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政府一年白白支付利息數十億」錯在哪裡

「政府一年白白支付利息數十億」錯在哪裡

原標題:「政府一年白白支付利息數十億」錯在哪裡 來源:證券時報

  高國壘

  《政府一年白白支付利息數十億!地方債資金閑置亟待解決》——一家知名財經日報發表的這篇驚人「新聞」,被多個平台轉載,甚至被同行「洗稿」後另行發表。文章引起廣泛關注和「共鳴」,有讀者甚至評論,「沒有納稅人機制約束,這種事就是常態!」

  實際上,這篇「重磅報導」嚴重背離了事實和常識!這類現象在財經新聞領域具有很大的典型性。正因如此,讓我們來試著解剖一下麻雀。

  內容生產者拋棄經濟

  常識會有多離譜

  上述「新聞」主標題為《政府一年白白支付利息數十億!地方債資金閑置亟待解決》。報導稱,「記者梳理髮現,在有關地方政府債券資金的審計中,絕大多數省份都存在一個共同的問題,即發債籌來的錢『躺在賬上』,白白支付利息。」記者按照地方政府發債所要承擔的利率水平,按照記者估算的「閑置」債券資金規模,以記者想當然認為債券「閑置」資金「趴在賬上睡大覺」、不為地方政府產生一分錢利息為前提,推算出「政府一年白白支付利息數十億!」

  其實,稍有經濟常識的人就會思考,建設項目「閑置資金」存在銀行里是會帶來利息的,可以在保證本金安全的情況下,結合建設項目用款進度,將「閑置資金」辦理定期存款、結構性存款等等。而且,由於資金規模大,地方政府在銀行面前具有較大談判優勢,銀行也會通過提供好的資金回報來爭取這樣的優質大客戶。

  記者臆想出「政府一年白白支付利息數十億」,而且為這一「亟待解決的問題」找到了鑰匙——避免地方發債募集來的資金「閑置」,並圍繞著「避免資金閑置」而探討了許多對策。

  其實,稍有經濟常識的人就會想到,即使就一個建設項目分幾期發債募資,資金划入銀行專戶也是集中的,資金劃出(為項目建設而使用)也註定是陸陸續續的,不可能在募集資金划入專戶當天就全部用光(從專戶劃出),也就註定會有募集資金「閑置」狀態。

  接受採訪的沉沒成本

  才能輸出有價值內容

  採訪過多位專家和業內人士之後出爐的報導,為什麼會踐踏簡單的經濟現實?我們先看財經內容生產的一般過程:記者發現線索後先做案頭工作,形成傾向性意見後,電話採訪專家和業內人士以得到印證和補充。

  筆者本人有時也被財經媒體採訪,或者真正被視為探討財經問題的對象,或者被當作形式上支撐報導的工具。

  相對來說,被採訪者是匆忙應對,如果自己思維不夠清晰,就容易跟著記者思維跑。有時被採訪者的觀點獨立清晰,但被記者斷章取義,提取看似能支持記者先入為主的想法的內容,最終炮製出一篇有背景有數據有調查有採訪有專家意見的「驚人之作」。

  先入為主的想法即使站不住腳也捨不得丟掉,背後往往有現實的經濟利益在起作用。記者做了許多工作之後,如果發現自己要報導的是個偽命題,放棄內容輸出,就放棄了一篇作品和對應的經濟收入及其他利益。狹隘地看,此前為之投入的精力就成了沉沒成本。但是,如果能以稍微長一點的時間作為個人收益核算周期,果斷接受沉沒成本更有利於內容生產者利益最大化,也更符合廣大受眾的基本利益。

  被沉沒成本綁架的

  內容生產者有多反常

  我們還是以上述報導為例。報導稱,「四川……141.82億元閑置超過1年(這甚至超過上述審計署數據)」。記者既然發現突出的數據矛盾,即同口徑的四川一個省的「閑置資金」,超過了包括四川在內的18個省的「閑置資金」——這到底是政府審計部門出了低級而嚴重的差錯,還是記者看錯了,抑或是記者對基本概念理解錯了?對此,記者沒有去確認,而是「帶病」使用這些核心數據,並據此推導出自己臆想的核心結論,其危害可想而知。

  再比如,報導稱,「部分省份審計部門對資金閑置給出的理由包括,項目準備不充分或停止實施、項目進度與資金籌集不銜接等。」 記者既把審計部門當作裁判員,引用其數據,又將其當作運動員,說審計部門「對資金閑置給出的理由包括……」

  財經內容生產者一旦被沉沒成本綁架,就會出現一系列反常舉動而不自知。

  匆匆翻閱資料者,慎言對經濟運行有驚人發現

  「一些地方政府官員不能因為看到別的地方發債,盲目認為自己沒有發債就吃虧,結果舉債申請資金後無法落實到具體項目。」

  在上述報導中,各地方政府領導簡直像幼兒園小朋友一樣——盲目認為別人有玩具自己沒有就吃虧了!

  稍有常識就會知道,政府在經濟運行中連1+1等於幾也算錯、一望即明的問題,是有限的。凡是「發現」這樣「亟待解決的問題」,都要審慎一點。受眾在被情緒裹挾著拍案而起之前,也可以用邏輯稍微捋一下。

  現在越來越不缺「敢說」之士,幾乎人人都可以對政策提出意見而不必負責任。相對來說,現在更加需要的是批評者的負責精神,更加要避免的是為了批評而批評,「反正我文章發表、管它一地雞毛」的心態。

  (高國壘,章和投資管理合伙人,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高級訪問學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