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5G套餐僅9元 虛商飲鴆止渴

5G套餐僅9元 虛商飲鴆止渴

  原標題:5G套餐僅9元 虛商飲鴆止渴

  來源:北京商報

  在三大運營商套餐尚不夠親民的情況下,虛擬運營商(以下簡稱「虛商」)率先點燃了5G市場的價格戰火。9月16日,北京商報記者發現,自稱「第四大民營運營商」的虛商全民優打推出了一款月租僅9元的5G套餐,這一價格不僅遠低於三大運營商的5G套餐,更低於市面上絕大部分4G套餐。

  業內人士認為,隨著「提速降費」的推進,虛商在4G套餐上的價格優勢已逐漸喪失。搶先打響5G套餐價格戰,能幫助虛商挽回一些頹勢。不過,這也只是權宜之計,5G時代,虛商還需改善商業模式,應對激烈的市場競爭,避免被淘汰。

  以價換量

  官網顯示,全民優打巨無霸-省心版5G套餐月租為9元,套餐內不包含流量,套餐外流量費為1GB 1.25元,該套餐被官方稱為「全網最便宜的5G套餐」;巨無霸-普惠版5G套餐月租為29元,套餐內包含10GB流量。

  對比來看,全民優打5G套餐無論是價格門檻還是流量單價均低於三大運營商,後者即便最便宜的5G套餐,月租也高達69元。以中國移動為例,原價每月89元的5G套餐目前已降價至每月69元,但用戶需要簽訂12個月的合約,該5G套餐內僅包含10GB流量,套餐外流量1GB 5元,用滿3GB後1GB 3元。

  資料顯示,全民優打是廣東恆大和通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推出的移動通信服務品牌。廣東恆大和通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底獲得工信部第五批移動通信轉售業務試點批文,2015年正式推出移動轉售服務,2018年獲得工信部審批的正式牌照。目前,全民優打擁有上百萬用戶。

  9元5G套餐並非全民優打打出的唯一一張「低價牌」。今年上半年,全民優打還推出了靚號新政,用戶只需辦理19元月租的套餐,即可獲得167號段的靚號。另外,全民優打也不是唯一一家在5G套餐上採取激進低價策略的虛商,此前分享通信也推出了月租70元的不限速不限量5G套餐,而70元只能買到三大運營商包含10G流量的5G套餐。

  針對全民優打9元5G套餐辦理情況,北京商報記者致函採訪全民優打相關負責人,但截至發稿未獲得回復。

  資深電信分析師馬繼華表示,虛商本質是將基礎運營商批售給它的流量、語音等資源轉售給個人用戶,雖然它們不用為基站等設施投入維護費用,但也需要向基礎運營商繳納結算費。過低的5G套餐資費有助於吸引用戶,但卻不利於盈利,甚至有可能連成本都無法覆蓋。例如不限速不限量的5G套餐,就幾乎不可能成為5G時代的主流。

  行業亮燈

  在業內人士看來,虛商在5G套餐上採取激進的低價策略其實很大程度上是無奈之舉,虛商在4G時代的發展狀況並不樂觀。

  2013年5月,工信部陸續審批通過170、171號段作為虛商專屬號段。為了發展更多用戶,部分虛商對用戶身份的審核並不嚴格,再加上虛商套餐資費普遍便宜,因此不法分子將虛商號段用作騷擾電話的成本也較低。

  2016年之後,大量不法分子開始使用虛商170號段實施違法行為,但部分虛商對此並未進行有效監控和治理,因而170等虛商號段逐漸被貼上了詐騙的標籤,虛商的服務也在普通消費者心中留下了糟糕的印象。

  隨著監管不斷加強,虛商這種粗放型用戶增長模式得到管控。2017年6月底,中國全面落實電信「實名制」,虛商成為重點整治對象。2018年7月,由於未能採取有效措施落實電話用戶實名登記管理要求,工信部約談了三五互聯、中麥控股兩家違規虛商。

  不僅是服務質量飽受質疑,近兩年來,隨著各類「提速降費」措施的相繼落地,虛商在4G套餐上的價格優勢也逐漸喪失。由於互聯網卡的推出,三大運營商的4G套餐門檻均已低於20元,且4G流量單價也已低至1元1GB。

  在競爭持續升溫的背景下,一些虛商已經黯然出局。2019年後,虛商品牌中麥通信母公司中麥控股涉及到的法律訴訟超過30條,且多次被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而中麥通信的官方微信公眾號2018年11月後便已停更,網上營業廳也無法正常訪問。

  即便是存活下來的頭部虛商,發展也並非一帆風順。如坐擁2000萬用戶的頭部虛商分享通信,也經歷了股東內鬥等危機,且根據天眼查信息,該公司2018年後曾8次被法院列為被執行人。

  目前,由於在4G市場施展「拳腳」的空間越來越小,不少虛商只得將目光瞄準5G市場。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表示,目前三大運營商5G套餐均維持了一定的價格門檻,這給虛商留下了一定價格競爭的空間。

  利潤之憂

  5G市場給虛商帶來了新的價格競爭空間,但低價策略也並非長久之計。付亮表示,未來,如果三大運營商在5G套餐上不斷降低資費的話,虛擬運營商仍會面臨很大壓力。目前,三大運營商尚未大規模將各種低價互聯網卡升級為5G流量,但從終端和網路成熟度上看,一兩個月內這些互聯網卡就有可能會5G化。

  低價策略並非萬能良藥,應對激烈的市場競爭,虛商還需從自身商業模式作出調整。

  通信業觀察專家項立剛認為,虛商面臨的最大問題在於商業模式,大部分虛商既沒有為用戶提供差異化服務,也沒有在口碑層面獲得用戶認可,業務層面也很單一,主要是低價銷售號卡只能賺取微薄的利潤。

  部分虛商也意識到了自身商業模式的問題,2019年,分享通信提出,以5G為載體,要逐步把自己打造成「智能連接的大平台」。截至目前,分享通信與上百個城市開展了智慧城市合作,與上百家產業企業聯合提供了遠程診療、在線教育、在線辦公等行業解決方案。另外,迪信通通信在疫情期間也基於物聯網技術研發推出了智能隔離監控系統、智慧消防方案等產品。

  然而,虛商改善商業模式的探索能否成功,不僅取決於自身努力的程度,也與自身能夠利用到的資源多寡有關。據了解,國內的虛商主要分為兩種,一種是背靠互聯網巨頭、大型上市公司的虛商,例如京東旗下的京東通信、蘇寧旗下的蘇寧互聯;另一種是以虛商為主業的普通民營企業,如分享通信。

  「蘇寧互聯、京東通信這種虛商,是母公司整體服務體系的一個組成部分,在5G時代,它們能較為容易地與母公司其他業務形成協同效應,從而降低成本。而另外那些坐擁成百上千萬用戶的普通民營虛商就不同了,這些虛商非常依賴低價的移動轉售業務,要想達到一個更好的利潤狀況,難度會更大一些。」付亮說。

  北京商報記者 錢瑜 濮振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