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跨界「接盤」:不差錢的茅台首次舉債背後

跨界「接盤」:不差錢的茅台首次舉債背後

  原標題:深度│跨界「接盤」:不差錢的茅台首次舉債背後

  入股虧損企業,對茅台集團來說並不多見。

  疫情對經濟造成的「震後餘波」尚在持續。

  9月16日,上海證券交易所公司債券項目信息平台發佈中國貴州茅台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下稱茅台集團)2020年公開發行公司債券(面向專業投資者)的公告。這是茅台集團首次發債。此次發債是為了募集資金進行收購。

  募集說明書顯示,茅台集團收購貴州高速公路集團有限公司(下稱貴州高速)部分股權事項已獲得貴州省人民政府的批複,同意將貴州省國資委所持貴州高速部分股權(最終比例以 2019 年度審計報告確定)轉讓給茅台集團,轉讓價款 150億元。

  一個是資產負債率很低但盈利能力極強的茅台集團,一個是近年來資產負債率在70%左右居高不下、盈利能力相對較弱的貴州高速。疫情期間,受國家對高速公路通行費實施免費的影響,嚴重依賴「過路費」的貴州高速由盈轉虧。在多種融資方式「自救」下,二季度虧損加劇的貴州高速讓大股東貴州省國資委想到了脫手。

  其實,對貴州高速近年來面臨的高負債窘境,茅台集團的當家人高衛東並不陌生。今年3月調至茅台集團任董事長之前,他主政的貴州省交通運輸廳作為全省的交通主管部門,根據《貴州省高速公路聯網收費通行費拆分管理辦法》,每年下達通行費收入計劃,指導貴州高速執行。去年,貴州高速的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才由貴州省交通運輸廳變更為貴州省國資委。

  貴州高速多次自救

  2015年12月,貴州省88個縣(市、區、特區)全部通高速,成為中國西區第一個完成縣縣通高速的省份。

  去年12月30日,隨著貴州省平塘至羅甸高速公路通車儀式在世界第一混凝土高塔橋——平塘特大橋舉行,標誌著平羅高速全線貫通。至此,貴州省高速公路通車裡程突破7000公里,總里程居中國第四,高速公路綜合密度居中國第一。

  「要先富,先修路。」貴州屬於多山地帶。正在打造世界知名山地旅遊省的貴州在經濟發展上卻長期受制於崇山峻岭。所以,近年來每次貴州省的招商引資洽談會,一定會把縣縣通高速作為西區極有競爭力的一張底牌亮出。

  貴州高速是貴州省公路行業的龍頭企業,以貴州省高速公路建設和運營管理為主業,相繼建成貴陽至遵義等四十余條高速(高等級)公路,擁有貴州東西南北四條出省大通道。截至去年末,貴州高速承建的高速公路通車裡程達 3848.61 公里,占同期貴州省高速公路通車裡程約 54.95%。

  然而,高速公路作為貴州發展經濟的突破口是因大量融資作為代價的。貴州省高速公路修建所需資金通常是利用中央和省補助資金作為項目資本金向銀行貸款籌集。

  貴州省交通運輸廳有關負責人曾接受媒體採訪時說,貴州省因地理地貌原因,高速公路建設工程造價偏高,平原地區平均每公里的建設資金大約為5000萬元-7000萬元,而貴州的高速公路建設造價每公里平均需要1.2億元資金。另外,由於經濟發展水平等因素,貴州省高速公路單位車流量及收費標準,較東中部省區顯得小而少。

  雖佔據全省高速公路里程的半壁江山,但貴州高速的負債率也居高不下。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從發債募集說明書獲悉,貴州高速從2017年到今年上半年,資產負債率維持在69%至70%左右。今年上半年,該公司負債高達2894億元。新通車路產投資回報期拉長、銀行債務負擔重,是貴州高速面臨的巨大壓力。 

  在突飛猛進的公路建設中,貴州高速的營收規模從2017年的145億元到去年首次突破200億元大關,但隨著政府補助逐漸減少,養護支出逐年增加;同時,新建項目資金需求較大,財務費用進一步上升,凈利潤被蠶食,去年的凈利潤從2018年的4.6億元銳減為2.2億元。

  一場新冠疫情,讓收入嚴重依賴通行費、凈利率僅為1%的貴州高速一下滑進虧損的深淵。

  貴州高速披露的公開信息顯示,1月下旬至2月中旬,受疫情影響,貴州高速公路的車流量約為往年同期的1/7左右,相對較小。經國務院同意,從2月17號0時起至5月6日0時,所有依法通行收費公路的車輛,免收全國收費公路車輛通行費。

  本來車流量就銳減,免收過路費讓貴州高速雪上加霜,一季度出現嚴重虧損,凈利潤為-8.88億元。該公司當時估計,若後續復工復產不及預期,高速公路通行車輛仍較少,將對盈利產生較大的影響。果然,半年報下來,貴州高速二季度虧得更厲害,又虧了11億元。

