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四方新材IPO暫緩表決:應收佔總資產過半擊穿紅線 多次違規轉貸

四方新材IPO暫緩表決:應收佔總資產過半擊穿紅線 多次違規轉貸

  出品|每日財報

  作者|劉雨辰

  近日,證監會官網發佈的消息顯示,重慶四方新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四方新材」)IPO遭暫緩表決,很顯然,發審委對於公司還存在一些質疑的問題。

  據《每日財報》了解,四方新材成立於2003年,公司的主營產品是商品混凝土,廣泛應用於道路、橋樑、隧道、水利等基礎設施建設,以及房地產開發等領域。

  本次公司擬在上交所主板公開發行新股不超過3090萬股,擬募集資金15.22億元,分別用於「裝配式混凝土預製構件項目」、「干拌砂漿項目」、「物流配送體系升級項目」、「補充流動資金」。

  值得注意的是,在地產行業面臨下行壓力的背景下,四方新材雖然逆勢增收,但代價是應收賬款的飆升,同時由於客戶資質差導致壞賬風險攀升,此外供應商身份存疑,轉貸行為或成為四方新材被暫緩表決的重要原因。

  行業下行逆勢增收,應收佔總資產過半

  作為一家混凝土生產商,四方新材的主營業務是商品混凝土研發、生產和銷售。值得注意的是,四方新材愈加依賴房地產項目。

  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房地產項目帶來的收入分別為4.99億元、6.57億元、13.55億元和5.98億元,分別占當期總營收的70.5%、70.7%、93.3%和89.3%。

  同時,受政策調控及基本面等因素影響,近年來,商品房銷售增速持續下滑。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7年至2019年,全國實現商品房銷售面積分別為16.94億平方米、17.15億平方米、17.16億平方米,三年增速分別為7.69%、1.24%、0.06%。

  廣發證券在研究報告中指出,結合2020年棚改貨幣化需求測算,預計2020年銷售面積同比下降3%,銷售金額同比下滑 1%。

  在大環境不利的背景下,同行業的公司紛紛出現業績下滑。以2018年的數據為例,三聖股份當年凈利潤同比下滑38.53%,海南瑞澤的凈利潤同比下滑30.69%,深天地A的凈利潤同比下滑13.7%。

  在同行業上市公司業績普遍下滑的情況下,四方新材的凈利潤卻逆勢大增。財務數據顯示,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四方新材分別實現營收7.07億元、9.28億元 、14.52億元和6.7億元。同時分別實現歸母凈利潤0.53 億元、0.66億元、1.44億元和0.85億元,2017和2018年同比分別增長24.57%和118.45%。報告期內四方新材的營收和凈利潤都呈現高速增長的趨勢。

  而逆勢增收的背後,四方新材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最值得關注的問題就是放鬆了賬期,而這直接影響了公司的周轉和日常經營,應收賬款規模飆升。

  2016年至2019年的上半年,四方新材應收賬款餘額分別為6.94億元、8.25億元、11.06億元、11.40億元,應收賬款餘額占營收的比例分別為98.10%、88.88%、76.15%、170.14%。

  同期四方新材的應收賬款餘額占當期資產總額的比例分別為52.24%、57.61%、58.81%、56.16%。也就是說,四方新材有一半以上的資產是應收賬款。

  二級市場把應收佔總資產的比重超過20%作為紅線,而四方新材早已將紅線擊穿。各期逾期應收賬款分別為3.40億元、2.87億元、2.84億元、3.49億元。

  更加危險的是,四方新材應收賬款的欠款客戶資質非常差。應收賬款第二大客戶是重慶建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該公司在今年7月、8月已經多次因未按時履行法律義務被法院強制執行。

  第三大應收賬款客戶萬泰建設也多次被列為被執行人,今年5月14日,重慶市巴南區人民法院對萬泰建設下發限制消費令。

  數據顯示,截止到2019年上半年,四方新材對重慶建工和萬泰建設的應收賬款分別為1.52億元、6098.86萬元,占應收賬款餘額比例分別為13.36%、5.35%,這部分貨款能否收回還要打一個問號。

  供應商身份存疑,曾多次違規「轉貸」

  除經營面臨困境,四方新材的供應商身份也遭到了外界的普遍質疑,其中爭議最大的就是公司的核心供應商包括重慶市勇夢建材有限公司。

  招股書顯示,該公司在2017年為四方新材供應河砂,並成為四方新材第4大供應商;2018年和2019上半年供應商品範圍擴展到機制砂、碎石,這兩期都是四方新材的第一大供應商,金額分別約為1.36億元、5849.37萬元,採購佔比高達10%以上。

  公開信息顯示,「重慶市勇夢建材有限公司」成立於2016年9月,成立的第二年就成為四方新材的前五大供應商之一,這本身就存在一定的問題。

  更加不可思議的是,截止到2019年末,這家公司的實收資本為零、社保繳納記錄為零,而且公示系統均顯示該公司處於歇業狀態,其身份的真實性不得不引起懷疑。

  《每日財報》還注意到,重慶市勇夢建材有限公司曾經在2017年公佈了當年的年報,年報顯示,勇夢建材2017年的營業收入為1866萬元,凈利潤為75萬元。

  但四方新材披露的信息卻顯示,公司2017年向勇夢建材採購了3188.64萬元金額,與勇夢建材在公示系統披露的營收金額相差近2000萬元,二者的數據存在明顯的矛盾,但可以肯定有一方在「撒謊」。

  此外,四方新材還存在多次和關聯方轉貸的行為,公司董事長、總經理李德志參股重慶農商銀行,因此重慶農商銀行是四方新材的關聯方,四方新材在2016年、2017年存在多次轉貸行為。

  轉貸也就是將銀行貸款匯入指定供應商,然後由指定供應商在短時間內匯回公司,其中大部分貸款銀行均為重慶農商銀行,僅2017年雙方就發生轉貸業務8筆、涉及金額達1.5億元以上。

  擬IPO企業在發展過程中因資金不足,向銀行申請貸款,而銀行一般只願意提供短期流動資金貸款,企業只好「借舊還新」、「短貸長用」,轉貸就這樣出現了。

  這部分企業有過會的,如浙江迪貝電氣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3月過會)、浙江晨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9有過會),同時也有被否的,如京博農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6月被否)。

  四方新材此次暫緩表決很可能就因為這一問題。不過暫緩表決意味著還有第二次上證監會發審會的機會,對此《每日財報》將持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