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求小不求大 阿里新製造「犀牛工廠」藏了3年不只是為了做文化衫

求小不求大 阿里新製造「犀牛工廠」藏了3年不只是為了做文化衫

原標題:求小不求大 阿里新製造「犀牛工廠」藏了3年不只是為了做文化衫

【TechWeb】「杭州餘杭區順風路509號」,這是阿里巴巴新物種—犀牛智造的所在地。或許是巧合,作為「五新戰略」的最後一城以及模式相對較重的業務,阿里選址於此可能是希望犀牛智造的未來能夠順風順水,畢竟,不論是對於國內的製造業還是阿里來說,這都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嘗試。

abcf-izeysaz7317185.png

通過走訪工廠,TechWb發現,相比較普通的製造工廠,犀牛工廠在設備上、人員管理以及整體的運營體繫上都更加智能化,效率更高,可以說是一座數字化工廠。就像犀牛智造平台CEO伍學剛說的那樣,「新製造不是為了顛覆製造,而是為中國製造找新未來,讓『Made in Internet』成為現實。」

另外,相比較普通的製造廠,從接單的來源以及產品的特性上來看,犀牛工廠更多的還是為天貓淘寶中小商家進行服務,還是阿里體系內的一個循環。

3年磨一劍 犀牛智造拼上「五新戰略」最後一塊版圖

一般情況下,阿里新業務從立項到正式推出都會經歷一段時間,長短不一,基本上在一兩年左右。不過,像犀牛智造這樣低調準備了3年的業務線,在阿里內部還是少有。而這,中也能從側面看出阿里對於新製造的看重。

說起新製造,就得將時間拉回2016年,那一年阿里提出「新零售、新金融、新製造、新技術、新能源」的「五新戰略」。其中,以盒馬、螞蟻集團、達摩院以及城市大腦等新零售、新金融、新技術和新能源戰略不斷發展,只有新製造一直不聽聲響。

需要注意的是,新製造並不是阿里刻意造出的名詞,而是適應當下新時代發展而誕生的產物。當前,在新消費時代下,消費者開始追求個性化、多元化的品質消費。同時,在疫情和國際貿易環境的雙重影響下,主打規模化、批量化的工廠,面臨產能過剩的問題,而一些量少的中小品牌商家卻得不到重視。

在阿里的理念中,新製造意味著數字技術對傳統製造業的深度重構,實現製造業的智能化、個性化和定製化。簡而言之,工業時代的製造業考驗的是生產一樣東西的能力,數據時代考驗的是生產不一樣東西的能力。

其實,早在2017年8月,阿里便低調啟動「犀牛智造」,這個專門為中小企業服務的數字化智能化製造平台,率先在服裝行業開始了新製造的探索。只是,由於是一個全新的產物,所以一直在摸索和探索中,並未對外公開,在阿里內部也一直是個保密項目。

a2e5-izeysaz7317183.png

而「犀牛工廠」的正式登場,意味著自「新零售」之後,阿里巴巴「五新戰略」再下一城。根據官方公布的數據顯示,在試點運營2年多的時間里,犀牛工廠已累計為200位淘寶天貓商家、主播、時尚達人等提供生產服務。天貓淘寶總裁蔣凡指出,未來20年,我們相信從生產到終端銷售一定會實現全應用的數字化和智能化。

商家的共享工廠 「犀牛智造」到底新在哪裡

「相信有一天,我們的智造能力可以像今天的雲計算一樣被調用,實現生產的雲端化,從而大幅降低社會資源的浪費,商家也可以更加專註于商品的設計、品牌的打造和客戶的服務」,這是蔣凡對「犀牛智造」的期望。

從官方的介紹中可以得知,對比傳統製造廠商,「犀牛智造」最大的不同便在於其生產理念以及數字化應用上。其中,相比較傳統製造廠商大規模、批量化生產的特性,「犀牛智造」可做到100件起訂,7天交貨。簡單來說,「犀牛智造」是需求驅動,市場和消費者要什麼就生產什麼,為量少的中小品牌商家提供了新的解決方案。

