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百度要打翻身仗 未來籌碼分量幾何?|觀潮

百度要打翻身仗 未來籌碼分量幾何?|觀潮

  新浪科技 楊雪梅

   百度 近幾年的大會主題,基本都圍繞AI,這幾乎也是百度目前唯一的籌碼。

  在剛剛過去的2020百度世界大會上,百度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李彥宏攜眾高管集中展示了一場AI成果「大閱兵」。不同於往屆強調技術突破,今年的大會集中在產品維度,首次公開展示全無人駕駛、發布無線智能耳機、推出虛擬助手度曉曉,展示了小度智能音箱在家庭陪伴和酒店服務場景中的成績,甚至還炫了一把頗具科技感的Apollo未來駕艙。

  陣痛變革一年多,百度試圖拋開保守的風格,不斷提速AI商業化。過去兩個季度,百度的在線營銷收入增長放緩、亟待破局,但AI新業務發展可觀,有望成增長動力。

  23年前,互聯網叩響中國的大門。在過去的20年間,百度曾享受互聯網帶來的紅利,迎來高光時刻,但是往後的移動互聯網時代,百度卻沒能站上移動互聯網的潮頭,甚至在巨頭競爭中錯失高位。

  而在今天的智能時代下,AI被認為是未來大勢。作為AI產業中的「長期主義」者,百度這些年不斷投入,「AI研發預算需要多少就給多少」。

  如今,對於行走在艱難轉型的漫漫長路中的百度而言,AI新業務能帶來多少想象空間?百度要真正迎來「翻身」機會還需要等幾年?

   五年時間,百度能燉好這盤「主菜」嗎?

  「互聯網講求的是快,就像一道開胃的前菜,上菜速度快,但是對技術的要求和挑戰並不是很大;而人工智慧是數據、演算法和算力三位一體協同發展,能量顯現出來會相對慢一些,就像是一道文火慢燉的主菜,需要更多耐心、更長時間的投入,但營養價值也會更高。這個由快到慢的過程,恰恰是技術創新對產業升級的影響不斷加深的過程。」

  李彥宏在新書《智能經濟》中這樣寫到。筆墨之間,更見他對於未來智能經濟新階段下百度命運的期盼。而百度Apollo自動駕駛,則被認為是最能改變百度未來的「主菜」之一。

  Apollo自動駕駛是百度AI戰略的重要業務方向,也是百度的重要版圖之一,提供自動駕駛軟硬車一體解決方案、開放平台和生態。

  更早之前,百度無人車登上熱搜榜,還是三年前那次罰單事件,載著李彥宏的百度無人車駛上北京五環,李彥宏用一張罰單,讓外界了解了那時的百度無人車的初貌。

  如今,國內的自動駕駛技術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從過去幾年有安全員的自動駕駛到全無人的自動駕駛(安全員遠程操控),這是一個新的開始,也意味著百度自動駕駛進入快車道。

  幾乎從百度做自動駕駛開始,外界就在關心無人車何時能變現。現在這個問題在百度每個重要的節點還是會被頻繁提起。

  李彥宏在2020年百度世界大會上給了一個答案:5年全面商用。

  他預測自動駕駛5年後全面商用,擁堵大大緩解、不再需要限購限行,無人駕駛車輛逐漸普及,交通事故發生率也會大大降低,以車路協同為基礎的智能交通基礎設施建設,將提升15% - 30%的通行效率,從而為GDP貢獻2.4% - 4.8%的絕對增長。

  隨著行業的成熟,自動駕駛領域的玩家們,都將是其中的受益者。而自動駕駛全面商用,也意味著百度過去數年投注心血將會有更大的發揮空間,將會為百度營收輸血。而自動駕駛帶來的增量也將有望助力百度重回高位。

  在接受新浪科技採訪時,百度集團副總裁、智能駕駛事業群組總經理李震宇表示,未來真正的無人駕駛時代到來時,移動出行格局可能會發生特別大的改變,所以這也是大家在技術攻關方面努力的方向。

   自動駕駛仍要翻越三座大山

  不過,百度靠AI重回高位「道阻且長」,這個周期仍然艱險。

  從自動駕駛來看,一方面,國內自動駕駛領域玩家眾多,且都在經歷了數年的蟄伏后,相繼向公眾開放了自動駕駛服務、或與打車平台達成合作。雖然各自布局的出發點不同,也都在測試和試運行階段,但未來圍繞智能出行必有一戰。從文遠知行、小馬智行等自動駕駛創業公司,到滴滴這樣的移動出行平台方,也都在為未來市場卡位。

