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世界十大威士忌,日本竟佔6席:深度解析日威,為何能後來居上?

世界十大威士忌,日本竟佔6席:深度解析日威,為何能後來居上?

  世界十大威士忌,日本竟佔6席:深度解析日威,為何能後來居上?

  威薰

  日本威士忌的火,越來越旺。

  前有WS網站搜索結果,10大最暢銷威士忌的排名,日本威士忌佔據榜單六席!

  近有,山崎55年,單瓶破記錄HK$620萬成交。

  一瓶酒,就是一套房。北上廣深的房!

  可明明日威以前不僅賣的很便宜,而且銷量慘淡,蒸餾廠一個接一個破產倒閉。

  如今怎麼卻被人們競相追捧起來?

  究竟是何原因?什麼秘密?讓僅有97年歷史的日威,實現增長傳奇?

  看日本威士忌歷史,我們也許就能找到真相。

  1、「黑船」事件與威士忌首現日本

  1853年。

  美國東印度艦隊,「一炮轟開了日本幕府時期的國門」。

  自此,閉關鎖國、愚昧落後的日本,步入被西方列強壓榨時期。

△ 1853年美國佩利艦隊駛入日本港口

  為傾銷商品,掠奪錢財,美國迫使日本簽訂「友好通商條約」。

  隨後,大量西方國家商品湧入日本,其中就包括威士忌。

  當通商口岸開放後,許多外國人在日本形成了居住區,他們對威士忌有強烈需求。

  東印度艦隊司令馬休·佩里,也開始將自己喜愛的威士忌向日本傾銷。

  威士忌,這樣一個屬於西方的產物,就這樣被帶到了遙遠的東方——日本。

  彼時一些日本商家,因有利可圖,亦開始進口國外威士忌,在日本本土銷售。

  由此,威士忌,在西方侵略者和日本商人的共同支配下。

  開始形成一定規模。

  2、明治維新與威士忌的流行

  隨著腐朽的幕府時代結束,到了明治維新時期。

  彼時不少日本青年,被西方文化影響,認為「西方的,就是好的」「威士忌就是時髦的」「威士忌是潮流的」。

  故而,來自西方的威士忌開始進入日本青年日常生活社交中。

  日本國內市場,自明治維新始,也開始對威士忌有大量需求。流行一時。

  其間有個趣事。

  除開西方人的銷售,不少日本商家,看到其中利益,開始在進口酒精中添加色素等來製成所謂「威士忌」,用以滿足大家。

  這種粗製濫造的產物,自然長久不了。

  不過,這也開啟了日本自己生產威士忌的先河。

  日本國內許多進步人士以為,憑什麼西方就能做,自己做不了?

  在這種思潮的影響下,不少人開始用各種方法製造威士忌。

  然而,空有想法卻沒技術,造出來的東西?也只能勉強稱為,「四不像」。

  值得慶幸的是。

  當種子埋下,時間總會讓種子,生根發芽!

  3、竹鶴政孝與日本威士忌的不解之情

  1918年,日本威士忌出現歷史性人物。

  竹鶴政孝。

△ 竹鶴政孝

  為釀造本國威士忌,「攝津酒造」的負責人阿倍喜兵衛,派遣竹鶴政孝,去蘇格蘭拉斯哥大學,學習釀酒技術。

  竹鶴真可謂天選之子,他不僅順利完成學業,還像被幸運女神眷顧一般,得到了參觀坎Bell鎮威士忌釀酒工廠的機會。

  不僅如此,他還把自己所見所學,全部記錄到他的小冊子裏面,在回國之後,將這些資料交給了自己的老闆阿倍喜兵衛。

  這本小冊子就是後來的傳奇筆記:『竹鶴筆記』。

△ 竹鶴筆記

  可當竹鶴政孝滿懷熱血回國時,卻遭受了一次重大打擊。

  隨著美國「禁酒令」的頒布以及威士忌市場的衰退,阿倍喜兵衛遭到了股東的各種反對意見:

  「在蘇格蘭之外不可能釀出純正的威士忌」

  「建設蒸餾設備的投入和收穫不成比例」

  「賺不到錢!」

  阿倍喜兵衛不堪重負,竹鶴政孝也只能在1922年遺憾辭職。

  4、鳥井信治郎與竹鶴政孝

  到了大政年代,日本威士忌開始出現雛形。

  彼時,經營壽屋(現三得利)酒店的老闆鳥井信治郎,正為重塑日本威士忌產業苦惱。

△ 鳥井信治郎

  當他聽到竹鶴政孝辭職,隨即與他簽約。

  合約10年,年薪4000日元!

