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率先行動"計劃第一階段實施6年 中科院科技成果含金量超2.4萬億

"率先行動"計劃第一階段實施6年 中科院科技成果含金量超2.4萬億

  原標題:「率先行動」計劃第一階段實施6年——中科院科技成果「含金量」超2.4萬億元

  來源:經濟日報

  2014年,國家科改領導小組第七次會議審議通過了中科院「率先行動」計劃。如今,6年時間過去了,「率先行動」計劃實施效果如何?

  9月16日,在國新辦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中科院院長白春禮就「率先行動」計劃第一階段實施進展有關情況作具體介紹,並答記者問。

  第一階段目標任務全面完成

  中科院「率先行動」計劃分了「兩步走」:第一步,到2020年左右,基本實現「四個率先」目標;第二步,到2030年左右,全面實現「四個率先」目標。「四個率先」,即「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白春禮說,今年是「率先行動」計劃第一階段的收官之年。6年來,中科院廣大科研人員矢志不渝,潛心研究,在深空、深海、深地等一些戰略必爭領域搶佔了制高點,在量子信息、納米科技、幹細胞等若干新興前沿交叉領域實現并行、領跑,在載人航天與探月工程有效載荷和應用系統、北鬥導航等一批國家重大任務中發揮了骨幹引領作用。

  以深空領域為例。中國科學院先後發射了「墨子號」量子科學實驗衛星、「悟空」號暗物質粒子探測衛星、「實踐十號」返回式科學衛星等6顆科學衛星。這6顆科學衛星基本形成了中科院空間科學衛星體系化的能力,也在國際空間科學領域佔據了有利的地位,從而在國內外引起了強烈反響。

  這只是個縮影。據介紹,6年來,中科院作為第一完成人,獲國家自然科學一等獎3項;作為主要完成人,獲國家自然科學一等獎1項;作為第一完成人或完成單位,獲技術發明一等獎4項,科技進步特等獎1項、一等獎6項,共獲二等獎137項。在自然指數國際排名中,連續8年位居全球科教機構首位。在由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院士評選的年度中國十大科技進展中,中科院作為第一完成人或完成單位一共有32項,佔比達53%。

  6年來,中科院科技成果轉移轉化使社會企業實現銷售收入共計24350億元,新增利稅共計2983億元;並培育孵化出中科曙光、寒武紀等十幾家上市公司,為支撐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

  除了這些直觀的數字外,6年來,中科院還堅持培養和引進相結合,凝聚造就了一批科技大家、戰略科學家和領軍人才。其中,趙忠賢院士、曾慶存院士先後獲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多位科學家獲國家和國際重要科技獎項;中科院按照「成為國家倚重、社會信任、特色鮮明、國際知名的科技智庫」建設要求,全面完成高水平科技智庫建設的各項目標任務,為國家宏觀決策提供了有力支撐。

  「總體上看,我院全面完成了『率先行動』計劃第一階段目標任務,基本實現了『四個率先』,發展基礎更加堅實,創新能力穩步提升,呈現良好發展勢頭。」白春禮表示。

  啟動高端晶元等領域研究

  當前,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更加需要科技高質量發展。針對美國對中國高科技產業的打壓,白春禮介紹,在項目部署方面,除了承擔國家一些重大任務外,中科院設立了3類先導專項。其中,A類先導專項面向國家重大需求,B類先導專項主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C類先導專項是與企業合作重點解決「卡脖子」問題。

  瞄準「卡脖子」問題,中科院2018年啟動了超算系統、網路安全、潛航器3個C類專項,2019年啟動了處理器晶元與基礎軟體、電磁測量、仿生合成橡膠、高端軸承、多語音多語種技術5個C類專項。經過兩年攻關,有些已經取得了一系列進展。比如,高性能超級計算機在天文、海洋、藥物等領域取得了具有國際水平的大規模科學計算應用。

  「C類專項在組織模式方面,強化產品導向、應用導向,形成了『研究所+企業+地方』三方面聯合的攻關模式。」白春禮介紹,研究所主要負責關鍵核心技術攻關,企業主要負責工程化和產品化,地方給予配套支持。在保障措施方面,中科院出台了「攻關8條」,在骨幹的薪酬、考核與崗位晉陞、其他在研任務、後續科研任務保障、經費使用、研究生指標、榮譽獎勵等方面都制定了相關政策,保障科研人員潛心攻關。

  目前,中科院正在緊鑼密鼓地謀划「率先行動」計劃第二階段的目標,並將繼續針對一些「卡脖子」關鍵問題做一些新的部署。比如,航空輪胎、軸承鋼、光刻機等,還有一些關鍵核心技術、關鍵原材料等。

  「我們要把『卡脖子』清單變成我們的科研任務清單進行布局。在第二期『率先行動』中,將集中全院力量,聚焦國家最關注的重大領域,進一步加強部署。」白春禮表示。

  不過,白春禮同時強調,中科院作為一個科研機構,不能包打天下,還是要聚焦關鍵的核心技術,瞄準關鍵的基礎材料、關鍵核心的工藝、基礎演算法、重大裝備等基礎性、戰略性的關鍵核心技術需求,在光刻機、高端晶元等方面,爭取主動揭榜,發揮多學科綜合和建制化優勢,集結精銳力量,組織系統攻關,有效解決一批「卡脖子」問題。「因為科學院本身是個科研機構,不是一個在工程化、產業化方面很強的機構,所以科學院的工作主要還是聚焦在前端。」白春禮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