藉助「犀牛智造」,品牌商可以根據實時的銷售情況進行款式的調整,響應潮流,以降低風險。3年時間的積累,「犀牛智造」也一步一步跑通了小單起訂、快速反應的柔性製造模式,通過洞察需求和數字化製造,商家真正做到了按需生產。

c122-izeysaz7317461.png

不過,伍學剛告訴TechWeb,目前「犀牛智造」更多的還是面對淘寶天貓上的商家,不會面向C端的消費者提供服務。在他看來,「新製造聽起來高大上,對商家來說就是一家聰明的共享工廠,我們接小單、急單。所以90%的客戶都是中小商家,尤其是淘寶天貓上的新品牌。」

讓中小企業從繁重生產中解脫出來,具備與大企業競爭的關鍵能力,這是「犀牛智造」帶給商家最直觀的感受,而在這些新製造能力的背後,也是阿里在技術上不斷投入的結果。

根據官方給出的數據,過去3年,「犀牛智造」投入大量的研發資源,獲得了超過60個在服裝製造領域的專利。對比傳統製造商應對能力差的弱點,「犀牛智造」會通過AI技術,從淘寶天貓、社交資訊、潮流趨勢等大樣本中,洞察出消費需求,給到品牌商「該款式下個月能賣出多少件」的銷售預測建議,指導品牌商生產爆款產品。

從變革服裝行業開始 「犀牛智造」未來還要做筆幾十萬億的生意

單從「犀牛智造」的理念和模式來看,不由得讓人想起去年興起的C2M風潮。只不過,「犀牛智造」更像是B2M,面向的還是B端商家,進行小批量、個性化定製。

對於為何選擇從服裝行業垂直切入,伍學剛解釋稱,製造行業是鏈路很長的行業,我們必須在行業真正創造出價值,因此要選一個垂直行業垂直做深,把價值真正做出來。這就要求,選擇的行業是一個大行業,行業痛點要很深,阿里做這件事情相對於別人來做有相對優勢,而服裝行業完全符合「犀牛智造」的定位。

數據顯示,服裝是一個巨大的產業,中國的服裝市場規模高達3萬億,是消費品市場最大的品種之一。服裝行業的痛點,尤其是針對中小企業,首先是庫存問題,因為服裝的時尚屬性、產品的生命周期極短,又受潮流、天氣等諸多因素影響,傳統的以產定銷的商業模式造成巨大的浪費,因為各種原因導致庫存打折浪費高達數千億。

並且,服裝是阿里巴巴電商平台最大的銷售品類,已經擁有萬億級別的銷售規模,可以通過數字洞察、利用演算法模型,發現市場機會和做出預測,幫助中小商家進行精準地開發和生產。

8d21-izeysaz7317463.png

不過,伍學剛還表示,從服裝行業切入,不是說阿里做新製造只做服裝行業,在服裝行業後會逐步擴寬服務的行業。

在他的心裏,「犀牛智造」瞄準的是一個幾十萬億級別的市場,未來也不單單隻做文化衫。伍學剛認為,新技術一定會助力製造業的發展。今天中國90%以上的機器沒有互聯互通,都是一個個獨立的載體,如果把這些全部打通、智能化,將徹底改變經濟發展的方式,這裏的機會巨大,我們只是吹響了號角,未來十年十五年製造業產業端的數字化一定會風起雲湧,絕對不亞於今天的互聯網。

三年時間,「犀牛智造」交出了一份合格的答卷,前期營造的神秘感以及投入,足以見得阿里集團對該新業務的重視。不過,製造業的變革不是一朝一夕,也不是造幾個新詞就行。就當下來看,犀牛工廠展現出了傳統工廠不可比擬的優勢,但是目前仍只是面向服裝行業以及內部商家的一個試驗場,未來在別的領域能否跑通,還需要時間的驗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