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人民軍醫的赤誠守望

人民軍醫的赤誠守望

原標題:人民軍醫的赤誠守望

人民軍醫的赤誠守望

黎雲

    9月8日,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在北京隆重舉行。人民大會堂里,身著禮服的軍隊受表彰人員格外引人注目。他們當中,大部分都曾是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

    人民至上,生命重於泰山。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全體隊員,在疫情防控最緊迫的時刻,勇挑重擔、敢打硬仗,出色完成黨和人民賦予的任務,鑄就了人民軍醫新時代不朽的豐碑。

  聞令而動

    大年三十,馳援武漢的預先號令下達:從陸軍、海軍、空軍軍醫大學抽組3支醫療隊共450人,緊急趕赴武漢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是時,醫療隊員們有的還在夢鄉,有的已經買好了探親的機票。

    陸軍軍醫大學的宋彩萍在一家老小擔心的目光中走出了家門。臨走前,她從飯桌上拿了一個雞翅塞進嘴裏,算是吃了團圓飯。

    「我和爸媽說了要去武漢,他們支持。」「我是黨員,讓我去。」「我有抗擊非典的經驗,讓我去。」與此同時,請戰書也隨之而來。

    「沒有一個人退縮……」海軍軍醫大學醫療隊政委陳宏偉抵達武漢后,還在努力說服那些沒有入選的醫護人員,要求他們原地待命,準備作為第二梯隊投入戰鬥。

    在西安咸陽機場,空軍軍醫大學醫療隊集結了呼吸、感染控制和重症醫學等多個科室的骨幹力量,隊員均具有防控治療傳染性疾病經驗。

    毛青、張西京、李文放、宋立強、陳靜、李琦、曹國強……一個個知名專家的名字,都在第一批出征的名單上。

    除夕之夜,由3所軍醫大學抽組的精銳醫療力量全部抵達武漢,並連夜清點醫療物資,展開協調對接,進行人員崗前強化培訓。

    一批批軍隊醫護人員還在不斷集結。2月2日、13日、17日,大中型軍用運輸機從瀋陽、蘭州、廣州、南京、烏魯木齊、西寧、天津、張家口、成都、重慶等地呼嘯起飛,梯次降落武漢天河機場。

    截至2月17日,抵達武漢的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人數已達4000餘人,來自陸軍、海軍、空軍、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聯勤保障部隊、武警部隊多個醫療單位,歲數最大的即將達到最高服役年限,年齡最小的出生於1999年7月。

敢打硬仗

    這是一場遭遇戰。狹路相逢,已經沒有時間做戰前動員。

    「也不需要動員,從穿上軍裝那一天就已經準備好了。」來自陸軍軍醫大學醫療隊的呼吸與危重症醫學專家李琦說。

    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抵達武漢后,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第一時間批量接收患者,第一時間進入隔離病區,第一時間診治危重病人……「第一時間」成為挽救生命的「第一要素」。以最快速度接收最危重的患者,接管最危險的病區,成了抗疫一線全體醫護人員衝鋒在前的誓言。

    除夕深夜抵達,大年初二開始收治病人。陸軍軍醫大學醫療隊進駐金銀潭醫院48小時內接收確診患者83名;海軍軍醫大學醫療隊接手武漢市漢口醫院重症監護室;空軍軍醫大學醫療隊進駐武昌醫院率先開展病毒核酸檢測。

    與此同時,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開始著手整體接管3所醫院,專門收治重症和危重新冠肺炎患者。2月4日,火神山醫院開始收治第一批患者,開設床位1000張;武漢泰康同濟醫院立足現有條件開設臨床病區,床位拓展至上千張;緊隨其後,1200名醫護人員進駐湖北省婦幼保健院光谷院區,原床位數擴展至800餘張。

    實踐證明,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及時快速開設的3所專科醫院,對最大限度挽救人民群眾生命,起到了關鍵作用。

共克時艱

    在最艱難的時刻,人民軍醫與武漢人民同在。

    火神山醫院收治的首批患者中,有24名分在趙玉英當主任的感染八科一病區。64歲的患者鄭阿姨不到一個小時接連尿了6次;90歲的患者尹奶奶,既不會說普通話也聽不懂普通話,不吃藥也不喝水吃飯;56歲的患者鍾阿姨半年前做了腦膠質瘤手術,智力和表達能力下降,一吃藥就嘔吐,連水都咽不下去……

    「陪伴就是一味非常管用的藥方。」趙玉英建起了微信群,24小時在線,凌晨三四點還在回答著群里的各種提問,每天發上300條微信是常態。

    在火神山醫院的重症病房,護士長陳靜在為患者清理口腔痰瘀時,患者突然猛烈咳嗽,痰液噴到了陳靜的防護面具上。陳靜沒說話,鎮靜地把污物清理乾淨。

    「患者最怕的事,是沒有人在乎他。」陳靜經常這樣告誡護士們。她和她帶來的護士們,每天都在病房裡傳遞著溫情。

    在湖北省婦幼保健院光谷院區,54歲的護士長楚立雲有求必應。「楚護士長的聲音好聽!我最不願意喝中藥湯,可每一次楚護士長給我喝,我就不覺得那麼苦了。」96歲的胡奶奶說。

    很多患者都有一個心愿:待到櫻花燦爛時,一定要去機場和車站送別生死相依的軍醫。

    當武漢逐漸恢復了煙火氣息,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作為最後一批撤離的醫療隊,於4月16日清晨悄然完成了最後的回撤。很多隊員,甚至沒能吃上一碗地道的熱乾麵,沒有看一眼武漢的櫻花。

新華社記者 黎雲 賈啟龍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9月17日 03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