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排兵布陣」謀轉型 年內37家信託公司現人事變動

「排兵布陣」謀轉型 年內37家信託公司現人事變動

  來源:北京商報

  2020年在宏觀經濟環境承壓以及「資管新規」延期的背景下,信託行業面臨諸多挑戰,而頻繁的高管變動也正是信託公司轉型壓力的體現。9月16日,據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發現,今年以來銀保監系統公佈的關於信託業高管變動的批複已經達到87條,涉及四川信託、華寶信託、華宸信託、中糧信託、愛建信託、華融國際信託、光大興隴信託、長安國際信託在內的37家信託公司。另一方面,在轉型壓力下,信託公司也開始採用更為市場化的公開招聘方式「排兵布陣」,在分析人士看來,今年信託業高管變動頻繁跟信託業深度轉型面臨極大挑戰密切相關,在行業調整期信託公司需要結合自身稟賦給員工更清晰長遠的職業規劃,用體系化的架構留住人才。

  年內高管變動已達87次

  信託行業的人事變動潮仍在繼續,據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開年至今,銀保監系統已經公佈了87條關於信託業高管變動的批複。其中涉及金谷國際信託、大業信託、雲南國際信託、國元信託、華潤深國投信託、百瑞信託、雪松國際信託、英大國際信託、民生信託、國聯信託、重慶國際信託、廈門國際信託共計37家信託公司。

  在變動類型方面,董事長、董事、總經理、副總經理依舊是「熱門」職位,其中董事一職變動次數最多,年內一共發生了46起。最新的一起履新來自中誠信託,9月15日,北京銀保監局發佈行政許可,核准許躍東擔任中誠信託董事的任職資格。

  另有中原信託、華潤深國投信託、民生信託、北方國際信託、粵財信託、愛建信託、五礦國際信託7家信託公司董事長職位發生變更,迎來新「掌門人」。長安國際信託、蘇州信託2家信託公司總裁職位發生變動;國元信託、光大興隴信託、雪松國際信託3家信託公司副總裁職位發生變動。

  從其他職位來看,華宸信託董事會秘書、華鑫國際信託合規總監、粵財信託總會計師、杭州工商信託首席財務官、天津信託運營總監等重要職位也發生了變動。

  頻繁發生的人事變動已經成為信託行業的「新常態」, 用益信託研究員帥國讓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今年信託業高管變動頻繁,跟信託業深度轉型面臨極大挑戰密切相關;一方面,新高管的上任,在延續已有格局上會重新確定信託公司的發展思路,推動改革和創新,實現信託公司的新發展;另一方面,在嚴監管態勢下,加強風險管理、依法合規經營成為越來越多信託公司的訴求,部分信託公司可能希望通過換帥、加強高管團隊建設,來應對外部不確定環境,從而推動公司順利轉型發展。

  公開招聘花樣選「角兒」

  2020年,信託公司的市場招聘「火力」更傾向於財富管理團隊。在各大招聘網站,本報記者注意到,江蘇省國際信託近期正在招聘「信託公司-債券投資產品經理」,要求具有2年及以上在信託公司、證券公司、基金公司(公募及私募)債券工作經驗;並熟知銀行間、交易所規則,具有銀行間交易員資格。在這背後,江蘇省國際信託在職位描述中提到,「擬成立一個債券投資團隊,目前資金和項目端齊全,需要招聘有相關搭建經驗的人員。」

  中國對外經濟貿易信託正在招聘的「證券信託合規崗」一職中也提到,要求熟悉證券業務(包括股票、基金、債券、衍生品等),掌握證券業務相關法律法規及監管規定和風控政策、風險管理方法,並擁有3—5年工作經歷。

  信託公司對人才的儲備可謂是「求賢若渴」,9月14日,北方國際信託在官網面向社會公開選聘1名總經理和3名副總經理。對總經理的任職資格要求從事信託業務5年以上,或從事其他金融工作8年以上。累計擔任過國內受託資產規模和利潤規模處於行業前列的信託公司副總經理及以上職務;或在管理資產規模1000億元以上的其他類型金融機構擔任總部高級管理層成員3年以上。

  對副總經理任職資格則要求,累計擔任過國內受託資產規模和利潤規模處於行業前列的信託公司主要業務及管理部門中層正職及以上職務;或在管理資產規模1000億元以上的其他類型金融機構擔任主要業務及管理部門中層正職及以上職務3年以上。

  「公開招聘高管是打破常規,也是無奈之舉。」 在金樂函數分析師廖鶴凱看來,在行業轉型期,適配行業發展的人才稀缺,同行挖到合適人才難度較高,未來各家公司也會根據業務布局需要,挖掘對應領域的管理人才和專業人才。

  建立「體系化」架構留住人才

  引進適應新時期公司發展需求的人才已經成為信託行業的潮流,但對信託公司來說,如何結合自身競爭機制和薪酬制度的調整,留住團隊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一位信託公司人力資源部門人士向本報記者直言,信託公司人事變動頻繁也是受轉型壓力增加、經濟下行趨勢加劇的疊加等影響。要引進高管,信託公司首先的考量是能否帶來更大業績增量,尤其是能夠面對資管激烈競爭和滿足「資管新規」的轉型要求。具體引進業務人才方面,信託公司目前多側重金融科技人才的引入,以及側重於創新業務的人才,比如家族信託、投顧、股權投資、證券投資信託等。

  廖鶴凱認為信託公司本身的薪酬是比較有競爭力,在行業調整期需要結合自身稟賦有更加清晰的方向選擇,給員工更清晰長遠的職業規劃,更好的進階安排,體系化的架構留住人才。

  「留住人才和信託公司的戰略布局相關,信託公司應給予充分授權及相匹配的激勵政策來支持。此外,例如市場化招聘方式也有利於引進新的發展思路,推動信託公司的改革與創新,在公司治理方面可能會帶來一些新的變化。」帥國讓如是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