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截至8月末全國網貸機構剩餘15家 網貸存量風險仍需加緊整治

截至8月末全國網貸機構剩餘15家 網貸存量風險仍需加緊整治

  原標題:網貸存量風險仍需加緊整治

  來源:經濟日報

  中國銀保監會最新公佈的P2P網路借貸統計數據顯示,截至今年8月末,全國在運營網貸機構為15家,比2019年初下降99%,借貸餘額下降了84%,出借人下降了88%,借款人下降了73%,網貸機構數量、參與人數、借貸規模已連續26個月下降。還剩下哪些網貸機構在運營?那些停業機構的處置風險應該如何化解?

  「從數量上看,網貸專項治理取得了實質性和決定性進展。」中央財經大學中國互聯網經濟研究院副院長歐陽日輝表示,剩下的平台可能有兩種情形:一是繼續嚴格執行「三降」(出借人人數下降、業務規模下降、借款人人數下降)並承擔企業主體責任,但剩餘在營機構情況較複雜,「三降」工作進展緩慢,後續處置困難大;二是轉型為區域性的互聯網小貸公司。

  在此前銀保監會召開的新聞通氣會上,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副主任馮燕強調,網貸風險整治雖取得進展,但要充分認識到後續工作時間緊、任務重、難度大,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剩餘運營機構「三降」工作進展緩慢,存量風險依然艱巨,退而不清、退而難清的問題存在。

  防止「假清退」也一再被業內專家提及。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認為,清退容易處置難,還需要採取切實措施,鞏固清退成果,防止「假清退」。特別是要加大對停業機構存量業務的處置力度,依法合規做好對投資者的兌付工作。還要防止停業機構死灰復燃,轉向地下繼續經營。

  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今年完成整治收官工作,並不意味著把剩餘的15家網貸平台全部關閉,這些平台仍有完成轉型工作的可能。

  歐陽日輝表示,根據《關於網路借貸信息中介機構轉型為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在合法合規前提下,個別的網貸機構有希望轉型為全國經營的小貸公司,大多數網貸機構只能成為區域經營的小貸公司。比如,今年上半年,廈門市地方金融監管局就批准了2家網貸機構轉型為單一省級區域經營的小額貸款公司。

  轉型小貸公司也非易事。董希淼表示,網貸機構如果想轉型為小貸公司,需要符合小貸公司的准入條件和要求,比如資本金要求。目前,中國已有較多存量小貸公司,小貸公司特別是網路小貸公司的資質並不容易獲得。而且,小貸公司的經營模式與P2P網貸機構差異較大,轉型難度不小。

  對於後續工作,馮燕指出,下一步要加大對借款人惡意逃廢債打擊力度。截至今年8月末,已有200餘家網貸機構接入央行徵信系統和百行徵信,加快推進網貸信用信息,完善失信借款人聯合處置。

  「加大網貸機構存量業務風險化解,就要加大對惡意逃廢債的打擊力度。除了將網貸機構接入徵信系統外,還要運用科技手段,做好資金流向的監測和追蹤,提高網貸機構存量資產的清查和返還。」董希淼表示,司法部門應加大對惡意逃廢債行為的打擊,特別要加大對「反催收聯盟」的懲處,維護良好的社會誠信體系。

  同樣,歐陽日輝表示,處置惡意逃廢債工作可以從完善制度建設和加強監管科技運用兩方面著手。此外,行業自律組織也要積極探索和創新對惡意逃廢債的打擊方式。比如,北京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於2019年1月發起成立互聯網金融資產管理聯盟,利用技術賦能,引入大數據和人工智慧催收系統,將司法和非司法方式並舉,推動平台開展合規催收,聯合多方力量利用多種工具和形式打擊逃廢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