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御家匯押注網紅直播攤薄凈利:被指依賴單一品牌 存貨應收雙高

御家匯押注網紅直播攤薄凈利:被指依賴單一品牌 存貨應收雙高

  兩個月內連遭問詢,御家匯的「存貨應收雙高、盈利能力差」等問題被一一擺到了檯面上。

  出品|每日財報

  作者|呂明俠

  顏值經濟盛行下,美妝上市公司表現可圈可點。4家A股美妝上市公司中,上海家化、珀萊雅、丸美股份2020年上半年均維持正向增長,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83億元、1.79億元、2.68億元。

  而依靠湖南邵陽「灘頭御泥」—御泥坊面膜起家的御家匯(300740.SZ),也交出了自己的答卷。御家匯發佈2020年半年報稱,上半年營業收入14.14億元,同比增長45.39%,歸母凈利潤3362.84萬元,同比增長464.19%。

  雖看似業績增速亮眼,但其主要是因為去年同期基數偏低,數據顯示,2019年中報御家匯凈利潤僅596萬元。《每日財報》注意到,御家匯的現金流為負,壓力依舊存在。

  事實上,御家匯兩個月內連遭問詢,已經連續兩年的凈利下滑、受制於單一品牌的御家匯距離真正走出困境還有很遠。 

  股價背離二度引發問詢 巨額銷售費用吞噬利潤

  御家匯一直是以「網紅經濟概念股「的身份在二級市場「走紅」。自從市場上開始熱炒網紅經濟概念股,御家匯的股價就隨之飛漲。年初至今,御家匯股價漲幅達131.51%,近60日漲幅為181.31%。

  然而《每日財報》發現,御家匯的股價與公司經營基本面並不匹配。

  數據顯示2017-2019年,御家匯的凈利潤和扣非凈利潤連年縮水。2017年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58億元,2018年減少至1.3億元,2019年縮為0.27億元。

  而扣非凈利潤則更加「不給力」。2017年,御家匯扣非凈利潤為1.48億元,2018年減少至1.06億元,2019年縮為0.006億元。

  而且,近年來御家匯的現金流和凈利潤也出現不匹配的情況。2018年御家匯凈利潤為1.58億元,但經營性現金流為凈流出0.35億元。2019年,御家匯的凈利潤驟降至0.27億元,同年經營性現金流為凈流出2.09億元。

  綜合來看,2015-2019年,御家匯凈利潤合計為4.37億元,經營性現金流卻凈流出0.9億元。那麼錢去哪了呢?《每日財報》注意到,或許與其砸重金與李佳琦、薇婭等頭部網紅主播合作密切相關。

  御家匯自己也在年報提及,2019年公司與李佳琦直播合作47次;與杭州謙尋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旗下網紅代表薇婭)簽有框架合作協議,與薇婭直播合作超過30次;與陳潔Kiki、烈兒寶貝等超過1500位網紅主播合作,直播總場數累計超8000,可謂財大氣粗。

  所以御家匯銷售費用近三年每年都以兩位數的幅度增長,2018年、2019年該項支出分別為8.47億元、10.41億元,同比增幅分別為51.64%、22.82%。今年上半年,御家匯的銷售費用依然是大手筆,花費5.95億元,同比增長55.29%。

  業內人士表示,頭部網紅帶貨可以帶來超高的銷售額但不等於能帶來可觀的利潤,頭部網紅帶貨需要投入各種費用成本,產品也要降價,長期內靠此不僅產生不了什麼利潤,甚至是「賠本賺吆喝」。

  星期六就是典型的前車之鑒,此前因投資李子柒團隊股東所在公司一舉創下26天18個漲停。

  但潮水退去後,今年上半年,星期六凈虧損1.04億元的業績表現也將眾多試圖牽手「網紅」挽回頹勢的公司拉回到了現實,起碼從目前多家「綁定」知名主播的公司業績來看,答案是NO!