  這是一份超豪華邀約,堪比如今大型企業高管。因為當時日本上層社會,待遇超好的銀行工作人員年薪,也才600日元。

  竹鶴早就有釀造威士忌的夢想和雄心。接收到這份邀約,自是義不容辭。

  1923年,「山崎蒸餾所」建立。

  僅僅幾年過去,1929年,竹鶴政孝所釀製的「白標」威士忌問世。這是使用日本本地種植的大麥釀造的第一款威士忌。

  然而,「白標」威士忌雖被寄予厚望,但在市場上並沒有取得預想中的強烈反響。

  1930年,壽屋又推出『紅扎』威士忌,銷量同樣令人失望。

  1931年,威士忌產品的入不敷出,讓鳥井信治郎不得不選擇「山崎蒸餾廠全面停產」。

  太過可惜,也是無奈之舉。

△ 山崎蒸餾所

  竹鶴政孝和鳥井信治郎積累已久的矛盾,也在山崎蒸餾廠停產後爆發。

  鳥井信治郎,始終認為應該生產適合日本人口味的威士忌,但竹鶴政孝卻堅持釀造純正的蘇格蘭威士忌。

  信仰的極大分歧,是不可調和的。

  這讓竹鶴政孝合約期滿後,決意離開壽屋。

  這一離開,卻也成就了彼此!

  5、NIKKA與「三得利」的崛起

  1934年,竹鶴政孝終於實現自己最初的雄心。

  他從壽屋離開後,與股東成立了『大日本果汁株式會社』,這就是日後大名鼎鼎的NIKKA。

△ NIKKA酒廠

  此後,竹鶴先是在日本北海道建立了『余市蒸餾所』,後又專心在釀製威士忌的橡木酒桶方面下足功夫。

  為此,他更是特地從萬里之外的蘇格蘭運來釀造威士忌的酒桶,並且聘請來自橫濱的小松崎與四郎進行拆桶工作,以分析蘇格蘭威士忌酒桶釀造的奧秘。

  除了堅持使用傳統的橡木酒桶釀造威士忌之外,他還保留了數千種酵母菌,以釀造出不同風格的威士忌。

  冰天雪地的北海道,帶有竹鶴萬千期盼的『余市蒸餾所』。

  所有努力,所有熱切,所有希冀,都在1940年得到了應有回報。

  1940年,NIKKA推出了兩款暢銷的產品:稀有老尼卡威士忌,尼卡白蘭地。

△ Nikka Brandy

  這兩種威士忌,一經推出,便迅速席捲日本威士忌市場。獲得了市場的廣泛認可。

  NIKKA,也因此有了跳躍式的經濟增長。

  另一邊。

  與竹鶴政孝分手後的,鳥井信治郎,則轉向研發調和威士忌。

  1937年10月8日鳥井信治郎推出了第一款調和威士忌——「角瓶」。

  「角瓶」推出後,頗受好評。

  而且由於當時日本逐漸進入戰爭狀態,外交惡化之下,日本全面禁止了西洋威士忌等產品的進口,一下子沒有了競爭對手的「角瓶」,迅速佔領了日本威士忌市場,並成為日本海軍、陸軍等的指定軍需物資,被大量採購。

  鳥井信治郎與竹鶴政孝,NIKKA和三得利,皆開始了自己的傳奇之路。

△ 三得利角瓶威士忌

  怎奈好景不長。

  1945年日本投降後。

  彼時日本幾乎所有的酒廠,日子都不好過。

  經濟低迷,讓威士忌產業備受打擊。

  日本本土遭遇美軍轟炸後。

  鳥井信治郎公司的大阪總部及工廠等全部被夷為平地,打拚近50年的基業,唯一保住的只有生產威士忌的山崎蒸餾所。

  日本威士忌即將毀於一旦。

  可為何日本威士忌如今風靡全球?

  戰敗後的日本,威士忌產業該如何發展?

