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武漢同濟醫院:「尖刀連」決戰新冠肺炎重症高地

武漢同濟醫院:「尖刀連」決戰新冠肺炎重症高地

原標題:武漢同濟醫院:「尖刀連」決戰新冠肺炎重症高地

武漢同濟醫院:「尖刀連」決戰新冠肺炎重症高地

雷宇

    「你活過來了!活過來了!」

    半年多時間過去了,武漢青年醫生周寧依然清晰記得為患者程春生成功脫下ECMO(體外膜肺氧合)那一刻自己的歡呼,還有程春生噙滿淚水的雙眼。

    2月27日,程春生成為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同濟醫院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中重獲新生第一人。這背後,是同濟醫院在探索危重症病人救治新模式下與援鄂國家醫療隊的並肩作戰,是包括心內科副教授周寧在內9個學科10名醫生17名護士456個小時與死神的生死搏鬥。

    在庚子年這場史無前例的疫情中,同濟醫院主動請纓改造兩個院區,收治3300多名新冠肺炎重症、危重症患者,成為武漢集中收治重症患者最多的定點醫院。

    新冠肺炎危重症有多險?有專家這樣形容——可能一咳嗽,肺就「破」了。危重症患者救治有多難?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多合併有心腦血管、內分泌等方面的基礎性疾病,隨時可能引發炎症風暴。

    「作為國家隊,大疫當前必須主動擔當。」華中科技大學常務副校長、附屬同濟醫院院長王偉說,「找准方向、蹚出路子,打出抗擊病魔的組合拳,是必須完成的使命。」

    同濟醫院由氣管插管、護腎、護心、護肝、護腦、中醫藥、氣切等多支小分隊組成的「特戰尖刀連」,與來自全國的40支援鄂醫療隊、5000餘名精兵強將並肩戰疫,哪裡有危險就往哪裡沖,與時間賽跑,形成了「關口前移、多學科合作、精準管理」的科學救治模式,探索出治療危重症、降低死亡率的同濟經驗。

    來自5家醫院的18名麻醉醫生迅速集結,組成了第一支混編「插管敢死隊」。「插管敢死隊」是「尖刀連」里的第一把「尖刀」。插管是一項極高危的工作,因為當麻醉醫生在患者口鼻附近進行近距離操作時,患者呼吸道會噴射出大量病毒氣溶膠。

    插管隊隊長、同濟醫院麻醉科醫療副主任兼黨支部書記萬里說,大家不是不知道武漢有醫護人員感染,「但我們不上,誰上?」

    一次,一位危重症患者突發呼吸衰竭,血氧飽和度只有40%,麻醉科醫生王晶晶迅速趕到病房,用最短的時間完成了氣管插管。在呼吸機支持治療下,患者的心率回來了,血氧飽和度慢慢回升到90%,「一個鮮活的生命成功挽救了回來」。

    新冠病毒不僅攻擊肺部,還會誘發炎症風暴,攻擊心肌細胞,甚至引起暴發性心肌炎、心臟猝死。護心小分隊化身防「暴」精英,針對患者有可能出現的危急情況積極給予提前干預。

    2月5日,同濟醫院急診與重症醫學科主任李樹生接管了中法新城院區的一個重症監護(ICU)病區。42歲的劉先生持續發燒9天,生命已危在旦夕。李樹生說:「用一切可以用的治療方法,承擔風險,我們必須搏一把,上ECMO!」3月10日,劉先生順利脫下ECMO,接著又脫離了呼吸機。當時,他是湖北省成功脫下ECMO的患者中病情最重的一位。

    重症救治需要精準管理。比如,ECMO運轉期間,儀器各項指數與患者的身體狀況環環相扣又相互影響,需要24小時不間斷守護,根據監測數值隨時通知醫生調整治療方案,應對各種不可預料的突髮狀況,任何細節都關乎著病人的生命安全。

    同濟醫院的護心護理團隊一共7人輪班守一個ECMO患者,每小時測定凝血時間,觀察機器流量和轉數、氧氣瓶夠不夠,及對卧床病人進行下肢康復鍛煉。機器一報警,「大家的心都會一陣發緊」。

    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ICU護士長熊傑,從1月27日該院區開始接收患者,到6月5日病區關閉,一直堅守在一線。熊傑介紹,像程春生這樣的危重症患者,上ECMO的同時,還進行著血液透析。患者做一次連續血液凈化的時間是8至10小時,需要兩名護士輪班守在旁邊,每小時檢測的數據達數十種。

    中醫藥小分隊為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貢獻了中醫經驗和智慧;氣切小分隊成為幫助危重症患者脫離有創呼吸機支持的最後一張王牌;阻斷炎症風暴,護腎隊通過血液凈化累計治療371人次,累計治療時間3900小時……在同濟醫院戰時醫務處的集中管理下,多學科合作,每一支小分隊都在不同的領域作出貢獻。

    3月10日,國務院應對新冠肺炎疫情聯防聯控機制醫療救治組印發通知,要求推廣武漢同濟醫院光谷院區重症患者救治管理經驗。

    對周寧醫生來說,「決戰重症高地的同濟經驗」背後的意義更加具體:一直保持聯繫的程春生恢復得很好,早已在工地上幹活,再次扛起了一個家庭的責任和希望。

蔡敏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雷宇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9月17日 03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