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畢業生求職記

畢業生求職記

原標題:畢業生求職記

畢業生求職記

韓佳龍攝影寫文

cbe8-izeysaz6781728.jpg

    4月4日,陝西省咸陽市,2020屆本科畢業生賀毅站在咸陽湖畔。為了能留在實習的公司,賀毅從延安老家搬來咸陽,在工作地點附近租了房。據統計,2020年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共874萬人,創歷史新高,加上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今年的畢業生面臨著更加嚴峻的就業形勢。

cc46-izeysaz6781727.jpg

    9月6日,陝西省西安市,2020屆本科畢業生張瑩在出租屋裡看書備考。她在一家英語培訓機構教課,疫情期間工資只有平時的四分之一。目前她有了新的職業規劃,打算報考今年10月的語文教師資格證考試。

0127-izeysaz6781751.jpg

    6月5日,陝西省西安市,2020屆本科畢業生師雨欣坐在學校教室中。她今年考研失利,決定繼續備考,明年「再戰」。

bf3f-izeysaz6781753.jpg

    4月20日,陝西省禮泉縣,2020屆本科畢業生韓柔在自己的房間中。因為疫情還不能返校,她只能在家裡通過線上投簡歷的方式找工作。

9a8f-izeysaz6781766.jpg

    6月10日,陝西省西安市,2020屆畢業生程嘉豪坐在學校宿舍里。今年上半年,他一邊準備畢業設計,一邊運營與朋友合開的創業公司。3月底,他們接到了不錯的業務訂單,公司也在疫情中撐下來了。

7e50-izeysaz6783042.jpg

    4月25日,陝西省延長縣,2020屆本科畢業生易曉潔站在山坡上,背後是她家所在的縣城。受疫情影響她待業在家,投了很多簡歷都沒有迴音。她希望能夠早點工作,減輕家裡負擔。

a303-izeysaz6781904.jpg

    4月27日,陝西省綏德縣,2020屆本科畢業生李玉蓉站在2017年綏德特大洪水災害中沖毀的汽車廢墟上。3年前,還在讀大一的她親歷了家鄉的這場洪水,面對如今疫情下的就業困境,她顯得格外淡然:「經歷過生死,就業的壓力其實不算什麼。」

175d-izeysaz6781905.jpg

    4月26日,陝西省綏德縣田莊村王家坪,2020屆本科畢業生王明珠坐在爺爺家的窯洞前。她目前在縣裡的一家美術培訓機構當老師,「我真的不喜歡現在的工作,以後有機會再換吧。」

bd88-izeysaz6781955.jpg

    4月7日,陝西省西安市,2020屆本科畢業生李浩賓在一棟寫字樓的天台上。他和朋友合夥開了一家創業公司,做文化傳媒方面的業務。

f15a-izeysaz6781954.jpg

    4月24日,陝西省延安市,2020屆本科畢業生康佳璐在清涼山上。她本想畢業後去北上廣一線城市發展演藝事業,卻被疫情打亂了計劃,只好暫時留在家鄉。等到疫情穩定,她還是想去大城市發展。

編者按:

    從今年4月開始,西安理工大學攝影專業2020屆本科畢業生韓佳龍在老師和朋友們的幫助下,先後走訪了陝西的西安、延安、榆林等12個地區,拍下新冠肺炎疫情下不同學校、不同專業55位畢業生的求職之路,完成畢業作品《2020春天的我們》。在這組照片中,有人遺憾地改變了原本的就業計劃,謀求新出路;有人堅持自我,在創業路上辛苦奔波;有人暫時找到一份不是很喜歡的工作,卻仍積極為未來作打算……時至9月,隨著各地高校陸續開學,秋招臨近,新一屆的畢業生即將踏上求職之路。