  貴州省的扶貧攻堅任務艱巨,財政開支遠大於收入。貴州高速要想增加財政補貼並不現實。公開資料顯示,去年,貴州省財政總收入 3047 億元,同比增長 2.5%。一般公共預算收入 1767億元,同比增長 2.3%。其中,稅收收入 1204億元,同比下降4.9%。一般公共預算支出 5921.40 億元,同比增長 17.7%。其中,扶貧支出536億元,增長 81%。

  事實上,作為企業,貴州高速已多次自救。今年8月,貴州高速發佈的向專業投資者發債一期募集說明書稱, 3 月 13 日,貴州省國資委會同意且經上交所審核同意,該公司擬公開發行不超過 80 億元(含 80 億元)的公司債券。首期募集總金額為不超過 20 億元(含 20 億元)

  從 2012年起發佈第一期企業債,2013年,貴州高速共發佈兩期非公開定向債務。2014年,發行第一期中期票據。2015年,貴州高速發行短期融資券。2016年,短期融資券、私募公司債、中期票據、公司債券。此後融資手段更加頻繁,年年舉債。

  今年3月11日,因疊加新冠疫情因素,貴州省發改委將貴州高速納入《貴州省全省性疫情防控重點保障企業名單(第五批)》名單,並通知省內各大金融機構。建設銀行貴州省分行、國家進出口銀行貴州省分行、中國農業發展銀行貴州省分行分別緻電貴州高速,表示能夠提供疫情防控優惠利率的支持性貸款。

  今年1季度,貴州高速提取了建設銀行貴州省分行提供的優惠利率支持性貸款。 

  茅台集團救急

  但由於融資太多,貴州高速的大部分資產已受限,自身的資產抵押已接近天花板。

  貴州高速的發債募集說明書稱,該公司自主建設公路的項目融資主要為銀行借款,相應的公路收費權已向貸款銀行提供質押擔保。截止3月末,其受限資產合計2818億元,佔總資產的71%,其中收費公路經營權借款質押2286億元,試運行公路經營權借款質押508億元。

  貴州高速利用資產進行抵質押再融資的難度增大,但公路不得不建。

  公開數據顯示,貴州高速新建項目較多, 2020年計劃投資總額319億元,2021年計劃投資385億元,2022年313億元,2023年115億元。未來幾年內,貴州高速每年依然有較大資本支出,相應還本付息與融資壓力較大,存在資金鏈相當緊張的風險。

  貴州省國資委想到了資產負債率很低的茅台集團。

  茅台集團的財務報表顯示,截至6月底,最近一期末的凈資產為 1942 億元(合並報表中所有者權益合計),合並報表口徑的資產負債率為 14.21%。本次債券上市前,發行人最近三個會計年度實現的年均可分配利潤為 255.52 億元,預計不少於本次債券一年利息的 1.5 倍。

  經會計師事務所測算,發行150億元債券且假設全部用於對貴州高速公路集團有限公司的股權收購,以 2020 年 6 月 30 日合並報表口徑為基準,貴州茅台的資產負債率將上升至 19.54%,仍處於較低水平。

  按照募集說明書的設想,本次債券發行規模不超過 150 億元,扣除相關發行費用後,擬用於對貴州高速公路集團有限公司股權收購、償還有息債務、補充流動資金需求等。由於債券的註冊和發行時間具有不確定性,茅台集團將根據股權收購事項進度安排,使用自有資金支付或外部籌資等方式先行支付部分股權受讓款。

  待募集資金到賬後,茅台集團在不影響募集資金使用計劃正常進行的情況下,經公司董事會或者內設有權機構批准,可將暫時閑置的募集資金進行現金管理,投資於安全性高、流動性好的產品,如國債、政策性銀行金融債、地方政府債、交易所債券逆回購等。

  幫兄弟公司救急,茅台集團並非第一次。

  截至今年上半年,茅台集團對外擔保金額 35億元,給貴州烏江能源投資有限公司(曾用名「 貴州產業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提供。

  去年12月25日,貴州茅台(600519.SH)發佈國有股份無償划轉公告,公司控股股東茅台集團擬無償划轉公司5024萬股股份(佔總股本4%)至貴州省國有資本運營有限責任公司。後者是貴州省財政廳旗下公司。

  白酒營銷專家肖竹青對此表示:「未來茅台在金融方面的作為會更主動更頻繁,包括化解貴州相關政府平台的債務風險。對於茅台集團,從龍頭企業到金融控股龍頭企業,這也是一種機會,是它的責任,也是它的使命。」

  但出錢化解債務危機的同時,入股虧損企業,對茅台集團來說並不多見。

  茅台集團主要的參股企業有貴州省廣播電視信息網路股份有限公司、貴州鐵路投資有限責任公司、貴州銀行股份有限公司 、貴州貴陽龍洞堡國際機場股份有限公司、貴陽貴銀金融租賃有限責任公司等。

  上述企業中,去年,貴州鐵路投資實現凈利潤3億元,貴州銀行盈利35億元,龍洞堡機場盈利2000萬元,貴銀金融租賃盈利5.3億元,貴州省廣播電視盈利2.1億元。

  (作者:文靜 編輯:徐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