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接棒新零售 阿里再捧新製造

接棒新零售 阿里再捧新製造

  來源:北京商報

  阿里又多了一塊試驗田,或許又要捧紅一個詞——新製造。9月16日,阿里公布了新製造平台——犀牛智造,犀牛智造工廠也在杭州正式投產,阿里將後者稱為阿里新製造「一號工程」。此次,阿里將目光落在了單次只能下千件訂單的小B商家,想讓後者的小批量生產也能實現大批量生產的效率,並實現零庫存。

  犀牛智造工廠的登場,意味著自「新零售」之後,阿里對「新製造」表現出了熱忱。不過新製造對商家是否具有吸引力,以及在複製的可行性上,均存在諸多問號。同時,阿里生態里,新零售與新製造又如何才能打好配合?

   瞄準中小商家 小單快反生產

  小B商家顯然是門好生意。

  「新製造聽起來高大上,對商家來說就是一家聰明的共享工廠,我們接小單、急單。所以90%的客戶都是中小商家,尤其是淘寶天貓上的新品牌。」犀牛智造平台CEO伍學剛對犀牛智造工廠的目標群體十分明確,即需要低起訂量的小B商家。

  淘寶天貓總裁蔣凡在發布會現場的發言更為直接:「犀牛智造平台定位中小商家的智能化製造平台,通過數據驅動幫助商家實現更聰明的生產排期。」

  據悉,目前已經有200多個淘寶中小商家、產業帶商家、直播主播進駐了犀牛智造工廠。阿里對能與犀牛智造工廠牽手的商家有一定的要求,表現出了對小B商家的明顯傾向。 阿里巴巴 犀牛智造CMO兼天貓服飾負責人危昱解釋,結合淘寶不同的生態,首先會考慮與淘寶關係密切的商家;此外,商家需要具備小單快反的特點,且在面料、設計等方面具有創新性和接納性。

  北京商報記者在犀牛智造工廠的數字化操作平台上看到,商家向工廠下單的單量以千件為主。現場工作人員也表示,全部是100件起訂,為低起訂量,犀牛智造工廠完成快速交付。「犀牛智造就是要讓淘寶、天貓上更多的小商家長起來,解決商家有創意但供應鏈上薄弱的痛點。」伍學剛稱。

  通過對傳統服裝供應鏈進行柔性化改造,犀牛智造工廠將行業平均1000件起訂、15天交付的流程,縮短為100件起訂、7天交貨。調整的目的就是為中小企業提供小單量、多批次、高效的生產選擇。

  伍學剛在接受採訪時反覆強調,犀牛智造會搭建一個數字化、智能化服務平台,服務商家,並不會直接面對消費者。「我們是通過服務好商家,間接to C。」

  區別C2M 服裝成試金石

  3萬億、高庫存、商品周期短以及阿里在服飾行業的先天優勢,讓犀牛智造將服裝行業視為「試點」。

  現階段,大量為小B商家提供生財之道並解決庫存積壓問題的電商平台實現了快速發展,阿里力推的犀牛智造顯然也想抓住此類商機。討巧的是,阿里正用其佔據絕對優勢的服裝類目撬動市場,助推犀牛智造工廠乃至新製造的走火。

  伍學剛對於以服裝切入給出了理由:犀牛智造平台一開始就定下了要瞄準可以做大、做深的行業,服裝行業正是符合該標準的大垂直行業。從阿里自身來看,服裝算得上是阿里最大的消費類目,早已積累了大量的經驗和數據,能率先實現精準開發和設計,意味著讓新製造在服裝行業先行落地。

  淘寶直播商家「烈兒寶貝」此前深受庫存之苦。「我們採取的直播預售模式,預售當天常常賣爆,我們忙著加單補貨,後續又因消費者過久等待退單、不合適退貨,造成庫存積壓。」烈兒寶貝產品經理曾揚健介紹道。烈兒寶貝與犀牛智造工廠在2018年底達成合作,前者藉助柔性供應鏈能力,預售周期縮短60%,無貨退款率顯著下降。

  毋庸置疑,服裝行業現有的高庫存率特點,甚至是高毛利特質,讓阿里在新製造概念的落地上邁出了第一步。不過,按需生產、柔性供應鏈等熟悉的詞彙在犀牛智造平台公開發布時頻繁出現,質疑聲音也接踵而至。

  所有的聲音指向阿里只是為C2M反向定製包裝了一個新概念,阿里堅決否認犀牛智造的數字化生產等同於反向定製。「他們都是按需生產,但C2M反向定製是迎合個別消費者的個性化、定製化需求,而犀牛智造的數字化是解決小B商家難以發現空缺市場的痛點,用小批量生產間接滿足消費者的訴求。」阿里給出了回應。

  伍學剛認為,按需定製其實不是個性化定製,將消費者的設計、尺碼等訴求轉化成生產企業的訂單,是C2M。「春節期間,阿里嘗試過一條生產線5天完成了一萬件個性化商品的生產,每件都不一樣。」這是滿足極致個性化的需求,但從行業來看,這種需求不是大規模存在。不同於此,犀牛智造強調的是幫助淘寶、天貓上的商家發現市場上沒有被充分滿足的消費藍海市場、空缺市場,通過小批量、多批次的數字驅動方式完成生產。用短至半個月的時間讓商家將機會變成實際交付給消費者商品。

   全鏈路數字化 接棒「新零售」?

  阿里給犀牛智造工廠貼上了很多標籤,包括新製造的「一號工程」「數字化工廠」等,強調其數字化的作用。北京商報記者在工廠看到,懸挂的棋盤式弔掛可將弔掛衣架自動分配至相對空閑的工位,解決弔掛單向流轉、容易擁堵的問題。

  在工廠車間,小訂單同時開工的就有十多個,不同品牌的襯衫、T恤等秋季款在同一條生產線流轉不停。而在同一時刻的國內其他大型工廠里,則會看到正在生產的是明年春季服裝。兩相對照,風格迥異。背後實則是數字化程度的體現以及各自對數字化理解程度的不同。

  阿里巴巴犀牛智造CIO張帥認為,傳統製造業在做數字化升級時,會用IT的視角切入;傳統的軟體製造業會以數字化解決方案視角切入,但終歸都是在管理項目上進行改進。現在方向是行業實現數字化和產品化且形成可複製原理。「當下所說的製造不是孤立存在的製造,是從消費者需求到最終交付,從端到端的全鏈路數字化的過程。按照雲計算、大數據邏輯均是為了按照消費者的需求,準確理解消費者需求。」

  換句話講,看得見、摸得著的只是數字化鏈路里的尾巴,犀牛智造工廠是阿里數字化鏈路的一個載體。

  中國企業聯合會特約研究員胡麒牧分析稱,新製造是把商業互聯網和工業互聯網接通,不但接通,而且讓它們沒有區別。中國製造業正處在轉型升級的歷史關口,但數字經濟時代,大數據、人工智慧的廣泛應用讓中國的產業轉移不會像前幾年所認為的那樣去往東南亞,因為新製造這種模式讓它進入了另外一個生產函數,將產業、產能鎖定在我們自己的市場。

  當然,行業並不想讓數字化概念一直飄在空中,更希望看到犀牛智造工廠作為阿里新製造的試驗田、實驗室能夠快速複製,以證明其可行性。伍學剛給出的承諾是:犀牛智造平台希望建立雲端製造生態,服務10萬個商家。「現階段是服裝行業,箱包、鞋履等也具有時尚屬性,未來會考慮複製。」

  北京商報記者 趙述評

  圖片來源:企業供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