    ---------------

    4月一個無風的下午,西安理工大學機械製造及其自動化專業的2020屆本科畢業生賀毅站在陝西咸陽湖邊一處空地上遠眺。隨著畢業日期臨近,班級群里有關就業的話題也出現得越來越頻繁,讓他產生了一絲焦慮。為了能留在實習的公司,賀毅從延安老家搬來咸陽,在工作地點附近租了房。平靜的湖面如同一面鏡子,反射出附近高樓的倒影,自上而下地「壓」在他的頭頂,如同疫情之下,向將要踏入社會的高校畢業生襲來的就業、生存等現實問題的縮影。

    據統計,2020年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共有874萬人,與去年相比增加了40萬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不少企業用人需求降低,今年的畢業生面臨著更加嚴峻的就業形勢。有媒體報道,人力市場對應屆高校生的需求同比下降22%,相當數量的企業在春招季收縮甚至取消了招聘名額。據8月13日智聯招聘發布的《就業困難大學生群體研究報告》顯示,直至今年6月,平台上仍有26.3%的2020屆畢業生在求職。

    面對工作崗位的大幅度縮減,許多畢業生不得不對未來的計劃作出調整。渭南師範大學地理科學專業的本科生劉書慧本想應聘小學或初中的教師崗位,但受疫情影響,學校的招聘面試與考試一拖再拖,這樣的大環境下她開始著手準備考研。她坦言:「本科競爭壓力太大,研究生還是比本科生更容易找到心儀的工作。」

    服裝與服飾設計專業的畢業生李添則打消了去一二線城市打拚的念頭,決定留在老家陝西榆林工作。如今,他在榆林市的一家美術培訓機構當老師,每月收入在4000元左右。雖然和一線城市「沒法比」,但李添覺得,在榆林生活成本相對低一些,生活節奏也更慢、更自由。

    1999年出生的任昊在大學期間一直是學校航模隊的骨幹,他原本計劃畢業后在一所小學里當名航模老師,將愛好與工作完美結合。今年年初,在進行了一段時間的預代課後,學校卻沒有再聯繫他。任昊只好改變就業方向,通過網路投遞簡歷和線上面試,最終與一家負責企業文化宣傳的傳媒公司簽訂了合約。令任昊沒想到的是,他竟「誤打誤撞」地在這裏圓了夢——公司在了解他的經歷后讓他負責航拍的工作,還專門給他配了一台無人機。

    在嚴峻的就業環境下,也有一些年輕人依然堅持自己的職業選擇。今年春天,突如其來的疫情讓西京學院護理專業的畢業生韓柔第一次對自己所學的專業產生了猶豫。她時刻關注疫情的發展,當在網路上看到援鄂醫護人員揮淚告別家人、奮戰在抗疫一線的報道時,開始的恐懼漸漸轉變為感動,以及對自己所學專業的榮譽感。如今,韓柔成為西安市一家新冠肺炎疫情定點治療醫院的護士,雖然工作忙碌而辛苦,但她覺得非常值得。

    西安理工大學攝影專業的畢業生程嘉豪大三時就跟同學合夥創辦了一家影視文化公司,隨著疫情暴發,一切都彷彿被按下了暫停鍵,他的創業公司也受到不小的打擊。好在高校的創業孵化基地為他們提供了免費的場地,每月只有1000元左右的水電物業開銷,即使沒有收入也無需投入太多成本。隨著疫情防控常態化,西安旅游業逐漸復甦,各大景區的宣傳需求增大,3月底,程嘉豪接到了不錯的業務訂單,公司也撐下來了。

    面對今年特殊的就業環境,大多數畢業生並未陷在困境中止步不前,而是快速調整自己,重新尋找定位,探索更多未來發展的可能性。英語教育專業的畢業生張瑩從2019年年初就開始在一家英語教育機構教課,疫情期間,她的收入一度只有此前的四分之一,只能勉強維持生活,這讓她對人生有了新的思考和規劃。為了讓自己今後在就業市場里更有競爭力,她打算報考今年10月的語文教師資格證考試。張瑩說:「人生就需要不斷有新的更高的目標,生活才會充滿動力。雖然現在很辛苦,邊工作邊學習,但我知道還有更好的未來在等著我。」

韓佳龍攝影寫文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9月17日 04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