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螞蟻集團上會在即 監管政策影響引關注

螞蟻集團上會在即 監管政策影響引關注

  原標題:螞蟻集團上會在即 監管政策影響引關注

  來源:經濟參考報

  螞蟻集團上市正「火速」推進。根據上交所科創板上市委審議公告顯示,螞蟻集團將於9月18日先發上會。日前,上交所網站發佈了螞蟻集團《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在科創板上市招股說明書》等多份相關文件,披露了其核心業務板塊的發展情況。數據顯示,三大業務之一的數字金融科技平台業務已經成為螞蟻集團最大的營收來源,而其微貸業務營收也超過了支付業務。值得關注的是,螞蟻集團上市恰逢多項監管新規發佈,這些新規是否會對螞蟻集團的業務發展和競爭力產生影響也引發市場關注。

  微貸科技業務營收超支付業務

  7月20日,螞蟻集團宣布啟動「A+H」上市計劃。8月25日,螞蟻集團向上交所科創板、香 港聯交所遞交上市招股說明書,上市邁出關鍵一步。9月9日, 上交所科創板上市委審議公告顯示,螞蟻集團科創板IPO將於9月18日先發上會。從IPO受理到正式上會,螞蟻集團科創板審核全程僅用時25天。

  盈利能力方面,2017年、2018年、2019年,螞蟻集團分別實現營業收入653.96億元、857.22億元、1206.18億元。今年前6個月,螞蟻集團實現營業收入725.28億元,凈賺212.34億元。

  作為支付寶的母公司,螞蟻集團歷經16年發展,從支付出發,其業務不斷擴展。根據招股書,螞蟻集團定位為「中國領先的數字支付提供商和領先的數字金融科技平台」,其主要業務板塊包括數字支付與商家服務、數字金融科技平台以及創新業務及其他。

  從收入結構看,三大業務之一的數字金融科技平台業務(微貸科技、理財科技、保險科技平台)已經成為螞蟻集團最大的營收來源,超過了數字支付與商家服務業務板塊。

  數字金融科技平台業務中,螞蟻集團微貸業務的營收增長增速明顯。招股說明書顯示,公司主要按照金融機構等合作夥伴相應獲得利息收入的一定百分比收取技術服務費,因此該收入與公司平台促成的消費信貸及小微經營者信貸餘額相關。中泰證券研究所所長戴志鋒表示,阿里巴巴及螞蟻集團豐富的支付場景及支付寶APP積累活躍用戶數為微貸業務提供了客戶來源,長期積累的對客戶的洞察能力能夠幫助平台精準識別目標客戶,提升用戶的轉化率。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微貸科技平台營收285.86億元,佔到總業務構成的39.41%,超過營收260億元佔比、佔比35.86%的支付業務。

  強調「科技」屬性

  創新能力關乎發展前景

  螞蟻集團旗下的「支付寶」「花唄」等金融性質的產品最被大眾所知。不過,螞蟻集團近年來也更多強調「科技」屬性,超過了其「金融」屬性。今年3月,螞蟻金服宣布,支付寶將正式升級為數字生活開放平台,未來3年攜手5萬服務商,通過開放平台戰略、數字經營賦能,幫助線下4000萬商家實現數字化升級。6月,螞蟻金服正式啟用新名「螞蟻集團」。

  在回復科創板IPO問詢時,螞蟻集團展示了其多個創新技術。螞蟻集團稱,由於公司的螞蟻鏈技術服務、金融雲技術服務等涉及的相關技術均屬於業內較為創新的技術應用,且行業整體對該等新技術的商業化模式(包括具體服務對象、服務內容、收入模式等)仍在探索早期,因此該業務板塊目前尚無行業內成熟的可比公司。

  中國人民大學金融科技與互聯網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員車寧表示,從上市角度來看,相比金融等傳統行業,科技公司往往在資本市場能夠獲得更高估值,強調科技未來將更有競爭力。同時,轉向科技、經營場景也符合國家對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政策要求。

