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兌付變持久戰!這家信託公司近5億青海項目逾期一年仍無清償方案

兌付變持久戰!這家信託公司近5億青海項目逾期一年仍無清償方案

  作者:程 維 妙

  首次債權人會議未涉及償付方案。

  募資4.8億元、逾期已超過一年的中泰信託恆泰18號集合資金信託計劃(下稱「恆泰18號」),兌付仍無答案。

  本財經記者近日獲悉,恆泰18號的融資方青海省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青海省投」)在6月發佈破產重整公告後,8月底該案召開了首次債權人大會,但暫不涉及青海省投的債務清償安排及具體時間表。

  「很失望,首次債權人大會沒實際進展。」投資者董女士(化名)對本財經記者稱。本財經記者從負責該案的會計師事務所方面了解到,一般財務審計工作需要2-3個月。這意味著清償方案制訂還需時間。

  該項目兌付還面臨另外幾個難點,包括中泰信託自身的股東陽光化問題仍未最終解決;以及所有「栽」在青海省投上的項目,相關訴訟都劃到西寧中院受理,處理周期或會更長。該案庭審負責人告訴本財經記者,這是一起企業資不抵債引發破產重整的案子,目前都按照正常法律程序在走。

  首次債權人會議未涉及償付方案

  「本次沒有涉及債權償付和清償方案的內容,主要還是通報管理人的工作進展,是一個階段性工作的安排,管理人和(青海)省投那邊準備具體推進引入戰投和資產評估的工作。」董女士談到8月底首次債權人會議溝通內容,直言「失望」。

  中泰信託向本財經記者證實,首次債權人會議暫不涉及青海省投的債務清償安排及具體時間表。會上主要宣告了管理人的組成,並由管理人作重整階段性工作進展的報告,主要集中於梳理青海省投及下屬子公司財務、債務及資產情況,同時接受各家債權人的債權申報材料並予以核查確認。

  會議還表決通過了《青海省投資集團有限公司重整案財產管理及變價方案》(下稱「《方案》」)。納入《方案》的擬處置財產為兩項非核心資產:一是青海省投本部所持湘財證券的0.2727%股權;二是青海省投本部所持海西州天青石選礦廠的固定資產及無形資產。《方案》均未涉及債務清償安排。

  「根據管理人反饋,引入戰投的工作尚在推進中,因尚未結束,本次債權人會議未對該事項的具體進展情況進行通報。」中泰信託稱。

  負責該案財務審計的是天職國際會計師事務所。該事務所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近年該所接到不少企業破產重整案的審計工作,情況均有所不同,有的案件涉及法人主體超過百家,通常情況下審計工作需要2-3個月。負責該案資產評估工作的是北京天健興業資產評估有限公司,中泰信託表示,目前兩家單位對青海省投的財務審計和資產評估工作正在推進中。

  項目逾期已超過一年

  截至目前,恆泰18號逾期已超過一年。本報去年底曾報導,恆泰18號於2017年5月成立,投資門檻100萬元,共發行9期,期限24個月,各期信託單位原定於2019年5月11日至8月8日陸續到期結束。合計發行規模4.8億元,涉及159名投資者,其中157位是自然人。項目融資方為青海省投,實際控制人是青海省國資委。

  恆泰18號到期前夕,青海省投債務危機爆發。去年1月,由於青海省投美元債付息逾期以及引發的交叉違約,標普在評級報告中將其長期發行人信用評級以及公司優先無擔保債券的評級從「CCC-」下調至「D」。本財經記者在中國貨幣網發佈的一份青海省投財報中看到,2019年上半年,公司營業收入77.65億元,同比下降15.7%;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4.97億元,同比下降3211.86%。

  此外,截至2019年6月末,公司有息債券逾期規模為99.7億元,較當年3月末新增31.83億元。由於債務逾期規模較大,因債務違約而產生的訴訟較多,大量資產被司法凍結,但訴訟的詳情暫時不宜公開。

