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張貴洪:世界期待一個更強大有效的聯合國

張貴洪:世界期待一個更強大有效的聯合國

  原標題:張貴洪:世界期待一個更強大有效的聯合國

  第75屆聯大剛剛開幕,世界進入「聯合國時刻」。22日開始將進行一般性辯論,並舉行紀念聯合國成立75周年、生物多樣性、婦女問題、消除核武器等多場高級別會議,以及以新冠疫情和反腐為主題的兩次特別會議。

  今年聯大相關紀念活動的主題是「我們想要的未來,我們需要的聯合國:重申我們對多邊主義的集體承諾。」由於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並造成全球性危機,會員國面臨根本性問題:想要什麼樣的未來?需要什麼樣的聯合國?由於會員國特別是大國對同樣的問題有不同的理解和答案,採取的政策和行動往往相互背道而馳而不是相向而行,世界來到一個歷史關口,聯合國也處於十字路口。

  要多邊主義還是單邊主義?每個國家都有權運用自己的力量、通過自己的方式實現其利益和目標。但單邊政策和行為不能損害他國的利益,要符合國際社會的基本價值和規則。而且,世界上越來越多的問題是跨國性的,通過多邊方式才能得到真正的解決。當然,我們需要的是有效的多邊主義,即能通過解決全球問題和應對全球威脅,為多數會員國提供更好服務的多邊主義。

  要團結合作還是對立對抗?世界是多樣和多元的,不同的歷史、文化和國情會產生不同的利益、制度和價值。但世界又是相互依存的。氣候變化和大流行病把人類的命運緊緊地聯繫在一起。少數國家或把自身利益凌駕於國際公共利益之上,或把國內危機轉嫁到國際社會,或無視國際規則和國際責任,這隻能造成對立和對抗。面對國家之間的不同和多元以及由此引起的分歧和競爭,團結合作才能減少和避免衝突。

  要開放包容還是脫鉤斷鏈?面對新冠疫情大流行,很多國家減少和限制國際交往,主要依靠自身力量應對危機。作為短期和應急措施可能是有效的,也是可以理解的。但要真正走出危機,恢復經濟和社會的活力,還是需要開放和包容。而如果出於政治原因,對別國採取脫鉤斷鏈的政策,那可能是找對了病症,但開錯了藥。當然,真正的開放包容應該是平衡和對等的,也才能是持久的和穩定的。

  面對這些選擇,聯合國的答案是多邊主義、團結合作和開放包容。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和剛剛上任的第75屆聯大主席博茲克爾近日都表示,作為在國際體系中基於規則的多邊主義及合作主要平台,世界對聯合國寄予很高期望。事實上,戰後世界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面臨如此嚴峻的挑戰,也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需要聯合國團結國際社會共同應對挑戰。

  面對疫情中和疫情後的世界,聯合國如何捍衛多邊主義,並引領世界走出危機、重回正軌?

  一是要總結過去75年聯合國的經驗教訓。即將舉行的聯大一般性辯論會是總結聯合國75年歷史的重要契機。總結過去以啟發未來也是年初啟動的有史以來最大規模全球對話的重要內容。聯合國在維和建和、可持續發展和人權保護等方面都有創新性實踐和貢獻,但在面對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解決地區爭端和衝突、消除南北貧富差距等方面又顯得力不從心。總結經驗教訓有利於聯合國更有效地開展工作。

  二是要找到有效應對全球性挑戰的方案。國際社會面對的恐怖主義、氣候變化、公共衛生等全球性挑戰是聯合國成立時所沒有或不突出的問題。75年來,聯合國的目標和重點從安全擴展到發展又延伸到人權。但聯合國並沒有形成有效應對全球性挑戰的系統性方案和制度性路徑。或者說,聯合國是圍繞國家性、國際性和傳統性問題開展工作,而缺乏就非國家性、全球性和非傳統性的挑戰制定切實可行的議程。而後者正是聯合國未來的工作方向。

  三是要團結國際社會各種力量實現其使命。聯合國是政府間國際組織,主權國家是基本行為體。這仍將是未來國際秩序的基本事實。但在應對跨國挑戰中,那些超國家、次國家和非國家的角色和力量往往能發揮獨特的作用。無論是在維護和平與安全,還是在推動可持續發展和促進人權人道方面,聯合國都需要團結和整合這些力量,更好地為「我們聯合國人民」服務。

  第二次世界大戰催生了聯合國。戰後75年的歷史證明聯合國是不可或缺的。疫情後的世界,我們需要一個更加強大和有效的聯合國。(作者是復旦大學聯合國與國際組織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