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遭遇美國「圍追堵截」 面臨困境華為怎麼辦?

遭遇美國「圍追堵截」 面臨困境華為怎麼辦?

  原標題:遭遇美國「圍追堵截」 面臨困境華為怎麼辦? 來源:經濟日報

  力爭早日打通研發和製造全產業鏈——

  美國禁令生效,華為加緊練內功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黃 鑫

  遭遇美國「圍追堵截」

  今年5月份,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宣布,嚴格限制華為使用美國技術、軟體設計和製造半導體晶元。

  8月份,美國商務部又進一步收緊了對華為獲取美國技術的限制,並將華為在全球21個國家38家子公司列入了「實體名單」。

  賽迪智庫信息化與軟體產業所高級諮詢師鍾新龍向經濟日報記者解釋說,從實際禁令執行層面上看,從9月15日起,凡使用美國企業生產設備、軟體和設計生產的半導體公司(先前的技術限定標準是25%,去年12月份降至10%,現在變成了0),未經美國政府批准不得向華為供貨。

  這意味著,使用美國任何技術生產晶元的企業都不能與華為有任何形式合作,也不能賣晶元給華為,徹底切斷了華為從外界尋求代工製造到成品晶元購買的所有途徑。

  野蠻禁令之下,台積電、英特爾、高通、聯發科、美光等晶元大廠都相繼宣布,9月15日後將無法繼續為華為供貨。據韓國媒體9月9日報導,三星和SK海力士兩大存儲晶元巨頭將於9月15日起停止向華為出售零部件。同時,三星電子旗下三星顯示器及LG顯示器同樣將停止向華為高端智能手機供應面板。

  「可見,不僅僅是計算晶元和存儲晶元,包括面板驅動晶元等華為供應鏈所需的關鍵環節都遭到了美國的『圍追堵截』。」鍾新龍說。

  暫難繞開「美國技術」

  很多人問,華為乃至中國就不能完全不用美國技術自己製造晶元嗎?答案是目前不能!經濟全球一體化帶來的產業鏈全球分工導致沒有任何一家企業能把什麼事都自己做了。另外,高端晶元是一個長期燒錢,知識產權、產業、專利壁壘都很高的產業,非一時一日就能突破。

  迄今為止,華為所突破的也僅是晶元設計領域,而且還要在ARM公版架構上定製開發。當然,不僅是華為,蘋果、高通、三星這些巨頭的晶元也都得在這個架構上定製開發。可以說,ARM架構在移動計算領域已處於全球壟斷地位。

  更值得關注的是,近日美國晶元製造商英偉達宣布將以400億美元價格收購ARM公司。如果這項並購落地將會導致美國對中國晶元行業的限制能力進一步提升。

  另外,晶元製造商能否繞開美國呢?此前,業內專家介紹說,5G晶元代工製造商主要是台積電,其7納米工藝首屈一指,三星製造的晶元目前在工藝成熟度、精湛度和良品率都不如台積電。網上公開數據顯示,台積電的股權絕大部分為美國企業所有。

  北大科技園創新研究院產業研究分析師李朕表示,「雖然華為旗下海思已躋身全球前十大半導體廠商,但其在晶元封測、製造等領域並未涉足,產業鏈發展並不健全,因而目前面臨被卡脖子的問題。在華為遭遇斷供之後,華為自產的高端晶元已成為歷史。目前,華為尚不具備完善的晶元生產能力。未來一段時間,在相關領域生存下去是關鍵。」

  深耕並完善供應鏈

  不可否認,斷供將對華為產生巨大衝擊。在8月7日舉行的中國信息化百人會2020年峰會上,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坦言:「今年第二季度,華為智能手機市場份額位居全球第一。如果不是美國制裁,去年華為的市場份額就應該做到遙遙領先的第一名。因為制裁,華為去年少發貨6000萬台智能手機。」

  余承東還表示,由於遭遇斷供危機,華為的麒麟系列晶元在9月15日之後無法製造,即將上市的華為Mate40或將成為最後一代採用華為麒麟高端晶元的手機。

  面臨如此困境,華為怎麼辦?

  9月14日下午,余承東發聲:Mate40會如期而至!一方面,華為此前就積極囤貨晶元,先努力活下去。今年5月份,美國出台的管制措施有120天的緩衝期,業界認為這是考慮到了晶元的生產周期包括後端封裝測試等。華為也積極利用了這120天緩衝期大量囤貨。

  同時,在市場上控制出貨速度。一些華為手機經銷商證實,現在華為手機拿貨很難,除非同步搭配手錶、手環、眼鏡、平板、音響、耳機等產品,而且還有漲價趨勢。

  另一方面,鑒於華為的大客戶地位,在商言商,晶元製造商也在積極向美國政府申請繼續向華為供貨。公開報導顯示,台積電、聯發科、三星電子、SK海力士等企業均表示已向美國申請批准獲得向華為繼續供貨的許可。

  「華為自身也表示,將繼續投資海思,完善上下游產業鏈,力爭早日打通研發和製造全產業鏈,為華為產品提供高端晶元。」李朕說。

  鍾新龍認為,華為要想突圍,需在內外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下思考雙重發力方向。

  對內,要深耕並完善供應鏈內循環體系。

  一是繼續加大研發創新力度,確保傳統業務穩步發展,如組建顯示驅動晶元及部件產品領域團隊,涵蓋顯示驅動FAE(現場應用工程師)、顯示驅動產品管理、顯示驅動晶元及部件開發等。

  二是除手機、通信基站、電子產品等傳統業務之外,積極尋求新產業新業態的合作,進一步與智能網聯汽車、物聯網企業合作,探索5G背景下衍生的新產業技術服務提供商等市場角色。

  三是加速完成供應鏈體系國內供應鏈上下游企業的替代,對供應鏈上下游企業提供技術指導以及必要的幫扶措施,完成對華為供應鏈合作夥伴的互幫互助。同時,也推動國內信息技術、電子信息製造業的研發創新和技術轉型升級。

  「對外,可通過合縱連橫突破外循環封鎖。基於全球供應鏈體系下與多家巨頭企業的長期良好合作關係,華為可積極推動合作夥伴從側面繼續遊說美國政府,尋求給予臨時許可證、美國技術含量百分比適當提高、技術合作許可等新型合作關係。」鍾新龍說。

  加快生態圈建設

  在9月10日舉行的華為開發者大會2020(Together)上,華為的分散式操作系統鴻蒙2.0正式亮相並開源,華為還表示年底將面向開發者發佈鴻蒙系統手機版本。

  同時,華為公開數據顯示,華為移動應用生態已經成為全球第三大移動應用生態,集成了超過9.6萬個應用,應用商店全球活躍用戶達4.9億。

  顯然,加強生態建設正是華為努力的方向,以求緩解美國斷供帶來的負面效應。

  鍾新龍也認為,要全力推動華為生態建設和完善,一方面加速鴻蒙OS2.0系統和EMUI11的發佈進程,強化操作系統在智能家居設備、物聯網、手機、智能穿戴設備的「出拳」力度;另一方面,拓展以鴻蒙系統為主的華為生態圈建設,服務更多的海外用戶,提升企業在全球的綜合競爭力。

  「我們相信華為在不斷尋求5G時代其他突破口的同時,也將打造更加完善的生態體系。」李朕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