  「事實上,阿里集團創新和發展的真正核心競爭力,在於其對數據的開發和使用。依託海量用戶的沉澱數據,進行千人千面的演算法推薦,收取流量費用,是其主要收入來源。轉到螞蟻,其微貸業務收入的快速增長就是數據價值的體現,以後還可能覆蓋更多場景。上市後,螞蟻集團的發展前景,仍在於其是否能夠持續創新,為用戶提供更好的服務。」《螞蟻金服》作者、北京看懂研究院研究員由曦說。

  監管新規頻出 影響幾何引關注

  值得注意的是,螞蟻集團上市恰逢央行《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試行辦法》(下稱《辦法》)等金融領域政策新規密集發佈。

  對於新規是否會對螞蟻集團的業務發展和競爭力產生較大影響,在上交所披露的螞蟻集團第二輪審核問詢函回復中,針對「民間借貸利率司法保護上限」「金控准入管理」等政策新規,螞蟻集團表示,相關監管體制、法律法規和政策的變化可能增加公司的合規難度和提高合規成本,但不會對公司的持續經營能力造成重大不利影響。

  具體來看,螞蟻集團表示,公司擬以全資子公司浙江融信為主體申請設立金融控股公司並接受監管,並由浙江融信持有相關從事金融活動的牌照子公司的股權。集團此前提交的招股書還提到,儘管公司有前述計劃,公司仍可能需要根據屆時正式出台的金融控股公司相關的法律文件的具體要求就該等計劃做相應調整。

  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江瀚表示,螞蟻集團以全資子公司申請金控公司,這種「小金控」模式更符合業務實際。將科技與金融板塊分類,也有利於風險隔離和金融監管。不過,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則指出,《辦法》從資本、關聯交易、股權架構等方面提出比較高的要求。其中,對關聯交易有八大禁止性行為,而螞蟻集團下面控股很多公司,之間的關係界定、規範,對螞蟻集團將是不小的挑戰。

  此外,針對最高法近日發佈的關於民間借貸利率上限司法保護執行新規,螞蟻集團回覆審核問詢稱,儘管公司的業務模式堅持普惠及與金融機構合作的平台模式,但該等規定在適用範圍等具體執行方面的安排仍處於進一步明確的過程中。據了解,目前大部分用戶的螞蟻借唄利率是日萬分之四,也就是年利率14.6%,低於以最新公佈的一年期貸款市場報價利率4倍計算的司法保護上限15.4%。而花唄的逾期利率達到日萬分之五,即年利率18.25%,超過了司法保護上限。

  由曦表示,從招股說明書可以看出,螞蟻集團的貸款業務的主要模式是聯合貸,本質上是銀行放款,螞蟻收取的是流量、風控等的服務費。對此,借貸新規如何適用,目前還沒有明確的定論。

  螞蟻集團在審核問詢時也表示,公司合作的金融機構也會受到金融監管法規的影響,對資本要求、風險權重、數據安全等有更高的要求,可能會限制對單一平台的依賴程度、收緊業務操作標準。如果新的監管要求限制整體債務餘額,可能會限制合作金融機構在消費信貸和小微經營者信貸方面與公司合作的能力。

  另外,集團一些創新業務的風險問題也引發監管關注。銀保監會打擊非法金融活動局近日撰文稱,相互寶、水滴互助等網路互助平台會員數量龐大,屬於非持牌經營,涉眾風險不容忽視,部分前置收費模式平台形成沉澱資金,存在跑路風險,如果處理不當、管理不到位還可能引發社會風險。對此,相互寶回應稱,期待監管更多的指導,相信這將是行業健康發展的又一個重要里程碑。

  業內人士指出,在金融科技領域,創新往往早於監管,但必須在發展過程中納入監管。監管能夠引導創新,能夠消除負面效應,促進相關業務健康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