  1、經濟騰飛背景下的日本威士忌

  1951年,《舊金山和約》的簽署,日本迎來崛起機會。

  生活水平的提高,讓喝洋酒的生活,漸漸成了有錢人的標配。

  洞悉到日本國內大量的需求。

  接管壽屋的鳥井信治郎的二兒子佐治敬三,大胆的採用廣告等形式為威士忌銷量增長提供了很大幫助。

△ 中(佐治敬三) 右(鳥井信治郎)

  另一邊,竹鶴政孝也沒閑著。

  1955到1962年,竹鶴連續推出的四款威士忌。其中包括極為經典的超級NIKKA威士忌。

  在日本經濟迅猛發展的情況下,NIKKA的威士忌都取得不錯的效果。

△ 超級NIKKA威士忌

  值得一提的是,1956年,輕井澤蒸餾廠開始建成。

  時間到了60年代,日本完成了戰後的第二次經濟騰飛。整個社會的錢財都迅速增多。

  為了更好發展。

  1963年,佐治敬三將壽屋更名為三得利。

  三得利和NIKKA,也不約而同選擇了擴建,三得利增加了四座罐式蒸餾器,NIKKA安裝了蒸餾穀物威士忌的設備(為宮城峽作鋪墊)。

  NIKKA在1969年建立『宮城峽蒸餾所』,三得利也在1972年成立『知多蒸餾所』,1973年,三得利又在興建如今鼎鼎大名的『白州蒸餾所』。

△ 白州蒸餾所
△ 白州蒸餾所

  值得一提的是。

  1976年,日本威士忌歷史上真正地第一支麥芽威士忌,輕井澤單一麥芽威士忌出現。

  隨後,進入80年代。

  如今知名度很高的『山崎12年』、『北海道12年』單一麥芽系列也開始出產。

  到了90年代初期,余市10年、宮城峽12年、山崎18年等等都先後推出。

  經濟騰飛的日本,讓威士忌產業達到了空前繁榮。

  然而,經濟騰飛的背後,也開始危機四伏。

  2、日本威士忌的低谷

  80年代,日本的經濟進入到惡性循環。

  從1983年開始,威士忌產業市場規模,在十 年內縮減一半。

  人們漸漸,不想在威士忌上花錢。

  這就導致,大量中小企業停產倒閉。其中就包括輕井澤和羽生。

  輕井澤,幾經轉手最終落到了私人買家手中。

  羽生更糟糕,新經營者要把400多桶原酒丟棄。

  值得慶幸的是,

  羽生,最終由熱愛威士忌的肥土伊知郎留住。

  2007年肥土伊知郎,就以之前留存的400多桶原酒,建立起後來著名的『秩父蒸餾廠』。

  在日本威士忌產業中,肥土伊知郎,豎起了自己的門檻,留下了一段佳傳。

  「日本羽生威士忌,不能就這麼完了!」

  「你們都不做威士忌了,我,肥土伊知郎做!」

  「你不堅持?我堅持!」

△ 肥土伊知郎

  肥土伊知郎故事,彷彿就代表了日威千禧年後的變化的縮影。

  3、日本威士忌之王者歸來

  千禧年後,日本威士忌復甦!

  其歸來之勢態,兇猛剛強,卻又夾雜著日本人的智慧、勇氣、倔強。真的不得不讓人感嘆:日本這個民族是非常值得去研究的。

  日威復甦標誌性事件,就是2001年NIKKA憑藉『余市10年單一麥芽威士忌』,獲得威士忌雜誌評選的『BEST OF THE BEST 2001 』。

  這是日威,首次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好威士忌」。

  △ 余市10年單一麥芽威士忌

  此後,各項世界威士忌大獎賽再也少不了日威的身影。

  山崎、響、白州、輕井澤,穩穩佔據世界威士忌前幾的寶座。

  世界上的認可,起初並未給威士忌帶來極大商業化規模的提高。

  彼時,又一巨大轉折點出現。真讓人不得不感嘆:「日本人真會做生意。」

  2008年,三得利開創性地發明「Highball」威士忌喝法。

  將一份30~45ml的威士忌,加入裝滿冰塊的高球杯中,加入3杯左右的蘇打水,只輕輕攪拌一下即可,口感清涼舒爽。

  同時,三得利不惜重金打廣告。

  把「Highball」樹立「低熱量、低酒精、便宜、好搭餐、流行時尚」的形象,並請多為人氣演員代言。

  一時之間,「Highball」風靡日本,年輕人、大學生無不視之如最流行玩法。

  喝威士忌,成了社會新風尚。

  三得利的廣告,讓各種威士忌的銷量都猛增。

  另一方面,威士忌+電視劇,更是把威士忌徹底推向了大眾。

  2014年,NHK重磅推齣電視劇《阿政》,這個以竹鶴政孝為原型的故事,瞬間吸引了多數日本普通民眾。

  人們在感慨竹鶴政孝的奮鬥史、以及他和愛人之間真摯的感情時,也深刻記住了NIKKA威士忌。

△ 電視劇《阿政》

  一方面是國家威士忌大獎賽上,日威屢獲榮譽。

  另一邊是國內普通民眾生活中,看到越來越多威士忌背後的日本文化故事。

  日威有了名譽加持,更有大眾基礎。

  傳奇日威,王者歸來!