  另一方面,整體來看自動駕駛車輛滲透率非常低,全球Robotaxi車輛加起來可能只有幾千輛,還是很小的體量。相較於有2億保有量的汽車產業來看,影響甚微。

  李震宇表示,現在叫車的方式一般是在叫司機本身,到了無人駕駛全面普及時代,用戶其實是在調度一個機器人,對於自動駕駛企業有很大想像空間,但一時半會兒,還不會影響到現有的交通出行格局。

  「這個周期會比較長,可能需要5年10年這樣的周期去迭代。」 他坦言,百度在自動駕駛方面,過去面臨的很多挑戰和困難,現在來看也有。

  比如過去要翻越的三座大山——技術突破、降成本、政策和法規法律。在過去相當長的時間里及接下來,技術大山仍需要突破,現在看來也是最難的。

  當技術獲得突破,量產提升,居高不下的成本也會降低。至於政策法規層面,過去行業對於政策法規大幅度落後於前沿科技的擔憂已被逐漸打消,各地政府對於自動駕駛測試的支持和基礎設施建設的投入相對積極,也帶給企業們更多希望。

  作為AI戰略的重要一環,7年投入,未來自動駕駛業務成熟后,能為百度帶來什麼?

  李震宇表示,總體上百度的定位還是其最擅長的事情,可能是技術的供應商,把整體自動駕駛大腦的套件售賣給運營商、整車廠,也有可能是自動駕駛平台或車輛的運營方,「這些事情還會有些不確定性。但是我們相信,這是未來最核心的部分,我們想再堅持幾年。」

   耳機「破圈」?貼錢搶奪未來搜索入口

  百度不是一個硬體型的選手。即使是在自動駕駛方面,也是由傳統車企等合作方提供車輛硬體配套。

  但是在智能硬體方面,百度這幾年一直在做各種嘗試。從智能屏到智能音箱,再到智能車載支架、智能家居產品、早教機,甚至還發布了無線智能耳機,小度這條業務線不斷在打破邊界。

  有人吐槽,小度這條線越來越像 小米 了。實際上,在智能音箱領域,小米和百度就是激烈的競爭者。

  百度集團副總裁、百度智能生活事業群組(SLG)總經理景鯤透露,這次推出的199元的小度真無線智能耳機,近百人的團隊研發了一年多時間,199元的價格背後百度不僅不賺錢,還是虧錢的,為讓它更快速地進入到更多人的生活中,百度做了補貼價。

  值得注意的是,李彥宏早年曾說過,比較堅持不應該進入硬體領域,而是應該做背後的軟體支持。

  如今,百度的邊界不斷被打破,背後可能是百度對未來搜索入口的爭奪,語音入口是其中一環。語音交互被視為智能家居時代的新入口,景鯤表示,小度破圈背後是百度在做一個對話式的交互平台。

  此前,科大訊飛也發布了首款智能耳機,並強調並非簡單地將耳機視為一個語音入口,而是與訊飛的內容記錄、存儲、轉寫等方面存在緊密聯繫,瞄準訊飛多款產品背後共同的目標群體。

  AI公司押注智能硬體,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一是卡位未來語音入口,二是打造未來軟硬體生態。

  于百度而言,AI越來越成為一種基礎設施,輻射到更多的行業和領域。

   告別舒服掙錢模式 百度尋求新平衡

  李彥宏曾在2016年的採訪中說過,搜索是全世界非常大的產業,而百度又處在一個非常領先的位置。這個錢某種意義上講掙得比較舒服。要想創造出新的、規模化的收入來源,這個過程會很痛苦。

  在面對快速切換的移動互聯網戰場,百度心有餘而力不足,曾敗北O2O、對移動入口反應遲鈍。如今4年過去了,在移動互聯網紅利中失落的百度,正面臨種種長尾影響。

  從其營收結構來看,百度在線營銷收入亟待破局,AI新業務有望成增長動力。

  根據百度2020年Q2財報顯示,在線營銷收入佔比68%,降幅達到8%。其他收入佔比32%,同比上漲18%,主要的增長業務來源為 愛奇藝 的會員收費、雲業務以及智慧交通。

  其他收入中,也包括了AI新業務,李彥宏表示,AI新業務收入在第二季度實現兩位數的同比增長,有望在未來幾年成為營收增長的重要動力。

  AI新業務提速的背後,是百度AI落地變現的體現,同時也是百度搜索收入增長乏力的體現。不管是內部主動求變,還是外部倒逼革新,百度早已走出原來的舒適區,並在整體轉型、高管動蕩等痛苦中尋求AI帶來的新希望。

  如今,百度正在尋找多元化變現方式。在Q2財報電話會議上,百度CFO余正鈞表示,「我們認為非廣告業務未來一定會成為公司成長的重要驅動力,比重越來越大,對於驅動公司整體業績的表現也越來越重要。」

  百度用AI贏來了一個新機會,未來之戰中,百度能利用好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