意到,有超過400家詢價機構的報價範圍在2.49元-4.96元之間,其中399家報價均為2.49元,前述機構中包括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信託公司、財務公司、QFII、證券公司等,雖然各自風格不同,但都報了同一個價格。

  對此,王驥躍認為,低價發行結果的合理性與可接受性,並不意味著詢價過程是公平合理的,是符合市場規律的。用非市場化的手段達到了所謂的市場化效果,並不是真正的市場化博弈確定發行價,這與註冊制精神是背道而馳的。

  制度改善

  依據《上海證券交易所科創板股票發行與承銷業務指引》,初步詢價結束後,發行人和主承銷商應當剔除擬申購總量中報價最高的部分,剔除部分不得低於所有網下投資者擬申購總量的10%。

  桂浩明指出,該制度的設計最初是為了防止盲目的報高價,但現在看來,大家都不往高價報,都往低價報,結果一些公司出現了募資不足等情況。

  王驥躍認為,這是因為新股供求關係改變了,IPO市場變成了買方市場,這條規則就反過來成為了壓制發行價甚至串通報價的重要因素:比市場均價高幾分錢都可能被劃到被剔除的前10%最高價範圍內,那就必須要打聽其他詢價對象的報價情況,發行人什麼質地不重要,不要做報價的離群者才更重要。

  「科創板運行了一年多,市場也積累了一些經驗,也有一些教訓,怎樣讓公司被更加合理的定價,更加以投資價值、內在價值來定價,而不是更多的考慮博弈因素,這恐怕是有關方面需要去考慮的。」桂浩明向記者講到。

  對此,王驥躍建議,將「剔除擬申購總量中最高報價10%申購量」的規定修改為「將高於或低於全部報價中位數與加權平均數孰低值50%的價格所對應的申購全部剔除」,或者「將全部報價中位數與加權平均數孰低值一倍標準差之外的報價所對應的申購全部剔除」,即將「按量劃線剔除」改為「極端報價剔除」。

  值得注意得是,就上緯新材而言,其超低價發行上市後或留下了被爆炒的空間。如此前發行價1.22元/股的龍騰光電,其上市首日漲幅707.38%,截至9月6日收盤,公司股價為9.09元/股。

  沈萌認為,現在詢價階段的低價比例在不斷增加,當然一些標誌性IPO企業還未出現這種現象,但從整體上看,現在已不像前期IPO發行價都高高在上,之後可能隨著市場估值回歸,首日或首幾日暴漲數倍的幾率也在減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