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玉米期貨漲至五年新高 上市豬企成本端承壓

玉米期貨漲至五年新高 上市豬企成本端承壓

原標題:玉米期貨漲至五年新高 上市豬企成本端承壓

玉米價格市場化運行,並經過2018年、2019年的庫存大幅下降後,今年供需關係已開始逐步從平衡走向緊缺。

上述背景下,國內玉米期貨價格連續上漲。至9月16日收盤,大商所玉米期貨主力合約結算價已升至2406元/噸,年初時這一價格則為1915元/噸,而就在兩天前玉米期貨還一度創下了2450元/噸的近5年新高。

與之相伴的,大豆產業鏈商品則因下游需求、氣溫等多方面因素,價格出現了同步上漲,豆粕期貨主力合約也已於本周回升至2018年11月附近水平。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兩個商品正是國內養殖業的重要原料來源,其價格的上漲勢必會對生豬、禽類養殖業的成本端帶來一定衝擊。

飼料原材料連漲

玉米最主要的兩個用途,一個是深加工,另一個就是用於生豬、禽類飼料。

而從今年的價格表現來看,玉米成為了全年上漲最為明顯的農產品之一。據統計,2019年玉米期貨主力合約均價為1892元/噸,而在今年9月14日則創下了2450元/噸的高價。

對於年內其價格端的突出表現,業內人士普遍認為是供需關係的轉變。

「本輪上漲周期從2016年國內臨儲政策取消開始的,國內通過推進價補分離的政策,玉米價格轉為市場化運行。」中原期貨農產品分析師劉四奎16日指出,另一方面國家還採取了調結構、去庫存等一系列措施。

調結構方面,在東北鐮刀灣地區調減玉米種植面積,同時加大對大豆價格補貼,部分地區玉米改種大豆,「市場化沒有托市,大豆補貼也要明顯高於玉米。」劉四奎表示。

其次是去庫存方面,上述改革前,每年4至9月的傳統青黃不接期間,國家都會通過拋儲方式向市場出售玉米庫存。

但是自2016年以後,經過連續三年拋儲,國內玉米庫存急速下降。2016年國儲玉米庫存一度超過2億噸,若將今年的國儲玉米拍賣量計算在內,玉米庫存將大幅下降至1000餘萬噸。

「在這個過程中,國內玉米供求關係從2016年前的寬鬆,逐步演變到2018年、2019年的平衡,再到今年的緊張格局。」劉四奎表示。

另一方面,偶發性事件也提供了助攻。

今年8月,巴威、美莎克等三個颱風過境東北,對正處於關鍵生長期的玉米產生顯著影響,吉林南部優質玉米產區減產明顯,進一步引發了市場對未來供應減少的擔憂。

反觀需求端,經歷了2018年非洲豬瘟後,國內生豬產能下降明顯,但是從2019年下半年豬瘟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後,國內產能開始逐步恢復,疊加禽類養殖處於高存欄狀態,使得國內飼料需求出現明顯恢復和增長,這也對玉米價格帶來了有力支撐。

作為另一飼料來源的豆粕,價格上漲邏輯類似,養殖業需求恢復帶來的利好同樣適用。

不同的是,近年主產區之一的北美地區因貿易摩擦等多方面因素,大豆種植面積明顯減少。在疊加當地今年天氣災害因素,美豆優良率下降明顯,相應引發了市場對其單產規模下降的擔憂。

「全球整體供應量減少,疊加國內需求端剛需逐步恢復,最終促使整個大豆產業鏈商品價格運行重心不斷上移。」劉四奎表示。

還有一個不容忽視的因素是,為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世界各國流動性寬裕,這就難免會對包括農產品在內的資產價格進行重估。

高毛利「掩蓋」成本抬升

較短期飼料成本抬升更為重要的是,未來玉米、豆粕價格潛在的上漲可能和空間。

「即使新季的玉米下來了,供需偏緊的格局也已形成,預計今年國內缺口在3000萬噸左右,未來只能加大進口力度。」劉四奎稱。

大豆,則面臨著11月、12月南美大豆種植情況和天氣等多方面變數的考驗。

此前進口大豆便曾因南美收穫季出現大範圍雨水天氣,以及北半球主產區乾旱天氣等因素價格出現大幅上漲。

同樣的邏輯放在今年一樣適用,後續同樣不排除因天氣因素價格大幅上漲的可能。這對於國內生豬養殖業而言,不是一個好消息,只是短期內被全行業的超高毛利率所掩蓋。

以業務集中最高的牧原股份(002714.SZ)為例,過去幾年小麥、玉米、次粉和豆粕等主要原材料成本,占該公司營業成本的60%左右。

相比之下,產業鏈更長、具備飼料業務的一體化養殖企業,成本控制方面可能會更有優勢,如近半收入來自於飼料業務的正邦科技(002157.SZ)等。

需要指出的是,雖然年內玉米、豆粕價格已經出現明顯上漲,並可能延續這一趨勢,但是由於生豬養殖業仍然處於「暴利」階段,短期內這類企業對成本端的抬升不會過於敏感。

數據顯示,今年7月、8月,正邦科技生豬銷售均價超過36元/公斤,處於2019年6月國內生豬價格大幅上漲以來的最高水平。

綜合第三方行研機構和部分上市公司調研數據後,當前國內生豬養殖成本在15元/公斤左右,這其中還包括了飼料、人工和防疫等方面成本。

在近20元/公斤的毛利潤面前,玉米、豆粕漲價所帶來的成本端抬升效果不會十分明顯。

換言之,當前生豬養殖業「家大業大」,這些「小錢」並非主要矛盾,不過也僅限於短期而已,因為仍需面臨至少兩點不確定因素。

首先,伴隨著生豬產能的恢復,價格回歸常態化將是必然,不確定的只是在什麼節點會大幅放量。國內生豬出欄量明顯提升之時,也是生豬價格加速回落之日。

其次,若玉米期貨價格突破2572元/噸高點,未來的上漲空間有多少?15元/公斤的綜合養殖成本又會增加多少?

日子好過的時候,這些問題都可以忽視,因為養殖企業盈利是靠高毛利,而等到景氣度下滑時,則勢必會加大對成本端的管控,雖然現在還不至於如此,但是變化趨勢已確立。

(作者:董鵬 編輯:巫燕玲)