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深圳名博美髮店關門「培訓」 會員200萬預付款「打水漂」

深圳名博美髮店關門「培訓」 會員200萬預付款「打水漂」

  原標題:深圳一美髮店關門「培訓」,會員200萬預付款「打水漂」

  來源: 南方網

  南方網2020年9月17日訊 近日,位於深圳福田的一家美髮店貼出「外出培訓三天」的告示,而理髮師、美容師又聯繫不上,這才讓會員恍悟自己可能面臨預付費用「打水漂」的局面。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有超過200人在該美髮店消費,涉及金額超200萬。

  該美髮店工作人員表示,因疫情影響門店虧損嚴重,目前該店已被轉讓,並將會員轉至其他同行及分店,老客戶的充值卡可繼續使用。但業主擔心類似情況再次出現,望能退款。

  美髮店關門員工失聯,200會員上百萬會費難退還

  名博美容美髮僑香店位於福田區香域中央花園,主要服務香域中央花園、中旅國際公館、翠海花園及周邊小區的業主。

  上周五(9月11日),一張「外出學習培訓三天」的通知讓會員感覺不對勁。「周末應該是生意最忙碌的時候,怎麼集體培訓了呢?而且理髮師、美容師都聯繫不上了。」黃小姐表示,她如今在這家美髮店的剩餘款項還有4000多元。

  黃小姐也有相似的經歷。從去年開始她一直在名博美容美髮店做理髮和美容。「就在9月5號,他們還讓我充值了10000元。」這讓黃小姐既氣憤又無奈。目前她的剩餘金額還有4萬多元。據不少會員反映,在該理髮店關門前兩個月內,仍有工作人員不斷遊說他們充值更多金額。會員們表示,在這家美髮店充值成為會員後沒有合約,每次消費只有一條消費簡訊。

  9月12日,筆者來到香域中央花園,這家美容美髮店租用在小區的臨街商鋪,其中,一樓為美髮造型區,二樓為專業美容區。筆者看到門前貼有一張手寫的「外出培訓」告示,但未寫落款日期和開業時間。從現場價目表可以看到,洗剪吹為128元,燙染護為380元,而美容美體抗衰項目中,「義大利進口DA」為1280元。

  黃小姐介紹,這家美髮店「做一次艾灸也就三四百,4萬元足夠用上幾年。平時工作忙,我來過幾次。」在隨機採訪中,會員充值金額從500元到50000元不等。據不完全統計,受影響的會員已超200人,已登記金額超200萬。

  店家稱疫情虧損嚴重,街道辦介入協調

  據企查查信息,深圳市名博美容美髮有限公司成立於2012年,法人代表為謝某軍。簡介中稱,在深圳羅湖、福田、南山、寶安、龍崗、共有10家直營會所,整體 VIP會員逾上萬名。

  9月13日,該美髮店工作人員表示,因疫情影響門店虧損嚴重,公司正與物業對接租金事宜,也考慮轉給更優秀的品牌接手經營。

  商家回應

  事發後,會員已經向香蜜湖街道辦反映情況。街道辦工作人聯繫該美髮店的負責人,協調雙方協商解決。9月16日,筆者從香蜜湖街道辦了解到,目前該店已被轉讓,原老闆將會員轉至新接手的店鋪,老客戶的充值卡可以繼續使用。

  但業主擔心類似情況再次出現,望能退款處理。「我們到了其他分店,發現店鋪名稱也已經改了,之前充值的錢只能按50%來算。」會員潘小姐氣憤地表示。

  街道辦工作人員表示,街道辦後續將搭建平台促進雙方協商溝通,如有必要,可為市民提供法律指導。

  預付式消費為投訴熱點,美容美髮類投訴佔兩成

  筆者了解到,「開新店、拉會員、倒閉後轉讓會員」成為美容美髮店的常見模式。此前,南方+曾報導「福田CBD一理髮店捲款跑路,消費者維權難上難」。涉事美髮店以免費體驗引導女性入店,最終女性在誘導下辦理高額會員卡,然後突然關門。而在這部分消費者中,就有多位已經轉過店的會員。

  據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2020年深圳市第一季度投訴分析》,預付式消費投訴仍為投訴熱點問題。其中,教育培訓行業在該類投訴中佔比近六成。美容美髮類緊隨其後,佔比近二成。

  涉事店鋪在大眾點評上的評論

  數據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深圳市消委會共收到3129宗有關預付式消費的投訴,其中教育培訓1872宗,和去年同期相比,佔比由39.28%上升至62.90%,成為第一季度預付式消費投訴的主要來源。

  在其他預付式消費投訴中,美容美髮576宗,佔比19.35%。另外,健身服務、家政服務、攝影服務、洗浴/洗染服務等也是預付費「跑路」高發風險區。

  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五十三條之規定,經營者以預收款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務的,應當按照約定提供。未按照約定提供的,應當按照消費者的要求履行約定或者退回預付款;並應當承擔預付款的利息、消費者必須支付的合理費用。

  深圳知名法律評論員張興彬律師表示,當經營者不能繼續經營或者轉手給他人時,消費者依法可以要求退還預存的費用。若當事各方協商未果,消費者可向消費者協會投訴,也可向法院起訴。

  【撰文】豐雷 鄧子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