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近九成受訪家長不放心孩子用眼習慣

近九成受訪家長不放心孩子用眼習慣

原標題:近九成受訪家長不放心孩子用眼習慣

近九成受訪家長不放心孩子用眼習慣

杜園春

80aa-izeysaz6781470.jpg

    9月10日,福建省邵武市東關小學教師傅鳳英在近視防控課上指導學生握筆正姿。新華社記者 彭張青/攝

    新學期,全國各地中小學生紛紛回歸校園,但經過長時間的居家防疫和在線教學,中小學生視力更加成了問題。教育部對9個省(區、市) 的14532位小學、初中和高中學生在疫情期間的視力變化進行的調研顯示,半年近視率增加了11.7%。

    上周,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wenjuan.com),對1505名中小學生家長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77.2%的受訪家長在開學前後帶孩子去醫院檢查視力。50.6%的受訪家長表示孩子視力降低了。恢復校園生活后,89.1%的受訪家長更擔憂孩子的用眼習慣和護眼意識。66.9%的受訪家長希望學校嚴格落實眼保健操、體育課。

 50.6%的受訪家長表示孩子這半年來視力下降了

    調查顯示,77.2%的受訪家長在開學前後帶孩子去醫院檢查了視力,僅22.8%的家長沒打算去。交互分析發現,孩子患中度近視的家長執行力更強(85.3%),其次是輕度近視(83.4%)。

    廣東深圳某私企職員王萱(化名)的女兒今年剛升初中,開學后發現坐在教室稍遠的地方就看不清黑板了,周末只好帶女兒去醫院驗光配鏡,「已經近視150度了,我太受打擊了,沒想到她這麼小就得戴眼鏡」。

    山東全職媽媽劉程程(化名),兒子讀小學四年級,已經戴了兩年的近視鏡,每隔3到4個月,她都帶著兒子去醫院複查視力,從不敢落下,「最近這次複查,醫生說矯正視力達到1.2了,保持得不錯,讓我以後半年帶孩子去一次就行,我別提多高興了」。

    調查顯示,50.6%的受訪家長坦言孩子這半年來視力下降了,25.9%表示沒變化,23.5%表示提高了。交互分析發現,初中生視力降低比例最高(61.5%),其次是高中生(56.3%)。

    王萱對記者說,女兒喜歡清凈,愛學習,就是在假期也會給自己安排額外功課任務。「上個學期在家每天要上網課、查資料,在電子屏幕前費了不少眼睛。加上由於疫情影響,出門更少了,經常想不起下樓轉轉」。

    「我兒子上學第一天回來跟我說,他同桌近視了,還胖了。家長工作忙都不怎麼管,平時抱著手機不撒手,報的體育訓練班也因為疫情擱置了,吃得多不運動,他同桌覺得在家過得『老自在』了,結果就近視了。」劉程程說。

    河北唐山某公立小學五年級班主任王媛(化名)說,新學期開學后班裡多了幾個「小眼鏡」,諮詢她能否往前調座位的家長也比之前多,「上學期主要居家防疫,戶外活動機會少了很多,平時也要上網課,加上有的家庭對孩子使用電子產品、看電視沒有限制,長時間待在屋內,孩子眼睛得不到有效的休息」。

    是什麼因素造成了孩子視力下降?調查中,59.5%的受訪家長指出是戶外體育鍛煉少,56.7%的受訪家長表示是室外活動少,52.7%的受訪家長坦言是沉迷電子遊戲。其他還有:上網課時間長(51.4%),作息不規律(36.7%),孩子自身不懂節制用眼(25.5%)。

 66.9%受訪家長希望學校嚴格落實眼保健操、體育課

    「中學科目多了,課程任務比小學重。利用課間時間休息遠眺和放鬆,對孩子緩解眼疲勞非常重要。但我現在特別擔心,女兒到了學校更不注意勞逸結合了。」王萱說,她同事家的孩子就是在初中階段視力水平迅速下降。

    北京某品牌眼鏡店驗光師張輝(化名)從事這個行業10餘年,在為青少年驗光配鏡的過程中,常與家長、孩子交流。他感到除了課業任務重,孩子自身健康用眼意識不夠的情況非常普遍。「例如家長讓少看電視、晚上早休息,有些孩子想辦法多看會兒電視,晚上關燈后玩手機或開檯燈看書,跟家長打『游擊戰』,還以為自己賺了,根本不懂得近視的危害」。

    恢復校園生活后,89.1%的受訪家長更擔憂孩子的用眼習慣和護眼意識。交互分析發現,孩子輕度近視(91.4%)和中度近視(90.6%)的受訪家長,擔心的比例明顯更高;小學四到六年級學生(90.3%)和初中生(90.0%)的家長更擔心。

    「上學期主要是通過網課學習,比起坐在教室里現場學習的效果還是差一些。而且網課時長有限,能講的東西也有限。這學期能回到教室里上課我挺開心的,但也特別擔心老師為了補充上學期遺漏的知識點,導致學習任務過重,吃不消。希望學校能合理規劃安排。」今年讀高二的張小蓓(化名)說。

    「在家時我盡量每天都帶孩子出門轉悠,疫情好轉后,周末常帶他進行戶外活動。開學后就得靠學校和老師的監督和管理了。」劉程程希望學校能重視學生視力問題,每天除了安排上午的早操、眼保健操和下午的大課間,每周的幾節體育課都要落實到位,不能打折扣。

    王媛表示,學生視力問題越來越受到學校的重視,「我校明令禁止隨意佔用體育課。現在每天上午的眼保健操,我會待在教室,看到偷懶的、敷衍的,都會提醒」。王媛在開學班會上著重強調了愛護眼睛,告訴學生們下課多走動,不要悶坐在教室里。

    調查中,66.9%的受訪家長希望學校嚴格落實眼保健操、體育課,66.1%的受訪家長希望每天能保證超過1小時鍛煉時間。其他還有:考慮學生用眼健康安排課業強度(49.3%),科學合理設計和安排多媒體課堂教學(47.2%),有效管理學生在校期間攜帶和使用手機情況(33.2%)。

    受訪家長中,孩子在小學一到三年級的佔29.5%,小學四到六年級的佔45.9%,初中的佔19.3%,高中的佔5.3%。孩子不近視的佔27.3%,輕度近視(300度以下)的佔56.1%,中度近視(300度-600度)的佔16.3%,高度近視(600度以上)的佔0.3%。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杜園春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9月17日 10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