  由於股價和業績的不匹配,7月8日,御家匯收到深交所關注函。而早在兩個月前,5月14日御家匯也因為同樣的問題收到過創業板的關注函。與此同時,御家匯的「存貨應收雙高、盈利能力差」等問題也被一一擺到了檯面上。

  存貨應收雙高 盈利能力羸弱

  從近幾年的一組財務數據來看,御家匯凈利率下降趨勢明顯,公司2017-2019年凈利率分別為9.61%、5.68%、1.05%,持續上漲的營銷費用反而將盈利能力越拉越低。

  對比同行企業2017-2019年凈利率,上海家化分別為6.01%、7.57%、7.33%,珀萊雅分別為11.26%、12.14%、11.73%,丸美股份分別為23.07%、26.15、28.48%,可謂相形見絀。

  除了低迷的業績,御家匯的存貨也引發了投資者的擔憂。根據《每日財報》的統計,2017年-2019年,御家匯的存貨持續攀升,分別為2.76億元、5.66億元和7.38億元。

  在同期的總資產中佔比也分別擴大到32.19%、29.74%、40.04%。2020年上半年,御家匯的存貨同比增長22.5%至6.54億元,佔總資產比重36.02%。

  此外,對比行業的其他公司,御家匯存貨周轉率一直維持低位。

  2016-2020年上半年,其存貨周轉率分別為1.95次、2.64次、2.58次、1.81次和0.99次,雖然公司在2018年開始拓展海外品牌代理業務使存貨有所增加,可是對比同行業的存貨周轉水平,一直是低於行業頭部企業。

  同期御家匯的應收賬款也不斷增加。2016年-2020年上半年,公司的應收賬款分別是0.61億元、0.95億元、1.002億元、1.18億元和1.74億元。按此計算,截至今年上半年,僅存貨和應收賬款兩項就高達8.228億元,在御家匯總資產中佔比達4成以上。

  對於市場上的質疑,這麼多庫存的變現能力到底如何呢?《每日財報》發函詢問,截至發稿,公司方面並未回應。

  目前,4家A股美妝上市公司中,珀萊雅市值最高,目前為301.4億元;上海家化營收最高,2020年上半年為36.85億元。

  而御家匯市值為73.72億元,營收為14.14億元。即便與國內同行相比,御家匯尚距離頗遠,距離「全球前十大美妝」,恐怕更加道阻且長了。 

  受制於單一品牌 代理模式有煩惱

  2012年御家匯在長沙成立,依靠面膜起家,並依託互聯網電商為主要銷售渠道,旗下擁有御泥坊、小迷糊、御泥坊男士、薇風、花瑤花等多個自主護膚品牌。

  得益於電商渠道的東風,依託御泥坊品牌在線上銷售面膜產品,充分分享了面膜、電商兩個品類和渠道紅利,在2014-2017年收入與凈利復合增速高達56.18%、63.05%。2017年公司70.04%的營收來自御泥坊品牌。

  2018年,頂著「電商面膜第一股」的光環,御家匯成功在深交所創業板掛牌上市。然而,好景不長,隨著越來越多的護膚品公司進入面膜賽道,市場上御泥坊的同類競品逐漸增多。

  其市場份額也不斷被像百雀羚、一葉子等瓜分,導致公司面膜品類收入迅速放緩;由於過分依賴御泥坊,而其他自有品牌根本指望不上,御家匯面臨著單一品牌、單一品類的風險。

  《每日財報》注意到,2019年,御家匯的幾個自有品牌,除了御泥坊外,其旗下主要子公司共有8家,且都是虧損的。

  在這8家中,長沙小迷糊化妝品有限公司、湖南花瑤花化妝品有限公司、湖南御泥坊男士化妝品有限公司、長沙薇風化妝品有限公司和上海御強化妝品有限公司等五家公司去年凈利潤均虧損,累計虧損額近3600萬元。

  公司為了拓寬品類,也做了很多嘗試。2018年9月,御泥坊擬作價10.2億元收購「阿芙精油」母公司60%股權,但最終因外部環境、特別是資本市場環境發生了較大變化而終止。

  並購之路走不通,公司轉而選擇代理模式。公司表示積極與海外國際品牌開展合作,開拓海外品牌代理業務,運營的跨境品牌覆蓋從輕奢到平價的美妝護膚全品類,包含日本城野醫生、美國洗護品OGX、義大利彩妝品牌KIKO等。

  短期來看,代理業務的確為御家匯帶來了一定的業績增長,但從長期來看,這種代理品牌的策略始終缺乏消費者粘性。

  快消品時代,「爆款」來得快,去得也快。「跑量」的模式恐怕難以為繼。一家企業的資源畢竟有限,代銷品牌增多後,企業會傾注更多資源到代理業務,容易忽略自主品牌的建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