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博雅生物被二度監管問詢 隱形實控人稱代持緣起股權激勵

博雅生物被二度監管問詢 隱形實控人稱代持緣起股權激勵

  原標題:博雅生物被二度監管問詢,隱形實控人稱代持緣起股權激勵,但協議無一字提及激勵事項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因涉嫌隱瞞實控人和關聯方利益輸送,蔡達建和博雅生物近期受到監管和輿論密切關注。

  此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獨家報導代持協議牽出蔡達建涉嫌隱瞞博雅生物實控人一事。

  9月4日,深交所向博雅生物控股股東深圳市高特佳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高特佳集團」)董事長蔡達建下發問詢函,就代持協議是否屬實、蔡達建是否實際控制博雅生物進行問詢。

  9月14日早間,博雅生物披露了此輪問詢回復。

  回復函中,蔡達建承認簽訂兩份代持協議,但仍稱並非博雅生物實控人。

  對於與湖州凱佳簽訂《半島灣代持協議》,蔡達建解釋稱,這是來自於股權激勵的需要。

  「2020年5月26日,本人安排由黃斌、楊琛共同設立湖州凱佳作為實施員工股權激勵計劃的持股主體。2020年5月29日,湖州凱佳與廖昕晰簽署《出資份額轉讓協議》(以下簡稱「轉讓協議」),通過受讓廖昕晰持有的半島灣合夥份額而間接持有高特佳集團的股份,轉讓協議約定湖州凱佳應於半島灣工商變更完成後10天內向廖昕晰支付全部轉讓款。

  因股權激勵的具體操作方案及激勵對象暫未確定,湖州凱佳在短期內無法收到股權激勵的認購款,不能在協議約定的期限內向廖昕晰支付轉讓款。為保證湖州凱佳能按期履行轉讓協議的付款義務及順利受讓廖昕晰持有的半島灣合夥份額,本人同意如果湖州凱佳在一年內未能支付轉讓款的,由本人代為支付。同時湖州凱佳與本人簽署代持協議。

  本人與湖州凱佳簽署的代持協議,係為保證湖州凱佳能按期履行轉讓協議的付款義務和股權激勵計劃的順利實施,本人無意繼續增持高特佳集團股權,亦無意控制湖州凱佳。」蔡達建表示。

  其還稱,「根據半島灣的《合夥協議》:合伙人對合夥企業有關事項作出決議,須經代表認繳出資比例二分之一以上的合伙人同意後方可通過。目前本人僅通過有限合伙人佳興和潤、陽光佳潤合計持有半島灣43.3601%合夥份額,因此本人不能控制半島灣。」

  有限合夥,能否成為「規避實控人」的方法,這一點顯然需要相關的司法部門最終解釋。

  9月16日,深交所向博雅生物發出了第二封關注函。

  對於蔡達建為保證湖州凱佳能按期履行轉讓協議的付款義務和股權激勵計劃的順利實施,與湖州凱佳簽署代持協議的解釋,深交所要求蔡達建說明前述股權激勵計劃履行的審議程序,代持協議是否約定相關股份用於股權激勵計劃,並說明黃斌、楊琛與蔡達建或高特佳集團的具體關係,廖昕晰實繳半島灣合夥份額及湖州凱佳受讓半島灣合夥份額的資金來源,湖州凱佳是否因代持協議與蔡達建構成一致行動關係,蔡達建是否通過代持協議實際控制半島灣。

  蔡達建在第一輪迴復中濃墨重彩地解釋,簽署代持協議是出於股權激勵的需要,但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獲得的代持協議原件信息顯示,整個代持協議從頭到尾,未有一字提到「股權激勵」。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協議委託內容表述為「甲方自願委託乙方受讓來源於原普通合伙人廖昕晰持有的合夥企業566.399萬元出資份份額(出資佔比18.8799%),作為該出資份額的名義持有人,並代為行使相關合伙人權利;乙方自願接受甲方的委託並代為行使相關合伙人權利。」

  甲方即為蔡達建,乙方為湖州凱佳。

  代持協議明確提到,「甲方作為上述出資份額的實際出資人,對合夥企業享有實際的合伙人權利並有權獲得基於此的全部投資收益」。

  (作者:朗月 編輯:朱益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