  去年8月,青海省投再度爆出美元債利息違約時,其回應稱只是「錯過了付息日,隔天早上就匯出利息款」。

  兌付恐變拉鋸戰

  中泰信託已於2019年3月向上海市高院遞交了民事起訴狀,此後,在最高法的統一協調下,該案件管轄權被移送至西寧中院,後於2020年1月7日在西寧開庭審理。中泰信託訴青海省投及擔保方橋頭鋁電等三家公司的借款合約糾紛案(案件號:2019青01民初741號)的民事判決今年5月正式生效。

  據裁判文書網顯示,該判決內容包括青海省投支付中泰信託回購基本價款和回購溢價款共計4.9億元、違約金1079萬元,及中泰信託對質押物拍賣、變賣後所得價款享有優先受償權等。

  但今年6月,青海省投公告稱收到西寧中院的法律文書,法院裁定受理其債權人對該公司以及該公司下屬16個子公司的破產重整申請,並已指定青海省投清算組和各子公司的清算組為管理人,要求受託人在8月19日前向青海省投管理人書面申報債權。

  一家資產規模高達750億元、背靠青海省國資委的地方明星企業轟然倒地。其後,本財經記者聯繫到青海省投時,一位工作人員稱,法院指定了兩家管理團隊,有信息需求要和管理人對接。公司運轉情況不便說,有組織程序。該案庭審負責人告訴記者,這是一起企業資不抵債引發破產重整的案子,目前都按照正常法律程序在走。

  除了債務方青海省投一時難以走出泥沼外,恆泰18號面臨的兌付難題還在於,中泰信託自身的實控人陽光化問題仍未解決。中泰信託近日在給本財經記者的回應中透露,實際控制人陽光化的推進工作一直在持續進行中,但尚未最終完成。「據我們所知,股東、德瑞信託計劃受益人正在積極推動相關工作,落實監管要求,爭取早日完成整改,解決歷史遺留問題,推進公司持續穩健發展。」

  中泰信託:與投資者和青海省投等保持溝通  

  投資者怎麼辦?

  目前,投資者的「火力」仍主要瞄準中泰信託。

  中泰信託對記者回應稱,與公司其他項目一樣,公司與投資者通過信息披露、現場訪談、電話及微信等方式進行溝通,公司內有專門團隊負責與投資者的交流和溝通。同時,與青海省投、管理人等始終保持著溝通,了解其相關工作的進展,不斷呼籲對方能積極履職,拿出可行的處置方案、回應金融機構的債務化解方案建議,法治化、市場化地處置債務。

  近年很多有超強信用背書的企業出現債務危機,「金鐘罩」的打破帶來什麼啟示?四川省投董事長劉體斌撰文稱,青海省投倒下的背景,正是近年來激進舉債、有息債務規模較大、流動性危機導致債務危機爆發。後又因違約發生的訴訟較多,子公司股權基本被司法凍結,無奈之下只能走上破產重整的道路。

  他還談到,青海省投在2013年之後開始混改,引入西區礦業成為其第二大股東。而西區礦業參與混改時多用股權、資產、債權,鮮有現金注資,遠未達到優勢互補、強強聯合的混改初衷。

  投資者怎麼辦?是不是只能等待破產重整?尋真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德怡對本財經記者表示,從這些信息看,不能兌付主要是因為商業風險導致的,投資者應該承擔相應風險。如果信託公司存在違規操作,投資者需要提供相應的證據,以便追究公司的違約責任。

  今年以來,信託公司等暴露了很多風險,但資管新規打破了剛兌,從監管角度上,如何平衡對投資者利益的保護以及打破剛兌還有道德風險?

  央行金融穩定局局長孫天琦曾公開回應稱,堅持市場化、法治化的原則,壓實相關金融機構和相關股東的主體責任。依法保護投資者的合法權益,同時加強投資者教育,幫助投資者樹立「收益自享、風險自擔」的風險責任意識,準確評估自己的風險承擔能力。產品處理上,要嚴肅市場紀律,防止道德風險和逆向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