  4、停產停產再停產!

  威士忌不是飲料,可以天天生產。

  它需要時間,時間的沉澱,再接受市場的考驗,周期太長太長。

  這也讓日威面對一個極大問題?原酒不足!

  誰能料到日威之後市場那麼大?

  誰能有多少倉庫才儲存需要極高儲藏品質的原酒?

  近年來,停產停售的消息,一次次襲來。

  『響17年』、 『響12年』、『白州12年』、『余市』所有『年份威士忌』、『宮城峽』所有『年份威士忌』、『富士山麓 樽熟原酒50°』......

  也許就在我們喝著某款日本威士忌時,酒廠可能就在考慮要不要停產。

  這種感覺,就好像你打開了櫥櫃,裏面卻空無一物。

  遺憾、可惜,卻又無奈。

  5、漲價漲價再漲價!

  因為原酒越來越少,日威的價格也一再被推向新高。

  2015年8月,「輕井澤1960」以接近83萬人民幣的價格拍出,刷新了日本威士忌單瓶最貴拍賣記錄。

  2018年5月,山崎50年初版威士忌以港幣260萬成交,再次破紀錄。

  2018年8月,山崎50年初版威士忌又再次拍賣,以港幣2695000的高價成交,只花了三個月,就打破了由它自己創造的世界威士忌拍賣記錄。

  2020年3月,「輕井澤1960」以270萬人民幣的價格,超越山崎,榮登最高價值日本威士忌的寶座。

  可才過5個月,2020年8月,山崎55年威士忌,又拍出了港幣 620 萬的成交價,再度刷新日本威士忌單瓶成交記錄。

△ 山崎55年威士忌

  日本威士忌價格的一漲再漲,讓不少人感嘆:

  能跑贏通貨膨脹的、能追得上房價漲幅的,也只有它了!

  是!

  以前一瓶酒,也只不過幾千幾萬而已。如今一瓶酒,甚至就是一套房!

  日本威士忌的市場,就此被徹底點燃。如今的日本威士忌市場,也越發火熱。

  這讓許多已倒閉的酒廠重燃希望。

  那些曾經放棄自己釀造威士忌夢想的人,現在正悄悄回到這個行業。

  時間不會辜負堅持,許多新的蒸餾廠都慢慢開始建立。

  日威,開始綻放在這個世界。

  6、總結

  回顧日本威士忌97年的歷史。

  我們可以看到,日本真正建立了屬於自己的「威士忌文化」。

  從最開始迫於美國壓力,進而被傾銷威士忌,到一代新朝,明治維新下,年輕人懵懵懂懂的追求西方生活方式,開始喝威士忌。

  再到鳥井信治郎、竹鶴政孝,這些日本本土真正熱愛威士忌的大師出現。

  他們把威士忌,徹底變成了屬於日本的威士忌。

△ 電視劇《阿政》

  也許有不少青年是為追趕潮流、為時髦,也許有不少人在日本經濟崛起和低迷時期只將威士忌作為某一種消費品,可有可無;也許有商人在推波助瀾售賣威士忌。

  可當時間沉澱下來。威士忌在廣告中、在電視劇中出現。

  我們可以看到,威士忌在日本已成為一種常態的生活方式。

  「他們不是標榜自己,他們不再是為時髦,他們只是單純喜歡威士忌,喜歡喝威士忌。」

  「他們享受擁有威士忌的生活。」

△ 電視劇《阿政》

  至於一瓶酒為何能賣到幾百萬?同樣口感,日威價格要超蘇格蘭威士忌好幾倍!

  其間種種。

  亦非一言能述,迄今也無定論。

  我們能看到的,是日本威士忌帶著屬於它們自己的文化,不斷堅持,雖有沉淪,最終昂首屹立世界之巔。

  是!堅持下去,有自己的獨特,走自己的路,創造好自己的文化,做好自己,即便有沉淪,

  可殺不死的,註定讓人更強大。

  所有失去的一切,都會以另一種方式王者歸來。

  日威如此,世間萬物莫不如此!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