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12歲少年直播養家:他承受了這個年紀不該有的壓力

12歲少年直播養家:他承受了這個年紀不該有的壓力

  原標題:12歲少年直播養家:他承受了這個年紀不該有的壓力

  議論風生

  別以懂事為由製造孩子的童年「被消逝」,是網路時代兒童保護的應有之義。

  短視頻興起以來,不少孩子揣著天賦找到了「舞台」。很多孩子就像鍾美美那樣,是因興趣而創作,可也有孩子搞直播、拍視頻是為了「養家」。

  據新京報報道,浙江永康,12歲的少年舒奧華因為「很會唱歌」,成了小有名氣的主播。他每天過著爭分奪秒的生活,除了在學校完成學業,還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時間來練習發聲,為晚上的直播做準備。他在某直播平台擁有170萬粉絲,直播的收入成為一家人主要的收入來源,因此而成為家裡的「頂樑柱」。

  不過此事在網上引發了爭議,一些人認為父母讓他在過小的年紀就承擔了本不應屬於他的重任。

  要認清一個事實:他才12歲,這意味著,他還未達到樹立健全人生觀價值觀的年齡。無論是網路世界的複雜不堪,還是過早進入成人世界,都讓人對他的未來憂心。

  可以想象,當某一天他的直播從興趣驅動變成商業利益驅動,他從純愛好者變成直播產業流水線上的螺絲釘,他恐怕也會有更多的身不由己感。到那時,他想唱就唱,不想唱恐怕也得唱。

  在網上,這事在激起許多「童年消逝」等相關討論的同時,也引發了「該不該利用孩子的天賦賺錢養家」的爭論。

  依我看,在舒奧華家裡並不寬裕的情況下,指責他過早地進入偏成人化的直播產業領域,或許有些站著說話不腰疼。可不要過度地依賴孩子的能力去養家,卻是底線。

  在不影響受教育的基礎上,讓孩子順應興趣唱唱歌,順帶著實現了些許收益,或許無可厚非。可把孩子當賺錢工具,超出了「非利用」層面,那就過了。

  說起來,從「拍照童模遭媽媽踹」再到如今的舒奧華,在網路時代新場景下如何加強兒童權益保護,如何避免孩子異化為家長賺錢的工具,近年來屢屢成為公共輿論場討論的議題。

  不可否認的是,網路平台也是未成年人自我展示、發揮創新能力的重要渠道,但直言不諱讓孩子成為養家的頂樑柱,甚至讓他不想唱時也得唱,拋開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法律定性不談,至少暴露了成人的「缺位」。

  這倒不是說,要否定掉這家人「自救」的機會、將他們拽入更困厄的境地。他們的家庭困境,或許也該得到公共救濟層面的關照。該有的紓困不能少。

  但一碼歸一碼,公共救濟補位是一個層面的事,能否保護孩子、讓他們免於童年「被消逝」的境遇,則是另一個層面的事。

  進一步而言,無論何時,孩子的天賦和能力,都不該被父母用來解決面對生活的乏力。

  別讓舒奧華們獨自苦撐,別以懂事為由製造孩子的童年「被消逝」,原本也是網路時代兒童保護的應有之義。

  □和光(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